怎么每一季都有户外动画?!日本人真的很爱运动吗?

怎么每一季都有户外动画?!日本人真的很爱运动吗?

作者/若风
编辑/彼方

“原子化的现代社会扼杀了人的情感,并加速了功利主义。户外题材动画凭借独特的类型特征,对低欲望社会中的年轻人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


户外露营为主题的高人气动画《摇曳露营△》(ゆるキャン△)第二季终于在7号开播了。目前来看还是那个治愈温暖的味道,而制作水平的提高也可以看出第一季的锤子应该卖得还不错。

户外居家必备——角色花纹刻印手柄,含4种材质锤头,匠心之作
作为十分“冷门”的户外题材动画,《摇曳露营△》却异军突起——不仅在去年一口气祭出了动画小剧场《房间露营△》真人电视剧,并且早在2018年第一季播放时,官方就将电影剧场版提上日程。而如今动画第二季播放的同时,真人电视剧第二期也即将上线!
《摇曳露营△》的故事主要是刚搬家到山梨县的高中生抚子在前往本栖湖看富士山时偶遇了露营爱好者,受凛的影响,扶子加入了学校的野外活动社,和其他几位妹子一起开启了露(chi)营(huo)生活。

《摇曳露营△》第二季海报
早在2018年《摇曳露营△》官方便决定了剧场版制作

《摇曳露营△》真人剧
其实,在《摇曳露营△》这个成功案例的背后,日本番剧动画中早已经出现了非常多以户外为题材的动画,甚至可以说逐渐成为每季的“标配”。其中还不乏一些表现非常亮眼的作品!
 
如果我们除开一些“不太对劲”的户外题材动画(@《碧蓝之海》)。有较早的南镰仓高校女子自行车社》《前进吧!登山少女》《飙速宅男》《长骑美眉》《钓球》《爆音少女》,还有近期的攀岩!いわかける!》《放学后海堤钓鱼日记》

当然也少不了在2018年力压《紫罗兰的永恒花园》《Fate/EXTRA Last Encore》等人气作品的黑马番剧《比宇宙更远的地方》(“南极探险”虽硬核,不过还是算户外题材吧!)

以及另外一部近几年来最优秀的户外运动竞技题材动画之一《强风吹拂》

《比宇宙更远的地方》
《强风吹拂》
以《摇曳露营△》为代表的户外题材动画往往离不开“科普+日常”的套路,那么这些看似十分无聊的动画为什么会逐渐崛起并获得成功——日本人真的那么喜爱运动吗?
 
在本文中,笔者便以近年几部比较成功的户外题材动画为中心,从文化、文本、商业价值三个角度进行浅析。
 
《摇曳露营△》
户外题材动画中的“去都市化”
 
“日本人的审美意识,是建立在对自然的崇拜与共生意识上。”
户外题材动画通常以户外的大自然为舞台讲述故事,这是户外题材相较于其他动画类型的天然优势,因为大自然天生具有治愈功能。

户外题材的这些主人公们所处的大自然空间没有钢筋混泥土,没有现代机械装置,它阻断了角色与现代社会的联系,从而形成一个相对的封闭空间。当看到绿叶、河流山川等这些自然符号时,作为同样受到传统儒家思想教育,和日本人一样具有自然崇拜意识的我们,潜意识便会引起“被净化”“被治愈”的心理。
 
 
我们可以回想,大部分所谓的“日本治愈系动画(或电影)”,都是以大自然或远离都市喧嚣的场景为舞台——至少会尽量减少现代科技的介入。

比如我们熟知的日本治愈系电影
《海街日记》《海鸥食堂》《哪啊哪啊神去村》《深夜食堂》等。动画《夏目友人帐》《虫师》《悠哉日常大王》《萤火之森》等,最典型的宫崎骏作品自不用多说——他甚至会建构一个又一个拥有独特生态运作系统的自然世界观。
 
大家喜爱的“喵帕斯”第三季也来啦!
 
