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高危职业!连续三任主席都下场可悲

  高新评论分析文章:《马晓伟提前退居二线 易会满被降级使用》一文中特别以前宁夏回族自治区主席刘慧为例,证明像易会满这样一个在任中央委员,在离60岁生日还差半年的时候突然被“履新”为全国政协下属的一个专门委员会的“驻会“的副主任,绝对是一种降级使用,甚至不排除仅仅是日后再安排其提前退休的一个过渡。

  中共驻港大外宣凤凰网也刊登了《证监会原主席易会满,履新一个副部级岗位》一文,文中特别强调了一句“(全国政协专门委员会的)驻会副主任,为标准的副部级干部”,这算是从中共内部的角度证明了易会满事实上确实是遭到了贬官处理。

  在中共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系统里,无论是人大常委会的委员还是政协委员,都有一小部分是所谓“专职”,从十二届全国政协开始,部分专门委员会开始正式设立驻会副主任,负责专门委员会日常业务。“驻会”就是“专职”的意思。而设立“驻会副主任”之前,各专门委员会副主任,或是退居二线的高官,或是另有其他主职,都不参与政协专门委员会的日常工作。

  据称“设置驻会副主任的初衷,是为了保持专委会工作的连续性”。但事实并非如此。首先,全国政协下属的各专门委员会,有的是从未安排过驻会副主任,有的则是有时设有时不设。可以说是非常的“随性”。

  就以易会满日前刚刚“履新”的这一职位为例。 6年多前的新华社曾奉命发布的十三届全国政协“各专门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名单”中,一个叫侯建民的是经济委员会的驻会副主任。在官方为他公布的简历中,特别说明他的这一职务是“副部长级” 。

  出生于1963年的候建民1984年从吉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系毕业后即幸运地被直接分配进京,从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政策研究处科员、国务院办公厅秘书二局主任科员职位开始,历任国办秘书二局副处长、处长、副局长,然后就是正厅级的全国政协办公厅研究室副主任(正厅局级)。2011年10月,他又被下放长春“挂职锻炼”。而中央和国家机关干部被安排到地方的一个政府副职岗位上“挂职锻炼”,往往都是被提职加薪的前奏……。

  不幸的是,侯建民于2020年4月初被全国政协官网宣布“因病离世”。从那以后直到易会满的“履新“,全国政协的经济委员会就一直没有驻会副主任。

  去年3月13日发布的十四届全国政协“各专门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名单”中,农业和农村委员会、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港澳台侨委员会、外事委员会及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等,都有驻会副主任,但提案委员会、经济委员会,以及教科卫体委员会等则都没有。

  如此说来,全国政协的各专门委员会,是否安排一个驻会副主任,完全不是必需的而是随机的。典型的因人设岗。 就如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提到的最新一轮全国政协人事更动内容之一是“隋青不再担任民族和宗教委员会驻会副主任”。但同时并未任命隋青这一职务的继任人。而这个叫隋青的,其实早在今年4月中即已经被宣布为辽宁省委常委和省委统战部部长了。

  网上查不到这个隋青准确的出生年月,但从1985年至1989年在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学习的年龄段看,她应该是1966至1968年生人。此女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国家民委任职,2022年被提升为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驻会副主任时,尚属年富力强。所以说,全国政协下属的专门委员会的驻会副主任职位,有时也会被中组部当成提拔并待机进一步重用一个中央和国家机关的厅局级干部的跳板。

  除此之外,这一职位也会被全国政协用做对单位内部劳苦功高的司局级干部的政治犒赏。这又以日前刚刚和马晓伟、易会满一同被增补为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的曹军最为典型。此人同时被任命为教科卫体委员会驻会副主任。而这个马晓伟刚刚进入的教科卫体委员会此前并未设立过驻会副主任。这个曹军(女)此前已经担任过全国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正厅级)数年,而港澳台侨委员会已经有了驻会副主任,于是为了犒赏曹军,便在教科卫体委员会为她新开设了一个驻会副主任的位置。

  除了如上“功能”,就如我们此前文章分析过的一样,全国政协下属各专门委员会的驻会副主任也还被中组部当成安排尚属年富力强,但已经“不适合继续留在一线领导岗位上”的正省部级干部的闲差。除了从证监会主席位置上下台的易会满,以及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介绍过的前宁夏自治区政府主席刘慧,还有一个现任港澳台侨委员会驻会副主任的王伟也特别值得一提。

  目前的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里,叫王伟的不止一人。其中之一是空军副司令员,去年3月被安排为第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的同时也还被安排为经济委员会委员,显然是已为他的退役做了准备。

  另外一个则是于2022年8月24日被增补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同时被任命为港澳台侨委员会驻会副主任,在去年召开的十四届全国政协一次会议上被安排连任的前中纪委副书记王伟。

  王伟是人民大学的职业学生干部出身。当年陈希同被江泽民拉下马,时任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奉命兼任北京市委书记主持查办陈希同及相关人员案件期间,本是被陈希同亲自点名提拔为北京市西城区副区长的王伟是第一批被审查过关的。

  北京市的工作结束,尉健行回到中南海继续他的中纪委专职工作后,王伟被尉健行点名调进中纪委,先任中纪委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后升任局长。

  2003年6月,王伟被提升为中央纪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两年后改任中纪委、中组部巡视工作办公室主任,2007年12月开始任中纪委常委、监察部副部长、新闻发言人……。

  2012年11月,王歧山接掌中纪委的同时,王伟“当选”十八届中纪委委员、常委,副书记。但是半年之后就被王歧山踢出中纪委,不得不到国务院三峡工程委员会的办公室当一名副主任。好在同时也被宣布保留正部长级待遇。

