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北京传出最新消息 风头不对

1、北京传出最新消息 风头不对

最近三周以来,中共政坛出现新动向—-“封疆大吏”兼任新职,中共各省第一把省委书记手近日纷纷以省委国安委主任的名义开会,称首要任务是抓“政治安全”。在党国一统天下的中共国,从北京到地方,对政权自身的安全如此担心,引起舆论关注。有分析指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进入号称“权力稳固”的第三任期,却时时担心自己不安全,拖延已久的三中全会即将召开,相对于如何应对越来越危险的经济问题,习近平似乎更关注应对党内日趋复杂的内部矛盾。

据官媒报道,之所以近期各位地方大员“以省委国安委主任这一身份部署”安全任务,而在各省一把手的这一新头衔则是首次曝光。一个重要原因,4月15日习近平首次以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名义“主持召开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习在这次会上强调的重点是“以政治安全为根本……,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原来,在中央,习近平亲自兼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在各省市自治区,第一把手当然是兼任各地的国安委主任了。省级安全会议的重点是什么?安徽省委书记兼国安委主任韩俊说,“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要“加强意识形态等领域风险隐患排查,对容易诱发政治问题特别是重大突发事件的敏感因素、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做到站位高、眼睛亮、见事早、行动快。”据报道,近日上海市委书记陈吉宁、云南省委书记王宁、重庆市委书记袁家军都在各自地盘上主持召开安全会议。

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召开安全会议?《法广》的评论指出,如果没有三中全会以及中共在国际上日趋孤立的背景因素,各地的国安委会议不过是“习主席唱歌省委书记点赞”,各地领导人借机表达忠心,显示时刻不忘“两个拥护”。但是,从时间背景看,拖延已久的三中全会即将召开,这次全会的重点或是如何应对党内日趋复杂的内部矛盾。具体体现在二十大以来,从军内党内一些高层干部连续性地莫名失踪、撤职、替换频繁来看,内斗在习近平亲信之间展开,而且愈演愈烈。在这样的环境下召开三中全会,习近平政权似乎更需要“防微杜渐”,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被视为影响“国家政治安全、制度安全”的重大问题。

“财经真相”在X上写道,这是一个重要信号,说明习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把国安权利下放,要求地方第一时间及时镇压!海外时评人士李林一分析指出,三中全会即将召开,中共四面楚歌,在国际上日趋孤立,各地方大员清楚习近平正为政权安危不安,所以借机表达忠心。另一方面,这些本身由习近平提拔上来的地方大员,本身可能也是习的“政治安全”隐患。从李尚福、秦刚、唐仁健这些高官突然落马,就可见习用人相当不慎,现在他可能更加不自信。对于这个动向,网友也纷纷议论,“国安权力下放,就是军阀混战的开始。”“国安权下放,武警的指挥权放不放?不放,一旦有事,怎么及时镇压?如果放了,那地方势力就有可能坐大。这是一个无法调节的矛盾,不可能既要又要。但包子就是这样首鼠两端,毫无担当的人,接下来会有很多好戏。”

2、短短20天  中国楼市就被打回原形

5月17日,中共当局推出了迄今为止最大胆的房地产救市举措,随后,中国房地产股出现昙花一现的反弹,在5月中旬创下波段高点不到20天后,迄今已经回跌约20%,即将陷入技术性的空头市场(bear market),这意味着,北京最大胆救市措施再一次以失败告终。

彭博社6日报道,彭博智库中国开发商股价指数当天下跌了3.2%,延续了自5月中旬高点以来的一路下滑,跌幅高达约20%。融创中国控股下降多达11%,世茂集团控股下滑了8.3%。投资者最初对这些包括降低购房者首付要求的政策感到鼓舞,但随后又质疑这些措施对于重振需求和解决房屋库存过剩到底能有多大作用。随着对北京5月17日出台的计划越来越怀疑,房地产股票此后就一路下跌。晨星房地产分析师Jeff Zhan指出,“最新的销售数据显示,中国房地产业的基本盘没有多少改进。我们可能需要等到年底才能看到救助计划实施后销量下降幅度的缩小或月度销量的上升。”同时,惠誉评级降低了对中国2024年新屋销售价值的预期,认为将有15%到20%的下跌,原因是今年头四个月低于预期的销售趋势及新房价格的下行压力。

