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两个美国”的财富差距,暴露了

美国高收入人群与低收入人群的财富差距日益扩大,这可能是造成经济讯号好坏不一的部分原因。

美国经济正不断抛出意外,无论是普通投资者还是美联储,人人都很难看出实际情况究竟怎样。美国高收入人群与低收入人群的财富差距日益扩大,这可能是造成经济讯号好坏不一的部分原因。

令人震惊的最新数据是,美国劳工部上周五公布,美国5月份新增就业岗位27.2万个,不仅高于4月份的16.5万个,还大大超过经济学家的预期。这份强劲数据尤其令人困惑,因为在此之前最近几周发布了一系列疲软的经济报告,其中包括疲软的4月份收入和支出数据,以及低于预期的5月份制造业景气指数。

不仅仅是政府数据呈现出这种割裂:就在最近几周,企业亦纷纷警告称消费者支出正在萎缩。例如,Pepperidge Farm等一些零食品牌的母公司金宝汤(Campbell Soup)在几天前刚刚下调了销售预期,理由是购物者在购买零食时越来越精打细算,并转而购买店铺自有品牌的零食。

在5月份非农就业报告里也出现了令分析师困惑的脱节现象。例如,虽然从历史标准来看,总体失业率仍处在4.0%的低位,但20-24岁人群的失业率达到7.9%,高于上年同期的6.3%。上周早些时候公布的数据则显示职位招聘数量降至三年多来最低水平。

导致谨慎与放纵态度并存的一个可能原因是,那些将较大比例收入用于购买必需品的较低收入人群感到手头拮据,对自己的工作前景信心不足。与此同时,富裕家庭仍在肆意消费。

20240609 17180027534988

如邮轮公司这种服务于较富裕客户群体的企业正迎来业务的蓬勃发展。图片来源:ROBERT F. BUKATY/ASSOCIATED PRESS

5月份就业报告中的一大意外之处是,休闲和酒店业增加了4.2万个就业岗位。这一数字高于4月份的1.2万个,也好于之前12个月的平均值3.6万个。相比之下,整个商品生产部门在5月份仅增加了2.5万个就业岗位。在休闲和酒店业中,食品服务和饮酒场所增加了2.46万个工作岗位,“娱乐、赌博和休闲行业”增加了1.02万个工作岗位。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这延续了新冠疫情以来服务支出跑赢商品消费的模式,消费者要弥补那些因为疫情而错过的体验,而一度需求旺盛的家装等用品则不再受追捧。人们本以为到现在这个趋势应会逐渐减弱。但现在看来,这个趋势反而加快了:美国商务部的个人支出数据显示,4月份实际服务支出经通胀调整后同比增长2.9%,高于去年平均2.3%的增速。相比之下,4月份商品支出增长1.9%,2023年平均增幅为2.0%。

另一个让人越来越难以忽略的方面是,近来那些服务于较富有客户群的公司听起来信心大大增强。当食品类公司的顾客群在高通胀压力下挣扎时,邮轮公司却是顺风顺水。

诺唯真游轮控股(Norwegian Cruise Line Holdings)首席财务官Mark Kempa在5月20日的一次投资者活动上说:“消费形势一片大好,我们的目标客户群尤其强韧,状况尤其好。”邮轮乘客的家庭收入通常高于平均水平。

换个角度看,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合理的。美国的上层群体大多拥有自己的住房,其中大部分很可能是在疫情期间以超低利率贷款的或当时进行了再融资,依然享受着超低利率的利好。这个群体还受益于高歌猛进的股市,包括任何与人工智能(AI)发展潜力相关资产的狂热估值。另一方面,他们也没有信用卡或汽车贷款的高利率带来的压力。非但没有这些压力,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最近的报道,高利率实际上正为他们带来创纪录的投资收益。

正是这个群体,无论是他们对旅游度假的热情,还是对英伟达(Nvidia)股票的更进一步投入,都让美联储更难放心降息。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两个美国”的财富差距,暴露了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