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真的“失控”了?变种病毒4大关键释疑

新闻 Alex 3周前 (12-29) 41次浏览

英国真的“失控”了?变种病毒4大关键释疑

在进入第四级紧戒的伦敦街头,人烟稀少,处处可见新冠肺炎宣导标语。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文 江慧珺】

英国文豪狄更斯的《圣诞颂歌》,开启英国欢庆耶诞的传统。然而,一度从疫情阴霾走出的佳节气氛,却因变种新冠病毒突袭,全变了调。

英国首相强森(Boris
Johnson)于19日宣布,伦敦在内的英国东南区域,自隔天凌晨0时起,进入最高级第4级警戒,近乎封城。

消息一出,大批民众赶在午夜禁令前涌进火车站,盼赶著返乡团聚;也有人把握最后血拼时光,欧洲最大的西田伦敦购物中心(Westfield
London),店铺前排起长长结帐人龙。

封城后的伦敦,天空灰濛濛,街道只剩超市正常营业,餐厅也仅能外带,马莎百货(M&S)的超市前,排队等著补货的民众,都戴著口罩维持社交距离。入夜后行人寥寥无几。

「走在路上,有种阴鬱的感觉,」住在伦敦的记者田孟心在现场观察。

全球超过40个国家及地区,紧急宣布停止与英国的航班交通。相隔8个多月本土病例再现的台湾,同样绷紧神经,实施伦敦班机减半,英国入境者需集中检疫。耶诞前夕,英国彷彿沦为孤岛。

这个变异病毒,为什麽让全球疫情再度拉警报?以下是《天下》整理的关键释疑。

疑问1:英国的病毒变异真的「失控」了吗?

还没有,但是英国政府这次学乖了,在事态扩大前,超前部署。

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Matt Hancock)公开表示,此变种病毒株「已经失控,我们必须控制住它,唯一方法是限制社交接触。」

WHO却在第二天的记者会表示,英国发现的变种新冠病毒,的确具有较高的传染力,但过去也曾出现类似状况,「目前的情况并未失控,但也不能置之不理,」世卫公共卫生紧急计划执行主任莱恩(Michael
Ryan)表示。

英国政府这回严阵以待,各国也快速地对英国禁航,可能因为与过去几个月,欧美各国一开始太轻忽而酿成大流行的,因此出现的「补偿心理」有关。

中国採取严格的封城管制与边境检疫措施,成功压平疫情曲线,反观欧美年初时对疫情轻忽,最终导致大规模疫情。

而且,时值耶诞假期,返乡过节人潮流动,正是病毒传播的最佳时机,必须快速反应,将变种病毒阻绝境外。

儘管科学证据尚未完全证实,新变种病毒传染力是否真的提高,是否会使更多人,包含孩童感染,

长庚大学新兴病毒感染研究中心主任施信如便认为,英国科学家在科学证据还不明确之前,会率先示警,「是非常负责任的行为。」

英国真的“失控”了?变种病毒4大关键释疑

封城之前的伦敦,牛津街上购物人潮熙来攘往。(Shutterstock提供)

疑问2:为何诸多学者、官员这麽紧张?

因为传染力大幅增强,而且幼童可能更容易受害

这款被命名为「B.1.1.7」(又称VUI-202012/01)的新突变病毒株,最早出现在今年9月,到了11月中旬,伦敦28%的病例与此突变病毒株有关。接下来不到一个月,到了12月9日当週,这个比例激增至62%。

「这个新变种正在成为主要毒株;它在传播上超过了所有其他毒株,」英国首席科学顾问瓦朗斯(Patrick
Vallance)日前在记者会上表示。

有多快?英国首相强森说,变种病毒传染力可能较原本的病毒增加70%。

这数字,让所有人的心中都响起「噹」的一声。现在就已经每日新增6、70万人确诊,那未来不就每天上百万人?