标普全球股份有限公司此前就指出,北京5月中旬出台的提振措施可能暂时能增加对房地产的需求,但杠杆的增加可能导致房屋借贷的倒账,对在二三线城市运作的银行构成风险。预计三线城市的房价2024到2025年这个阶段将下跌约14%,可能潜在性地造成购房者陷入负资产局面,即房贷的余额超过的房屋的价值,一些房主可能最终倒债,放弃支付房贷。

另据南华早报5日报道,处在危机中的碧桂园今年5月卖出更多的房产,总部设在佛山的碧桂园上个月出售了价值42.9亿元的房产,相当于44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比4月份高出11.4%。然而,碧桂园今年前 5 个月累计股东权益销售 42.9 亿人民币,与上年的182亿相比,减少了 76.43%;股东权益销售面积44万平方米,与上年的226 万平方米相比,下降 80.53%。此外,碧桂园在香港面临6月11日的另一次法庭听证,因为债权人谋求碧桂园偿付高达1890亿美元的债务。曾是中国最大房地产开发商的碧桂园截至去年6月30日共有1.36万亿元的欠债,包括2580亿元的债券和银行贷款。

近日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知名经济学家向松祚表示,房价会持续下降,短期之内不可能改变了。最根本原因是中国人口下降,出生率大幅下降。向松祚直言,还可以肯定地讲,过去买房想赚钱的人不可能再赚到钱了,甚至说得更恐怖一点,会一钱不值,你的资产价值会变为零,我绝对不是在这儿当乌鸦嘴危言耸听,就是一个事实。

唯一的好消息来自万科, 华尔街日报报道,万科表示将支付周五(7日)到期的一笔美元债券,这是该公司今年最后一笔海外债务。万科表示,已向子公司万科地产的银行账户存入 6.126 亿美元,用于支付 6 亿美元 4.2% 离岸中期票据的本金和利息。

 3、形势危急  北京等不及了

随着中共财政的枯竭,在刚刚发行30年期及20年期超长期特别国债各400亿元后,6月6日中共财政部下发通知,50年期超长期特别国债定于6月14日发行,总额350亿元人民币,有分析指出,中共大肆发行超长期国债旨在解决财政困难,本质是搜刮当下透支未来。当走到最后这一步时,王朝灭亡就不可挽回了。

根据中共财政部最新下发的通知,这次超长期特别国债,将通过财政部北京证券交易所政府债券发行系统进行招标发行,为50年期固定利率附息债,票面利率将通过竞争性招标确定。这笔国债的本息兑付日期的安排则是:从2024年6月15日开始计息,每半年支付一次利息。预计2074年6月15日偿还本金并支付最后一次利息。有网友调侃,想拿回本,儿子恐怕都费劲,这个重任只有孙子完成了。希望到那时,还能有人还钱。

此前,中共当局已分别于5月17日及5月24日,首次发行30年期及20年期的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规模均为400亿元。经招标确定,30年期的票面利率为2.57%,20年期的票面利率为2.49%。按照惯例,中共的特别国债不计入财政赤字。对此,曾任中国某商业银行支行行长的张杰指出,与前三次一样,北京当局这次发行超长期特别国债,主要是为了给当下正面临极大困境的经济疏困。中国经济的三架马车,现在看来“已经有两架失灵”,消费持续低迷且出现了通缩迹象,出口又引起美国、欧洲的警惕而面临高关税的阻碍,现在唯一能采取的应对方式就是投资。但是,中共的问题主要还是经济的结构性问题,现在出现严重产能过剩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仅靠大规模发行国债“对提振经济也未必有显著效果”,而且,这种经济结构性问题在习近平上台以来并没有缓解,反而不断加深,这体现出来的绝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而是一个政权的危机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公众号“量子跃迁”在X发表题为《王朝覆灭的强烈征兆》的文章,直指中共发行的超长期国债“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文章指出,超长国债相当于提前收取未来的税收,将未来收益量化为国债,向未来借钱,至于未来有没有收益,中共就不管了。这个口子一开,后面就凭想像力了,80年、100年的国债都可能推出。简单说,用透支未来的手段来弥补当下财政的亏空,就是超长期国债的本质。文章进一步指出,推出超长国债,必然导致财政对经济活动的刚性约束失灵,各级政府将更加肆无忌惮地举债上项目,贪官们则会趁机在项目中疯狂捞钱,企图将财政窟窿沿着超长国债的履带不断滚动下去,并永续化向前延伸,而这种企图简直是“异想天开”。从经济上看,一个王朝的覆灭都要经历三个阶段:首先是耗空过去的积累,然后是拼命搜刮当下,最后是透支掏空未来。“当走到最后这一步时,王朝灭亡就不可挽回了”。 