那么,大自然会对我们产生治愈效果的深层心理机制是什么?它又是如何影响动画制作的?
 
从文化根源上来看,在亚洲国家,尤以中国和日本为主,是以辩证统一的观点看待人与自然的关系,正如日本学者安田喜憲在其著作《日本文化的风土》(日本文化の風土)中指出:
日本自然观的特点在于:循环、圆环。将有限的资源有效的利用,减少对自然的破坏。是以自然=人类,这一循环系的观点立足于世,并以此作为民族文化进行传承和发展。
也就是说在日本文化中,追求的是人与自然的共生,即:人=自然。
 
大自然对于日本人来说,不仅仅是“看”与“被看”的关系,人类与自然融合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治愈过程。
 
 《萌之朱雀》
人与自然统一的自然观其实可以追溯到日本曾受到中国宗教的深刻影响,而不论是佛教还是道教的自然观都主张人与自然的调和统一。这种跨域文化关系我们暂不做细致讨论。
 
笔者所要阐述的观点是,缘起中国的哲学观“天人合一(即自然与人的统一)深深影响了日本人的审美意识。日本艺术传统的创作核心思想之一:“物哀(物哀れ)如果按照日本古日语词典大致可解释为:“从自然界的季节变化中切身体会到的情趣”。

以日本庭院艺术中具有代表性的枯山水庭院为例,便可一窥日本艺术中对自然的凝练浓缩:枯山水是日本庭院的一种,讲究以石为山,以砂为海,处处师法自然,追求人与自然统一。
 
日本枯山水庭院
 
而反观欧洲传统庭院则主张石材堆砌,将空间进行切割,从而达到人与自然隔离的构造。在观念及形式上,欧洲传统庭院设计都体现出人与自然的“对立性”。
 
传统欧洲庭院
在影视作品,这种自然观念又是如何影响创作的呢?
 
——首先第一点便是去都市化
以被奉为治愈系电影的经典之作《小森林》为例,它主要讲述了主人公市子在厌倦都市生活后回到深山中的老家,每天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

这部讲述田园生活的电影分为春冬夏秋两部,且在豆瓣均30万人评分的情况下仍有着9.0的超高分。

  
电影《小森林》
 
在电影中导演试图去建构一个远离都市,被大自然所环绕的“世界观”。如每部电影开头的几句台词:
 
小森是位于东北地区某个村庄中的小村落,
这里没有商铺,只是购买必需品的话,可以去公务所所在的村中心,
那里有农协开的小超市,还有几家商铺。
去程基本是下坡路,骑自行车大概要半小时。
 
几句简短的旁白便勾勒了一幅隐世山村景象,除了旁白,导演也用了大量的全景镜头去极力展示主人公市子与自然的空间关系
 
《小森林》中对比极其强烈的构图
 
可以看到,在画面构图中,大自然和主人公市子的比例非常不协调,市子总是处于一种被自然所包围的状态中。而如果我们再看《小森林》的原漫画——环绕式构图更加明显。
 

人与自然强烈的空间对比关系在日本动画中十分常见,尤其是户外题材动画中,为了突出这种对比关系,剧中有着大量远景镜头,甚至是广角镜头用大面积的色块突出对比关系也十分常见。
 
《悠哉日常大王》
 
《摇曳露营△》
 
《摇曳露营△》
 
《比宇宙更远的地方》(广角)
 
不论是电影还是动画,创作者都极力去营造一种“人类与自然融合”的倾向。正因为日本人从文化根源上便习惯从大自然中寻求心灵的治愈,户外题材都是以大自然为故事舞台,这种天生的优势便是户外题材动画能够吸引观众的重要心理机制之一。
 
《小森林》中幻想着和自然融为一体的市子
 
独特的文本——个体超越与“情感疏离”
“我们既可以看到角色们自身的“个体超越”,也能感受到他们之间微妙的情感羁绊。”
在笔者看来,户外活动的本质并不是“挑战自然”,而是人类舍弃现代机械的辅助,以最纯粹的肉体去融入自然,在这个过程中必然存在着战胜和超越自我的过程——贝爷除外,他恐怕只是饿了。

