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染粉色头发被网暴的女孩走了,该反思的是谁?

(作者马青,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知名评论人;本文系荔枝新闻客户端、荔枝网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灵华与抑郁症抗争了半年,最后还是离开了这个让她不堪承受的世界。很多人对郑灵华这个名字不熟悉,所以这则新闻的标题多半称她为“染粉色头发被网暴的女孩”。

5a6a4dbd64c6feaa3d0b3406acd0584a

粉色头发的郑灵华

半年前,郑灵华被保研到华东师范大学,她开心地记录了与病床上的爷爷分享喜悦的瞬间,这条记录意外地在网上获得了很高的流量。不料,因为她染着粉色头发,很多人恶意评论,有人指责染粉色不正经,有人批评她不配做老师,有人说她利用病重的爷爷赚流量是“吃人血馒头”,还有人盗用她的图片编所谓“老少恋”的故事。在众声喧哗里,当事者的辩解之声是那样微不足道。之后,她将头发染回了黑色,也将那些APP卸掉,可一到深夜,铺天盖地充满恶意的网络抨击萦绕在她的脑海里,成为挥之不去的困扰。

她很努力地抗争和自救,固定证据,请律师打官司,控告那些网暴她的人;得了抑郁症之后,看病、考雅思、上健身课、和朋友聊天,竭尽全力地让自己充实振作。她身边也有很多支持的力量,比如免费为她维权的律师,经常陪伴她的朋友,留言支持她、安慰她,愿意倾听她的陌生人。可这一切,都没能帮她修复累累的伤痕,她越来越乏力消极,最终以悲剧而终。

17238fc5e00d12489461bf071169a284

博主“管管”开拖拉机自驾

网暴的牺牲者远不只郑灵华,就在前两天,一位网名叫“管管”的视频博主轻生了,也是不堪忍受网络暴力。管管本是一个普通的视频博主,曾因开着拖拉机自驾西藏而迅速走红,积累了30万粉丝。据他的妻子说,近半年,管管一直被黑粉网暴,遭遇各种侮辱谩骂造谣中伤,最终在悲愤之下以直播喝农药自杀的极端方式想要找出黑粉,还自己清白。管管的妻子说,没有经历过网暴的人是不会了解受害者遭遇了什么。

d7dc2968e264190000ae81585bd95457

刘学州生前微博回应

的确如此。一年前因网暴致死的刘学州在遗书中表示,每天被大量小号谩骂攻击,实在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据新浪微博当时公布的数据,微博一共清理290条被举报投诉的内容,暂停了1000多名用户的私信功能。刘学州的舅妈说,一开始她还觉得,对网暴只要不理会就行了。可当她站出来为刘学州讨公道以后,她也被网暴包围,很快也患了抑郁症,甚至为此丢了工作。

网暴受害者名单很长,上海姑娘打赏外卖员200元,却遭网络谩骂,跳楼去世;女子取快递被造谣出轨,因网络暴力患上抑郁症;“糖水爷爷”卖2元糖水走红后遭网暴放弃摆摊……网暴之下,或许有幸存者,但绝没有幸运儿。

为什么网暴屡禁不绝?有人认为,是因为违法成本太低,也有人认为,是因为参与者太多,而真正被追究责任的人太少,还有人认为,平台应该承担治理不力之责。针对这些因素,法律正在发挥威力。2022年,最高人民法院在工作报告中强调:“对侵犯个人信息、煽动网络暴力侮辱诽谤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强调:“从严追诉网络诽谤、侮辱、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等严重危害社会秩序、侵犯公民权利犯罪。”中央网信办印发《关于切实加强网络暴力治理的通知》,要求网站平台建立健全网暴预警预防机制,包括加强内容识别预警、构建网暴技术识别模型、建立涉网暴舆情应急响应机制等。

但我认为,该反思的不止于此。每一次这类事件之后,都有许多人在痛斥网络暴力,表达着“一个都别放过”的愤怒。各种怒斥“人渣不得好死”,诅咒网暴者及其全家的声音也很是响亮。问题在于,网暴是什么?“一个都别放过”的主体都包括谁?网暴并不只是别有居心的恶意造谣,还有那些未知全貌就迫不及待喷涌而出的愤怒情绪,也是投向受害者的石头。网暴如同一场沙尘暴,每一颗砸向受害者的沙粒都不无辜,只不过,每一颗沙粒都曾自诩正义。

人总有自身的局限,常常产生偏见和误解。可惜,很多人在未知全貌时,却笃信自己掌握了真相和真理,而只要正义在握,表达时就可以不留余地、肆无忌惮。或许,反省的目光也需要投向我们自己,否则,悲剧很难终结。

玖拾-时事与资源: 染粉色头发被网暴的女孩走了,该反思的是谁?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