  在三峡办公室副主任位置上干了整整5年,王伟又被安排调进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仍然是正部长级待遇的副主任。 然后就从2022年8月开始了他在全国政协的“职业”生涯。

  如此说来,全国政协下属各专门委员的驻会副主任这一可有可无的职位,已经先后安排过三个“不适合继续留在一线岗位上”的正省部级干部。至于他们被安排到政协担任一个标配为副部级的岗位上是否还被保留正省部级待遇,官方相关通报中从未给予特别说明。不过呢,在宣布当届中央委员易会满“履新”为全国政协下属的一个专门委员会的驻会副主任的同时,也宣布把一个全国政协的厅局级干部安排为另外一个专门委员会的驻会副主任。虽不是故意要借此对照羞辱易会满,但客观上绝对起到了对易会满事实上是被贬职的说明作用。

高危职业!连续三任主席都下场可悲

图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该委员会迄今已有三任主席未能在岗位上平安着陆或者正常转任它职。

  说起来,这个易会满已经是中国证监会的第九任主席,前面的历任主席中,截止第六任郭树清,均是在此岗位上平安着陆或者正常转任它职,但第七任肖钢和第八任刘士余则都是和如今的易会满一样,下场可悲。

  先说肖钢。此人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央行老行长吕培俭的秘书出身,1995年年中即高就央行计划资金司司长,是当时整个央行系统内最年轻的正局级干部,次年即又升任央行行长助理。

  1998年10月,才满40岁的肖钢就升任央行副行长。此后的肖钢从2003年3月开始执掌中国银行,并在此副省部级职务上先于2007年入选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又于2012年被安排为十八届中央委员。真可谓前途无量!

  肖钢在被安排为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的次年3月,即离开了他掌管整整10年的中国银行系统,高就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 但担任此职务尚不满3年就黯然下台。

  记得肖钢下台的前一年,中共驻港大外宣文汇报曾特别为肖钢发表一篇“辟谣“文章《珠海警方否认肖钢儿子肖浩杰被捕》。说是“网上有一些有关肖浩杰的传言,称其原为广发证券股东、北京潮阳私募总经理,涉嫌内幕操作,非法集资,伙同外资做空A股被查,8日中午在珠海和十七名同伙被捕,其中包括有任职高盛的外籍人员,其余六名同党经澳门出逃,肖浩杰被捕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违,明确承认了500亿的赃款。对此,本报记者昨日向珠海市警方进行确认,其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些都是网上传言,他们正在寻找和核实该网上传言的传播者。有业内人士称,因A股持续暴跌,一些投资者为对其发泄不满,故意捏造事实,达到毁坏其名誉的目的。”

  这段报道的最后一部分使用了两个“其”字,具体所指应该不是肖钢的儿子而是担任证监会主席职务的肖钢。

  此“谣言”满天飞之后,中共官方先是被迫先后公开处理了包括时任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等一批肖钢部下,但却未能压住当年股灾引发的沸腾民怨。墙内部分媒体于2016年初公开刊登报道文章《股民将证监会和肖钢告上法庭:不作为 乱作为》。此消息刊登没几天,证监会即于1月18日发布消息称:“路透社发布的我会肖钢主席请辞的消息与事实不符。我会已与路透社联系,要求其更正。”但是,一个月后新华社便正式对外同时发布了中央和国务院的任免令,刘士余接替肖钢。

  在这个时段里的肖钢曾被内部如何处置,外界一直不得而知,但至少被“问责”过是肯定的。不然他肖钢也不会从此销声匿迹长达两年之久,才以十三届全国政协普通委员身份现身于2018年3月的”两会”会场上。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当时的肖钢最多是受到过党纪方面的轻处分,依据是肖钢在已经没有了任何职务的前提下,其当届中央委员的身份还是被保留到了次届党代会的召开而自然结束。而肖钢中国证监会主席的继任刘士余,则是唯一个未能保住中央委员身份者。

  出生于1961年11月的刘士余是从农行一把手位置上升任证监会主席的。2017年秋天召开的十九大上被安排为中央委员。但十九大开过的一年多后即被宣布改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继任者就是当时的工商行老总,时任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易会满。

  当时的舆论自然相信是“事出有因”。果不其然,在新岗位上度过了4个月左右,刘士余即被宣布“涉嫌违法违纪”。但是,当时的中纪委和国家监委网站仍称他为“同志”,因为他是“主动投案”。

  半年多后,刘士余即被宣布接受了留党察看两年和政务撤职的党纪、政纪处分,同时被宣布行政降为一级调研员(正处级),十九大代表资格中止。

  如今的刘士余已经年满63岁,但是却能以央行参事室参事的职务到处亮相。而易会满在新岗位上就算仍然享受正省部级待遇,但却是被逐出了他一生为之服务的金融系统。

  我们已经介绍过,所有出任全国政协下属专门委员会的主任也好,副主任也好,其组织和行政编制都是继续保留在原单位或者其目前的“主职“单位,只有“驻会副主任“和为数很少的全国政协的”专职委员“,就如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专职委员”一样,其组织、人事关系都是要脱离原单位,编入全国政协的人事配额中的。也就是说,如今的肖刚是继续在证监会接受老干部局的服务和管理,刘士余的党组织关系早已经恢复,和人事关系一同回到他曾担任副行长的央行系统。只有易会满一人是被逐出了金融系统,被迫到全国政协领工资去了。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高危职业!连续三任主席都下场可悲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