所以,户外运动注定离不开“超越自我”的主题。但是,这个“个体超越”的过程实际上是建立在集体的基础上,既:(绝大部分)户外运动需要一个人独立完成,却又离不开团队的支持——这也导致了大部分户外题材动画中存在的“矛盾”:对角色之间的感情刻画总是非常克制,但总体上却又跳脱不开集体的友谊框架。
   
高原反应的小葵仍然想要爬到山顶,《登山少女》
在朋友的影响下,抚子不仅开始打工,还学会了一个人露营
就像《强风吹拂》灰二哥所说:虽然跑步本身是必须自己一个人孤单向前的行为,但它真正的意义是隐藏在其中、那一股将你与伙伴连结起来的力量。

大部分日本动画始终逃不出友谊主题的范本,但是户外题材动画所拥有天生独特的文本特性,让它对友谊的描写有着独特的吸引力。
《强风吹拂》由Production I.G制作。与一般竞技运动题材动画偏向于表现赛场上的对立冲突悬念不同,《强风吹拂》更加聚焦于表现片中参加箱根传驿的10个人的个人成长,以及探讨所谓“强大”的真正内涵。
 
※箱根传驿:正式名称为东京箱根间往复大学驿传竞走,是一项驿站接力赛,于1920年所创办,是日本历史最悠久的长跑接力比赛。 路线是从读卖新闻东京本社出发,至箱根芦之湖后折返,去程有5个区间,回程同样有5个区间,合计10个区间由10人接力完成,总长约217公里。
即使在接力赛这种团体项目中,创作者也没有过多着墨于角色间私下的亲密互动,而是通过接力赛和众人的“自我超越”为纽带,从侧面去描述10个人之间的友谊。

如在动画中,一开始只看重成绩的主角阿走,对始终跑不出好成绩的王子“恶言相向”。
 
但在后来,阿走看到王子为了不拖累团队而努力的身姿,宁愿放弃马上到手的好成绩,停下脚步去为去他加油,最终王子也跑出了合格的成绩。
 
为了鼓励王子  阿走放慢了自己的步伐
 
而在《摇曳露营△》中,角色间的“情感疏离”表现地更加明显。剧中多次强调是一个极不喜欢群体活动,享受单人露营的角色,为此她甚至专门挑在游客稀少的冬天露营。

主角抚子所在的露营社团三人很清楚凛的习惯,所以几乎没有主动邀请过凛一起露营或加入社团,全剧中4个人一起露营也仅有一次
 
 
露营常伴 杯装泡面
而在第二季的第一集中,主角2人也只在结尾处象征性地会晤,可见制作组对角色之间的交流有着十分严谨的考量。

除此之外,《摇曳露营△》中还刻意通过手机来表现角色间的距离感——角色间的互动很多是通过SNS完成的。
 
比如通过剧情我们得知主角凛与惠娜是挚友,但是俩人面对面的互动非常少,相对的俩人却经常通过SNS聊天和互传图片。如下图中两人的手机对话,像极了现实生活中我们和朋友间的互怼,对两人关系的刻画十分真实。
 
 
而主角抚子与凛也之间的交流很多也是通过手机来表现:


巧合的是,在《比宇宙更远的地方》中,主角玉木真理也曾用手机来解释过她所认为的友情—— “朋友,就是那种看了你的信息,有时会马上回复你,有时会很晚回复你,但是你知道他就在那里。”
 

户外题材动画中的主角们之间总是保持着微妙的距离,情感上的“疏离感”使人物感情更加真实——虽然动画中人物都是学生,但是在社交距离的表现上,却比很多动画显得更加成人化。