70%这个数字,是由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资深讲师沃尔兹(Erik
Volz)以逻辑成长模型估算。但他强调,这只是个初步的估算,用意在警告大家,这个病毒真的感染力很强。

变种病毒变得更易传播的原因,来自病毒表面的棘蛋白(spike
protein)上头的两处突变。棘蛋白是病毒用来解锁、入侵人体细胞的重要部份,突变后更容易与细胞内的ACE2受体结合,造成人体感染,

英国科学家的另一项担忧,是变种病毒可能使儿童会和成年人一样容易受感染。

过去研究显示,因儿童体内的ACE2受体比成人少,代表病毒进入人体的通道较少,故先前的新冠病毒株要感染儿童较困难。但如今变种病毒与ACE2受体亲和力增加,伦敦帝国学院教授兼传染病流行病学家费格逊(Neil
Ferguson)认为,变种病毒并非单纯影响传染力,「有迹象显示,这种病毒更容易传染给儿童。」

疑问3:过去新冠病毒也发生过类似变异吗?

已经变异了好几次,目前流行全球的病毒株,已与起源地武汉的大不相同。

新型冠状病毒如同流感病毒,属于RNA病毒,不断变异是其特性之一。「过去医学系教到RNA病毒,就是『挫勒等』,」中国附医感染管制中心副院长黄高彬打趣说。

「能快速传播的突变种,本身就是优势,」中研院生医所兼任研究员何美乡以繁衍后代比喻,就像雄性跑得快,所到之处就能与雌性交配繁衍后代。

也因此,经过几个月的快速迭代,现在目前世界各地流行的主流病毒株,已与中国武汉首次发现的新冠病毒大不相同。。

目前全世界感染最多人的变种病毒,是今年2月,从义大利开始蔓延至欧洲,乃至全世界的「D614G」变种病毒。

香港不久前,爆发的第三与第四波疫情,也是D614G造成。

《德国之声》以「征服世界」形容D614G。截至11月下旬,全世界已5500万人感染。

上月《科学》(Science)期刊网站刊出的论文显示,D614G病毒株,传染力是最早出现的武汉原始病毒株的3.7到8.2倍。不幸中的大幸是,不会导致更严重症状。

另一个变种病毒「A222V」(又称20A.EU1),则是引起欧洲第二波大流行的元凶。

此病毒源起于西班牙,从今年6月入夏以来,随著各地解封渡假旅游人潮,迅速在欧洲各地传播。

当时西班牙确诊个案有八成、英国确诊者更达9成,都是感染此病毒,冰岛、瑞士、法国、德国、荷兰、义大利、比利时、瑞典、挪威等国,也发现大量感染者体内含有该病毒,甚至香港与纽西兰也发现该病毒基因序列。

疑问4:全球正开始施打的疫苗还有效吗?

学者认为,不用恐慌。

英国出现变种病毒,市场怀疑可能减弱刚上市的疫苗效用,主要疫苗概念股辉瑞、BioNTech与莫德纳(Moderna),股票接连重挫,其中Moderna光是22日,股价盘中一度跌11%。

儘管市场看衰,但截至目前,多数专家与疫苗公司都乐观看待。

美国西雅图贺勤森癌症研究中心进化生物学家布伦(Jesse
Bloom)便指出,病毒要进化到能让疫苗失效,一般要花上好几年,「不用担心单一次灾难性的变种,瞬间就让所有免疫与抗体失效。」

而且,从疫苗机制来看,目前上市的辉瑞、莫德纳(Moderna)疫苗,是将RNA注射到人体肌肉细胞,细胞会合成出病毒的棘蛋白基因,可触发免疫反应产生抗体,来抵抗外来病毒。

目前疫苗或药物开发,大多是针对新冠病毒表面棘蛋白上多个胺基酸序列,施信如认为,若仅是单点或数个突变,应不致有太大影响,「我觉得不用恐慌,」她说。

欧美疫苗大厂,包括辉瑞与莫德纳、阿斯特捷利康都在进行测试,确认自家疫苗是否对新变种病毒具有抵抗力。

我国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专家谘询小组召集人张上淳也认为,从科学角度来看,此变异应不至影响疫苗效果,但仍需要时间验证。

与辉瑞共同开发疫苗的德国BioNTech也表示,有信心疫苗可应对变种病毒,但是如果觉得仍有不足之处,该公司可能通过更新少量遗传讯息(messenger
RNA)来调整疫苗。

疫苗效力以及病毒变异对人体的影响,都得持续观察。「变异不见得是坏事,」黄高彬提到,「若病毒毒性愈来愈弱,变成流感化,甚至可能不打疫苗也无所谓。」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英国真的“失控”了?变种病毒4大关键释疑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英国真的“失控”了?变种病毒4大关键释疑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