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他一旦当选 要的可是北京的命

    邓聿文评论分析文章:美国总统大选7月就要掀开帷幕,但是在对中国的态度上,这种外溢效应已经体现,两党候选人都对中国强硬。拜登政府本周将宣布对中国的电动车及零部件,征收100%的关税,比川普早先宣称的当选后对中国商品加征60%的关税还要高,显然,拜登这么做是不想让共和党人认为自己对中国软弱。

  博明:美中竞争必须胜利,而不是被管控

  与此同时,鉴于川普在美国摇摆州的民调领先拜登,包括中国在内,很多国家都在准备两边下注,驻华盛顿的外交官员设法接触川普的竞选团队或者有可能进入川普内阁的前官员,希望和川普拉上关系。川普可能再次当选总统也成为今年以来观察家们讨论美国政治和国际关系的热门话题。上周六,在一档谈话节目中,我和一位朋友围绕著博明最近发表在《外交事务》的一篇文章,就川普当选后的对华政策展开辩论。

  博明曾是川普政府的国安副顾问,被认为是川普对华政策的设计者,也是超级鹰派。前不久,博明与另一个对华大鹰派、将要卸任众议院美中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主席的加拉格尔在《外交事务》发表了题为《非赢不可:美中竞争必须胜利,而不是被管控》的“檄文”,旗帜鲜明反对拜登“管理美中竞争”的政策,该文引起了舆论的关注和讨论。在我和这位朋友的辩论中,分歧主要在两个方面:(1)如果川普对中国全部输美产品加征60%的关税,谁最终受损最大;(2)贸易战的冲击是否会让美中关系全面恶化,以致不排除发生战争的可能。

  朋友的观点概括起来是,对中国商品加征60%的关税,美国受到的影响比中国更严重,最终的胜出者是中国而非美国,他提出的主要论据有:其一,川普的征税是对美国进口商而不是对中国企业,世界上没有国家像中国这样能提供几乎所有的产品,美国进口商最后会发现,即使加征六成关税,也不得不进口中国产品,代价则由美国消费者承担;其二,上次贸易战证明,中美贸易总量不但没有减少,还在增加;其三,美国的制造业空心化,到美国内陆地区,工厂大量倒闭,城市一片萧条,美国要重建工业基础,至少需要10年;其四,美国在以哈冲突中因为无条件支持以色列而使自己的道德形象严重受损,对国际的感召力和号召力下降,从而损害了美国和中国对抗的国力。

  我的朋友来美30馀年,对美国有很深的观察,他自己也说跟共和党包括川普的竞选团队一些人有交情,知道他们的真实想法,他本人是在美国做实业,以他所在的行业为例,对中国商品没有替代者。所以他认为,最后受损一定是美国比中国重。他也认为,鉴于美国民众要承担加征关税的代价,他们会反对川普和中国打贸易战,四年后用选票把川普选下去,因此这次贸易战难打得起来。博明虽然在文章中表达了鹰派立场,但没有提出具体措施,而川普也不喜欢打仗,即使博明入阁,川普不会听他的建议,美中两国不会爆发战争。

他一旦当选  要的可是北京的命

(美联社)

  美国制造业撑得起美中关系恶化的苦果?

  朋友的看法具有一定代表性,我知道很多人对美中贸易战和美中对抗的看法同他一样。不过,我的看法和他不同,虽然中国全部产品的可替代性差,还可以通过第三国来规避高关税,但这是需要时间的,在这期间,承受关税代价的尽管是美国消费者特别是中低收入阶层,然而,中国卖到美国的商品保守估算也要在目前的数额上折半,会出现大量企业倒闭,工人失业,这对中国社会乃至政局造成怎样的影响,不难想像。美国最多是换一个新政府,而中国有可能政权更迭,对哪个损害大,不言而喻。另外,也不能简单以上次贸易战美国没有达到效果来推算这次也一样。上次加征的关税是两至三成,但这次高达六成,对中国企业造成的后果肯定不同。

  至于美国制造业的空心化问题,中国官方的评估比很多人都要清醒,按照官方说法,美国制造业还是有很强的竞争力,在中高端制造业上,目前还是领先于中国,只是在中低端方面被淘汰了,所以不能笼统地讲中国的制造业就一定比美国强。需要重视的不只是美中新的关税对抗,此事还会产生极强的外溢效应,中国势必会反制,由此造成的各种影响和后果不是川普能够控制的。川普也许确实只想跟中国打贸易战,但如果他的团队要的是打败中国,在恶意螺旋的效应下,认为川普不会改变想法,两国不可能爆发战争,是否有些一厢情愿?

  固然,川普被大家认为是个交易型政客,不想打仗。然而要看到,中美关系的全面变坏,正是在川普当政后期发生的。新冠疫情爆发后,川普因应对疫情不力眼看会输掉大选,于是加码打压中国,两国差点发生军事冲突,幸被当时的美军参联会主席米利挡住。焉知今天川普的想法还和4年前一样,他不会接受博明等人的主张,或者他本人就认为在美中竞争中,必须打败中国?

  在我看来,下届川普政府和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一个最大不同,如果按博明的意见,是美国愿意承受围堵中国的代价,拜登则想在打压中国的同时,代价最小。既然如此,川普就不太可能在国内其他利益集团的反对下,不兑现竞选诺言,加征关税,这个贸易战会开打的。而只要川普真的对中国全部商品加征六成关税,中美关系就一定会再次全面走坏,战争的可能性是不排除的。

  无论川普或拜登都只会更强硬

  上周六的节目还有另外嘉宾参与,一个嘉宾听了我和朋友的辩论,说川普对中国加征关税是只想要中国的财,但架不住博明等鹰派要中国的命,而中国也会从要命的角度去解读和对待川普的对华政策。所以,问题不在于川普对中国有什么看法,而在于,他上台后,博明等对华超级鹰派是否会入阁。目前美媒列举了蓬皮奥、博明、叶望辉、科尔比、斯金纳等几大鹰派是川普第二任期治理团队的热门入选。如果川普要延揽这些人入阁,本身就发出了一个对华示强的信号,何况天天被这些人包围,想法岂然不会改变?

  我和朋友的辩论不在谁对谁错,而是为听众和读者理解美国的对华政策提供不同思路。我的结论很简单,无论是川普上台还是拜登连任,由于他们都没有再连任压力,在处理同中国的关系上,都会比他们的第一任期更强硬,中美关系未来只会更恶化。但对中国政府来说,川普毕竟可预测性差,所以如果要在两个“坏蛋”里选一个,还是希望拜登当选。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他一旦当选 要的可是北京的命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