4、为什么说新冠病毒是从武毒所泄漏?

本周,一个“英雄”的光环褪去,安东尼·福奇回到美国国会,在众议院调查新冠病毒大流行委员会前作证,他被问及与政府处理新冠病毒有关的几个话题,包括他在2022年退休之前一直领导的政府机构如何支持了一家中国研究所从事高风险病毒研究工作,该研究所的工作可能导致了这次大流行。尽管新冠大流行的起因一直备受争议,但越来越多的证据,从通过《信息自由法》获取的公共记录、用在线数据库进行的数字调查、分析病毒及其传播的科学论文,以及来自美国政府内部的泄密都表明,大流行发生最有可能的原因是,病毒从武汉一个研究实验室泄漏出来了。如果是这样,那将是科学史上代价最惨重的事故。

《纽约时报》的文章写道,四年多来,条件反射式的党派政治阻碍了人们探寻这场影响我们所有人的灾难的真相。据估计,全球至少有2500万人死于新冠病毒,美国的死亡人数超过了100万。但至少有5个关键点时我们现在所知道的:一是导致大流行的SARS类病毒出现在武汉,世界上最重要的SARS类病毒研究实验室就设在这座城市。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领导一个科学家团队十多年来一直在寻找SARS类病毒。SARS-CoV-2病毒具有极强的传染性,能像野火一样从一个物种跨越到另一个物种。第二点,在疫情暴发的前一年,武汉病毒研究所曾与美国的合作伙伴一起提出了制造具有SARS-CoV-2特征的病毒的建议。2021年,“截击”网站公布了一份泄露出来的2018年为一个名叫“化解”(Defuse)的项目提交的资金申请,申请书将研究描述为生态健康联盟、武汉病毒所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的合作项目,这份申请书描述了制造与SARS-CoV-2惊人地相似的病毒的方案。而在申请书起草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在武汉引发了疫情。福奇在本周一的国会听证会上多次承认,对武汉病毒所的实验缺乏了解,他说:“我们不可能知道在中国、在武汉,或者在其他地方发生的所有事情。”

第三点,武汉病毒所在生物安全等级低的实验室进行了这类工作,不可能控制住由空气传播的、具有像SARS-CoV-2这样的传染性的病毒。一个骇人的细节是,石正丽团队的科学家在2019年秋季就出现了类似新冠病毒疾病的症状,这个泄露给《华尔街日报》的细节已得到现任和前任美国政府官员的证实。第四点,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某个动物的假说没有强有力的证据支持。至今,没有一只得到过证实的在市场或其供应链中被感染的动物。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大流行始于华南海鲜市场,这个事实将病毒在武汉出现的矛头径直指向其独有的研究SARS类病毒的实验室。第5点,如果说病毒来自野生动物贸易的话,关键的证据仍然缺失。

文章指出,虽然几种自然溢出的可能性仍然存在,而且我们仍对石正丽团队和其他研究人员在武汉病毒所进行的病毒研究缺乏足够的了解,但实验室事故是这场大流行如何开始的最容易得出的解释。据现在所知道的情况,调查人员应该顺着最有力的线索,用法庭传唤来获得所有武汉病毒所的科学家与国际合作伙伴之间的交流,包括未发表的研究提案、手稿、数据和商业订单。但在大流行开始已经四年多后,公众仍没有看到这些交流。文章最后写道,美国政府进行的彻底调查可能会发现更多的证据,同时激励举报人鼓起勇气,寻找机会。这也会向世界表明,美国领导人和科学家们并不惧怕大流行背后的真相。