在户外题材动画中,既可以看到角色们自身的“个体超越”,也能感受到他们之间微妙的情感羁绊——这是户外题材动画对笔者来说最具吸引力的一
    
大家最爱的《轻音》则是另外一种可爱的“粘人友谊”
金钱的力量
 
近年来户外题材动画的崛起还离不开一个很现实的原因——金钱的力量。
日本虽然国土面积狭小,但是由于多山和四面环海的地理环境,以及富足的生活水平,使得其户外活动产业极其发达。在2019年拥有1.26亿人口的日本,户外市场规模就已达到5169亿日元(合约325亿RMB)。

《各类型户外市场规模推移图》 出自《失野经济研究所》
 
在日本露营、登山等户外活动是十分常见的周末消遣,下图为日本露营专用APP截取的《摇曳露营△》第一季取景地山梨县周边的部分露营场信息。
 
图中黄色标记皆为目前营业中,且有专人管理的露营场,根据笔者自身经验其中大部分有着温泉、餐饮等配套设施。
 
 
《摇曳露营△》中朝雾高原露营场实景

露营在日本可以说非常常见,很多家庭周末就会去郊外露营烧烤
露营仅仅作为户外运动的一个极小分支,便拥有极其完善的产业链。而其他还有登山、骑行、徒步、潜水、攀岩等等以及户外竞技等分支,因此户外题材动画与户外商品联动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摇曳露营△》与户外商品店联动
 
除了常规的商品联动,由于户外题材的特殊性,大多数作品都是可以进行实地取景,也就直接增加了与旅游业联动的可能,甚至振兴当地经济。
 
如《摇曳露营△》中的取景地本栖湖朝雾高原等露营地经常会举办动画相关活动。
 
《摇曳露营△》第一话中本栖湖露营地   动画场景
实景
《摇曳露营△》第一话中本栖湖露营地   动画场景

实景

由于近年兴起的圣地巡礼与日本政府对文化旅游产业的支持,户外题材实际上能够带动大量旅游观光经济。
 
根据山梨大学和山梨中银咨询中心发布的统计,《摇曳露营△》在2018年播出后,一年内在山梨县举办的相关大型活动收益便带来了超过 8000 万日元(合约530万RMB)的收入。在2018年11月举办的“秘密結社ブランケット音楽祭”活动人均消费达到了2万5152日元(合约1580RMB),是平时观光消费的2倍。

而这些仅仅是官方举办相关活动的直接收入。
邪教般的“神秘毛毯组织音乐会”
《摇曳露营△》相关旅游杂志
《摇曳露营△》与Hello Kitty的联动
 2020年11月日本静冈县与《摇曳露营△》合作,振兴当地旅游业

另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业典型则是以登山为题材的动画《前进吧!登山少女》。该动画直接以埼玉县饭能市为故事舞台,并积极配合当地旅游振兴计划,当地市政府和商店街将《前进吧!登山少女》打造成地区文化标签,以它为中心不断推出相关商品和活动,甚至还有以动画为主题的公交车。
 
《前进吧!登山少女》主题公交车
 
而在饭能市的街道上也随处可见作品相关的海报,宣传手册等。剧中主角们经常攀登的天览山则成了很多粉丝心中圣地。
 
《前进吧!登山少女》中对饭能市天览山的取景
 
天览山下《前进吧!登山少女》的展示和巡礼角落
 
饭能市花火大会宣传海报
 
 
结语
 
近年原子化的现代社会扼杀了人的情感,并加速了功利主义。尤其是在当下的日本,社会阶级的流动性低,个体与社会的疏离,校园暴力等社会问题日益严重。
 
※社会原子化即:城市居民的生活长期处于紧张刺激和持续不断的变化之中,这导致居民逐渐缺乏激情、过分理智、高度专业化以及人与人之间产生隔离。
 
户外题材动画因为有着非常强的类型特征,不论是其天生的“治愈效果”抑或是独特的文本表述方式,都对低欲望社会中的年轻人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加上此类动画题材的相关产业链日趋完善及地方政府的支持,可以预见未来我们应该会看到越来越多优秀的户外题材动画出现——毕竟,谁不想看美少女们的运动日常呢?



 – END | 动画学术趴 –
— 点击图片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怎么每一季都有户外动画?!日本人真的很爱运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