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韩公司在越南激烈竞争

在河内与北京持续加强经贸关系之际,越南最大的外资伙伴之一韩国企业正面临威胁。观察人士认为,中企扩大布局越南与其产能过剩和避免美国等国对其产品施加惩罚性关税有关,但越南调高跨国企业税率和基本工资,也会侵蚀外企在越南的经济利益。

应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赵乐际的邀请,越南国会主席王庭惠(Vuong Dinh Hue)率领越南高级代表团,于4月7日至12日在中国进行访问。王廷惠4月8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见面,提议两国应为贸易发展创造新动力,并将“越南与中国的大发展战略联系起来”。

王廷惠在访问中还会见了多家中国大企业的负责人,这些公司希望能够广泛全面参与越南的基础设施建设、强化各领域双边合作。

新加坡智库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越南研究项目访问学者阮克江(Nguyen Khac Giang)认为,越中领导人近期的会晤与发言显示,经济合作是目前两国发展双边 关系的重中之重,即便河内对北京雄心勃勃地在东南亚推进“一带一路”项目仍抱持谨慎态度。

阮克江告诉美国之音:“我想在去年两国关系升级为(越中未来)共享共同体,及王廷惠访问北京后,将会有更多的中国项目来到越南,无论是’一带一路’的国家赞助项目、或是私人项目。所以我认为这将是双边关系中非常重要的领域。”

近期的统计显示,中国企业确实正加速赴越的脚步,而这甚至已挤压到其他国家在越南的投资。

产能过剩及避关税 中企扩大布局越南

《日经亚洲》(Nikkei Asia)引述越南计划投资部(MPI)的数据指出,2023年的越南外国直接投资(FDI)数据显示,当年来自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的投资名列前茅,超过韩国对越投资;然而,从越南FDI于1988年至2023年的数据来看,韩国是这些年来一直是越南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资来源地,总投资金额逾800亿美元,超越新加坡、日本、台湾、香港及中国等国家和地区。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分析,中企进驻越南并非新鲜事,因为自美中贸易战于2018年开打后,不少中国公司为了避免制裁,早在数年前就陆续前往越南投资。然而,近期大举向越扩张显示,中国国内的产能过剩,导致中企必须得加速在海外布局。

贺江兵告诉美国之音: “美国财长耶伦说,中国的产能是比较庞大的,(产品)都在中国生产的话,还加上贸易战,欧洲、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对)从中国出厂的产品加的关税、各种壁垒逐渐都来了,所以它(指中企)要到越南去,越南是最重要的地点之一。”

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才于4月8日结束为期4日的访中行程返回美国,她此行聚焦中国的产能过剩问题,要求中国缩减工业生产。

贺江兵还说,实际上不只欧美,就连印度也因与中国的边界冲突问题,开始排除中国供应链,目前只有新加坡及越南等少部分国家大举开放中企,这将使得中国公司更加集中对东南亚的投资。

贺江兵说:“东南亚重点是在越南,这个是由于(中国及越南)地缘上更近一些,越南它人口也多,有一亿多人,它也囤积很大一部分从中国大陆转移过去的产业链,所以这跟产业链的布局有关系,产业链转到哪、中国的企业就会跟到哪。”

香港岭南大学潘苏通沪港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何泺生也与贺江兵看法一致,他对美国之音说:“企业都要找对它最有利的一方去进行投资,越南提供一些机会给中国,当然现在中国的工资水平也是比较高、也可能避开关税,希望从越南那边出口比较有竞争力,所以从商业的角度来看,是非常正常的一个事情。越南是中国的邻居,物流人流各方面都是比较方便,所以(中企加速布局越南)也是顺理成章。”

越企威胁和文化冲击导致韩企发展受阻

在韩国釜山庆星大学(Kyungsung University)全球企业管理系助理教授卡利马格(Joeffrey Maddatu Calimag)看来,韩国与中国企业的竞争确实日益激烈,这使得在越投资的韩企压力倍增。

