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周鸿祎,栽了个大跟头

美女主播撑起基本盘的明星公司,业绩暴雷了。 

投资家网获悉,号称打造“娱乐元宇宙”的港股上市公司花房集团近日公布了久违的年报。数据显示,公司2023年营收25.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9.6%;年内亏损7.97亿元。 

作为“红衣教主”周鸿祎亲自掌舵、指挥的项目,花房集团在竞争激烈的视频直播赛道备受关注。

IPO前,累计拿到7轮融资,获得360、宋城演艺、策源创投、高原资本、芒果文创基金等知名VC/PE、产业资本青睐。2022年底,花房集团在一片掌声中登陆港股,周鸿祎又收获一个IPO。然而,上市不久,这个本该成为港股“靓丽风景线”的公司突遭“变故”。 

一路停牌至今。坑了各路资本,也让“红衣教主”苦不堪言。 

一 

“估计周鸿祎肯定后悔,靠什么美女引流?他自己就是顶流。” 

提起花房集团,相信“互联网老炮”会比较熟悉。它们算是较早杀入视频直播赛道的玩家之一。其前身是大名鼎鼎的视频平台六间房与“美女帅哥安乐窝”花椒直播的合体。 

周鸿祎,栽了个大跟头

“花椒+六间房=花房”。2019年,视频行业竞争异常激烈,媒体更是写出“短视频厮杀惨烈”的标题,快手、抖音为抢占市场份额争夺“老大”,掀起了整个行业的“洗牌之战”。在这样残酷的背景下,无力跟快手、抖音正面厮杀的视频平台,要么死掉,要么报团取暖。 

花房集团便是报团取暖的代表。实际上,它们当时在市场里虽体量不如快手、抖音,却有着“独特性”。第一个是,“视频鼻祖”六间房,在圈内有很大号召力,聚集了一群忠实的“互联网老炮”,注册用户近1亿;第二个是,花椒直播用户画像多为年轻的美女帅哥。二者结合到一起,给市场带来了想象空间。所以,哪怕与“老大”无缘,它们也具备竞争优势。 

更关键的是,花房集团新晋操刀者乃360创始人周鸿祎,他是“资本眼中的定心丸”。由于花房集团的诞生属两个平台合体,背后的事肯定比单独一家公司麻烦不少,周鸿祎决定站出来,以投资方、花椒直播当家人的身份,搞定了双方融资进来的VC/PE、产业资本。 

经过一轮整合,周鸿祎成了公司的大股东,宋城演艺干起了二股东。要说,宋城演艺跟六间房的渊源不是一般的深。当年,北大高材生刘岩创立六间房,凭借《鸟笼山剿匪记》等一系列自制内容火得一塌糊涂,可惜他“不懂资本”被“后浪”赶超,险些一败涂地。 

六间房最困难、几近崩塌的时候,宋城演艺开启了进军VC/PE的步伐,用股权投资开辟天地。但刘岩不喜欢跟资本打交道,宋城演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用“发行股份+现金”的诱惑,以26亿元的“天价”说服他放弃了六间房的控股权。从此,刘岩财务自由,变身富豪。 

彼时,宋城演艺觉得,这笔交易很值。“演艺、娱乐双轮驱动,给自家构建一个繁荣生态圈。”宋城演艺也不傻,买断的前提是“业绩承诺”,2015年-2018年,六间房要完成业绩任务。神奇的是,身处绝境的六间房,绝处逢生了,用累计净利润10.85亿元,完美收官。 

然而,“业绩承诺”一实现,六间房就不在神奇了。 

二 

“大聪明”宋城演艺买下六间房的2015年,现任花房集团CEO的美女创业者于丹,发现了一个风口,“美女帅哥、明星要是搞直播,对互联网老炮、吃瓜群众的杀伤力十足。” 

说干就干。同年,于丹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发起了花椒直播的项目孵化。比起“大聪明”,专业VC/PE一眼就看到了花椒直播的商业前景。在“知名天使投资人”周鸿祎的簇拥下,VC/PE、产业资本多轮投资,把花椒直播视为手里的香饽饽。至于周鸿祎为何看好花椒直播? 