5、汪文斌“发配边疆”引热议

在2020年就任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5月24日例行记者会结束后,因不同于以往方式向媒体道别,使得其卸任的消息传不停。近日,中共官方证实汪文斌将出任中国驻柬埔寨大使一职。消息传出,不少中国网友联想到了早前被指“发配边疆”的中共前发言人赵立坚,调侃汪文斌此番也是“发配边疆”。

据官媒6月4日报道,据中共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微信公众号消息,署长罗照辉4日会见候任驻柬埔寨大使汪文斌。这也间接证实稍早汪文斌即将转任中共驻柬埔寨大使的消息。

柬埔寨被公认是一个经济落后且治安状况很差的国家。汪文斌从外交部的聚光灯下突然被派驻小国柬埔寨,在微博上引发中国网友热议。有中国网友留言说:“汪文斌据称能说6国的语言,还以为要派去某个大国呢。”有网友质疑是“明升暗降?”不过也有人留言表示,在“地缘政治,中美角力”中,柬埔寨的地理位置具有特殊军事价值,派遣汪文斌去或许“另有用意”。在X上,不少中国网友联想到了早前被指“发配边疆”的中共前发言人赵立坚,议论中共的内斗问题:“发配边疆了!”“也不算发配,只能说他确实在外交部没有人提拔,跟赵立坚差不多。战狼饭不是人人都能吃了就上的。”“折腾一大圈,什么不要脸的姿势都用了,最后老大不喜欢;不过怎么说呢?也不算太差,至少图个离家近。”“比那边防哥好一点点。”“接受党的考验,伴君如伴虎。”“柬埔寨大使是个重要角色第二海外军事基地不就在那。”“听说是平调,柬埔寨目前很重要,刚刚拿到了皎漂港的99年经营权,就可以绕开马六甲。”

据了解,中共驻外大使主要有三种级别:副部级、正司级和副司级,其中正司级大使占据了绝大多数,而副司级大使则主要派驻在一些微小型国家。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3岁的汪文斌2017年7月任外交部政策规划司代司长,2018年5月至2020年,任驻突尼斯大使,2020年7月17日就任外交部发言人,新闻司第一副司长,级别为正司级。先前有消息指出,汪文斌配戴一支由瑞士名贵钟表品牌“百达翡丽”生产,价格约在347万上下的名表。当时有评论指出,汪文斌是中共副司级和厅局级公务员,月薪不过13,000元左右,需要不吃不喝存款22年才买得起这块手表。不过至今,官方没有对此事做任何回应。

6、波音星际飞机载人首航终于成功

航太巨擘波音公司(Boeing)的太空船“星际飞机”(Starliner)首度载人上太空,6月6日与国际太空站安全对接,完成证实太空船适航性的重要考验。这项成就也强化波音面对亿万富豪马斯克旗下“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的竞争力。

路透社报道,太空船稍早失去几个导引控制喷射推进器,有一部分是推进系统氦气泄漏所致,尽管如此,还是完成这次对接。NASA和波音公司表示,氦气泄漏应该不会影响任务。全名为“星际飞机CST-100”的太空船载着NASA资深太空人魏勒摩尔和威廉斯。

太空船从美国佛州卡纳维尔角太空军基地发射升空,历经26小时飞行后,6日下午1点34分在南印度洋上空约400公里处与国际太空站对接。据报道,“星际飞机”形状如橡皮软糖,可重复使用。这艘太空船5日由波音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合资事业“联合发射同盟”所制造的“擎天神5号”运载火箭送上太空。此前,SpaceX定期前往国际空间站,但波音和NASA希望增加一家供应商。这一次的空间旅行对波音来说是认证过程的一部分。这也是美国建造的第六种类型的搭载NASA宇航员的航天器。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北京传出最新消息 风头不对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