卡利马格以近期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的举措为例对美国之音说:“三星电子等韩国企业集团显着增加了投资或研发支出,以对抗中国在移动技术上的投资。中国企业在研发方面表现出令人瞩目的成长,这与中国的技术进步相结合,加剧了与韩国企业在越南的竞争,这对在越南经营的韩国公司构成巨大挑战。”

据至2023年年底的统计,三星集团对越南投资金额已达200亿美元,跃升成为越南最大的外国投资公司;另外,韩国镜头模组大厂乐金Innotek(LG Innotek)也于去年宣布,将在越南海防市增资10亿美元,使该公司在越总投资超过20亿美元。

不过,中国科技企业近期也动作频频。 越南贸易部本月表示,中国汽车制造商奇瑞(Chery)已与越南一家公司签署合资协议,将在越南斥资8亿美元建造工厂,抢先比亚迪(BYD)一步,成为首家在越南建厂的中国电动汽车商;此外,根据日经中文网报道,中国太阳能板制造商天合光能(Trina Solar)先前已决定砸下4.2亿美元,在越南太原省进行投资。

卡利马格还说,越南本土企业日益强大的竞争力,也让在当地的韩国企业必须拟定新的战略来应对这项趋势。另据他观察,在越南的韩国企业还面临文化挑战。

卡利马格说:“举例来说,韩国自愿外派至越南的人员,在当地遇到了与职涯发展和文化差异有关的阻碍,像是韩国的学术期刊上,也有许多针对韩企中自愿外派至越南的(韩国)侨民的研究。这些挑战可能会影响韩国公司在越南的营运效率、以及让当地公司难以留住人才。”

越南调高税率及基本工资 外企吃不消

除了这些因素之外,韩国工商总会(KCCI)在越南的首席代表金亨模(Kim Hyong Mo,音译)还对《日经亚洲》表示,越南今年7月将调涨全国每月基本工资6%、以及已于2024年起实施的全球最低税负制,跟明显缺乏包括电力在内的基础设施,将“使外国公司难以做出投资决策”,这恐削弱外国对越南投资的吸引力,意谓着在越韩企恐也因此受到进一步冲击。

对此,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的阮克江说,这显示越南目前仍缺乏财政资源加强基建,所以河内政府正积极呼吁中国及世界银行(World Bank)等国际组织对其提供更多投资或贷款。 阮克江相信,基建问题最终会获得解决,但劳动成本的增加则属不可逆的现象,因此唯有提供技术研发支援、并配合河内政策做出营运调整的外企,才有可能在未来持续占有优势。

阮克江说:“从长远来看,外企必须考虑如何结合(越南)政府的政策支援,才能取得更大的成功,而不仅仅是依赖人力资本。我认为这不仅是韩国公司的问题,也是中国和其他公司的问题。”

对越南来说 中国无疑比韩国更重要

越南资深经济及银行专家阮智孝(Nguyen Tri Hieu,音译)则分析,实际上若中韩两国在越南加剧竞争,而导致有一方在当地经济利益受损的话,这将使河内政府面临两难境地,因为毫无疑问的是,与两个国家保持良好经贸关系,对越南来说都非常重要。

尽管这是河内不想看到的局面,但阮智孝认为,若情况难以避免,越南政府最终会先确保的是中企的投资利益,而非韩企。

阮智孝告诉美国之音:“在越南,人们常说中越关系好比唇齿相依,但越南与韩国的政治关系则较疏远。我认为韩国(对越南)很重要,但它与中国的地位不同。中国(对越南)在政治上、商业上和投资上,可能都比韩国更为重要。所以,越南不能承受让中国投资者处于不利地位的局面。如果越南这样做,他们将让中国领导人、商业和投资人士不满。”

阮智孝认为,虽然越南和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多年冲突未解,但河内则大多采取低调的方式回应相关争议,最主要的原因可能与越南相当仰赖与中国的贸易有关,同时越南也有不少改革开放经验从中国学习而来,因此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打坏与北京的关系。

阮智孝说:“越南的未来取决于中国的未来。中国过往发生的事件,越南未来也会经历同样的事情。”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中韩公司在越南激烈竞争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