“肯定不是网上传的周鸿祎喜欢看美女。”那太俗了。自从“3Q大战”后,周鸿祎在公众视野消失了一段时间,错过了一些机遇。早年,周鸿祎获取外界关注的方式是,“创业导师”,他参加过各类节目,说过“雷人”的话,画过“美丽”的饼,有过对360未来的反思。 

一边恢复元气,一边周鸿祎给360找出路。布局花椒直播,是他心中“弯道超车”的机会。公司刚创业的两年,风风火火。它们提出过“VR概念”并开发了多种直播营销玩法。比如2016年的“花椒之夜”,堪称直播界的“奥斯卡”,没花椒直播后续风口不会来得那么快。 

让于丹始料未及的是,花椒直播开辟的玩法给其它平台当了“嫁衣”。2018年-2019年,“短视频厮杀惨烈”,一个个大厂横空出世、猛烈出手,把表面“一团和气”的视频行业闹得战火纷飞。处在烧钱阶段的花椒直播,仍未触达商业前景,单360领衔难与更多大厂抗衡。 

“3Q大战”后的周鸿祎刚想卷土重来,“土差点把他卷的人仰马翻”。 

于是他开始报团取暖,寻找“难兄难弟”。这就有了宋城演艺用六间房当二股东的微妙开局。花房集团股权结构里(截至2023年12月31日),周鸿祎持股36.46%、宋城演艺持股35.35%、于丹持股7.9%。新公司前景几何,影响最大的便是周鸿祎与宋城演艺,迫切需要破局。 

这事挺有意思,原来两个平台的创业者刘岩和于丹,逐渐给投资人“打工”。本该投资、收购、拿回报的周鸿祎和宋城演艺化身“创业者”,劳碌奔波想办法改善公司现状。2022年底,花房集团总算杀出一条活路,周鸿祎拉着宋城演艺、几位团队骨干跑港股敲钟。 

上市首日,花房集团盘中一度涨超30%,市值突破36亿港元。周鸿祎开心极了,他又收获了一个IPO。正当他兴高采烈之际,有消息称,花房集团对外投资的公司暴雷了,前者发布了停牌公告。上市几个月停牌的花房集团很快在港股出名,媒体相继跟风调侃周鸿祎。 

三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023年,花房集团旗下花椒直播被监管点名,“排查清理低俗不良信息,从严处理相关责任人。”它们给外界的形象,一落千丈。加之视频直播赛道格局明朗,花房集团前路迷茫。 

今年初,二股东宋城演艺被媒体人吐槽“大冤种”、“大聪明”。它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买下六间房以来,就没过上“好日子”。2020年,宋城演艺业绩暴雷,巨亏17.52亿元。今年1月,宋城演艺披露的2023年度业绩预告,仍不尽如人意,亏损0.97亿元-1.82亿元。 

宋城演艺亏完,花房集团的业绩也暴雷了。根据其近日发布的年报显示,公司2023年营收25.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9.6%;年内亏损7.97亿元。大股东二股东赔钱首当其冲。 

其实,通过今年周鸿祎的种种动作能看出来,在花房集团栽了个大跟头的他,“对这个付出心血,屡屡找麻烦,看不到回报的平台,失去了兴趣。”他的精力已经转移到了哪吒汽车与“个人IP打造”。周鸿祎这个转变大概率与不争气的花房集团有关,“求人不如求己”。 

只是网友不知道,“他990万卖掉座驾迈巴赫,并不是真开心,花房集团又亏了几个亿。”不过,周鸿祎的格局是打开了,搞杀毒软件、互联网、视频直播、AI,他都不是“顶流”。 

现在情况不同了,他成功闯入全球热度最高的新能源车圈,跃升“顶流”。用一位创投平台分析师的话说,“有了流量,就有了一切。你看第一大忽悠贾跃亭,一车未造FF融资超50亿美元,一车未造FF就美股IPO了,后来反复拿交付的11台车讲故事,贾跃亭有什么?”

“车,没有;信誉,没有。有什么?有流量啊。只要热度在,微末的价值就会无限放大。” 

周鸿祎不是贾跃亭,可流量的价值同样在放大,他能扭转花房集团的颓势吗?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周鸿祎,栽了个大跟头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