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拜登经济学,大获全胜?

由于美国经济繁荣,就业成长,通膨下降,许多人士的共识是“拜登经济学”已经获得平反。不过,彭博专栏作家柯文(Tyler Cowen)提出质疑:拜登的经济政策未必失败,但要说成功,仍言之过早。

柯文完全认同美国有一些迫切的问题,包括去工业化、基础建设破旧、气候变迁、半导体制造落后影响国安等,而“拜登经济学”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尝试性作法。但他所质疑的,在于政府对民间投资给予钜额补贴这项产业政策。“拜登经济学”的核心,是2022年通过的“通膨削减法(IRA)”,成本可能高达5,000亿美元。

长期投资效果 有待时间验证

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些投资能否达到预期的效果,其实并不清楚。政府这笔开支的财源来自举债,而非增加税收,或削减其他支出。政府用借来的钱来挹注新投资,短期间势必会推升工资及促进就业。但最关键的问题,在于这些投资在长期间能否成功。

如果不能,则眼前的繁荣终将转为尘烟。早晚有一天,联邦政府必须把这些借来的钱还掉,届时仍必须增税及削减支出,而这些紧缩性的财政政策将伤害经济,使今天取得的经济利益全部或部分付诸东流,净效果甚至可能成为负数。

反过来看,如果新投资当真成功,未来产出将增加,则财政窟窿便能获得控管。“拜登经济学”的捍卫者往往假定这种情况会出现,但这毕竟还是个不确定的问题。当然,基于同样的理由,反对“拜登经济学”的人士也不应该假定将会出现最糟糕的结果。

然而在猜测未来的成败之际,模糊了这些投资一个更深入的问题。就是这些投资是否明智?或换一种方式来问,就是该用何种适当的方法来判断这些投资?

最后,全世界需要更多的绿色能源,是科学上的共识。柯文指出,换句话说,全世界需要的是降低排碳量。但另一种现实是,美国拥有更多的绿能,却出口更多的石油与天然气,刺激全世界对非绿能的需求。

由於美國經濟繁榮,就業成長,通膨下降,許多人士的共識是「拜登經濟學」已經獲得平反。不過,彭博專欄作家柯文(Tyler Cowen)提出質疑:拜登的經濟政策未必失敗,但要說成功,仍言之過早。歐新社

降低碳排放量 全球性的任务

光是美国变得更绿,这远远不够。真正的目标应该是产生新科技,使绿能够便宜,让全世界大部分国家都能负担得起。“拜登经济学”有可能促成这种情况,但结果却不确定。展望未来,任何因应气候变迁的解方,都必须因应中国,以及印度与非洲的情况。因此另一种做法,则是补贴更便宜的绿能科技,让全世界都能采用,但这显然不是“拜登经济学”做的事。

对于“拜登经济学”在能源领域缺乏全球性的格局,辩护的说法之一就是美国最多只能希望“管好我们自己的事”。这或许没错,但不会改变现实的情况。如果这些新投资并未带来一个比现在绿得多的世界,则到头来这些投资必然失败。

由於美國經濟繁榮,就業成長,通膨下降,許多人士的共識是「拜登經濟學」已經獲得平反...

另一项可能的结果较为乐观:也就是说,全世界不需要“拜登经济学”的支持,仍将迈向更便宜的绿能。但果真如此,则“拜登经济学”所做的绿能投资,仍将难以合理化。为何美国不能直接从其他国家借取更廉价的绿能科技?

“拜登经济学”最有利的脚本,就是由美国的投资领头,透过加速创新及更浅的学习曲线,获致较便宜的绿能,而且这是其他国家所做不到的事。的确有此可能,但未必是最可能的结果。

鼓励绿能发展 少了国际视野

“拜登经济学”的另一特色,就是强调多支出、多收获,而不是设法降低成本。举例而言,企业若投资高工资的绿能计划,便能得到高出许多的补贴;结果只会产生昂贵的绿能,而非廉价的绿能。这也更加令人怀疑“拜登经济学”是否是以全球性的视野,来鼓励绿能,因为大部分国家都无法像美国一样负担得起更昂贵的绿能。

重视就业,又引发另一项问题:“拜登经济学”是否想要达到太多的目标?哈佛经济学者、产业政策专家罗德里克(Dani Rodrik)最近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访问时强调,成功的产业政策应该聚焦于单一目标;“你想要做成的事愈多,就愈不可能达到这些目标”。纽约时报专栏作克莱恩(Ezra Klein)也提出类似观点,讽刺拜登国内政策的作法是“综合口味贝果”。

还值得一提的,就是“拜登经济学”在气候领域并没有任何与碳税有关的做法,而研究证明碳税能使气候产业政策更有效率,且在财政上更加健全。平心而论,无论是过去与现在,碳税在政治上都不可能落实。但尽管如此,仍须将两项截然不同的问题区分开来:就是“这项政策是否行得通?”,以及“我们是否已经做了一切的努力?”。不幸的是,就算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是yes,却并未搞定第一个问题。

芯片与科学法 欠缺配套做法

“拜登经济学”当然不只有IRA一项。总额520亿美元的“芯片与科学法”(CSA),目的是使美国拥有自己的国内半导体产业,以降低对台湾及韩国的依赖。

这套思维的确合理,但在执行上与愿景并不配套。拜登政府的审批作业相当缓慢,而且在土地使用、建厂许可及环境评估等方面的做法也大有问题,都阻碍设厂流程。再者,美国技术劳工供给不足;而且由于补贴与未来的法规环境充满不确定性,企业也不愿迅速做出投资承诺。美国可能还需要好多年,才能够自行生产高品质的芯片。

国会已经开始设法简化芯片厂及绿能补贴的审批流程,而拜登政府也支持其中一种版本,但并未列为优先推动的工作。因此就目前而言,在台湾或日本设立芯片厂,将比在美国快得多。台积电熊本一厂上个月才刚刚动工,现在已在规划第二厂。

柯文认为,CSA与IRA都面临一项核心问题,就是政府支出庞大,但在法规松绑方面却做得很少。设立更多芯片厂的主要障碍在于官僚作业,而不是财务问题。这也是拜登政府的优先要务。更重要的,在于CSA的目的究竟是使美国的高阶芯片制造能够自主?还是执行及紧缩劳动与环保标准?美国必须做出抉择。然而截至目前,政府并无意选择。

“拜登经济学”还有哪些?经济学家克鲁曼最近做出总结:“大幅扩张欧记健保覆盖范围,缓解学贷负担,庞大基础建设支出,大力推动半导体与绿能已带动制造业投资激增”。

由于美国经济繁荣,就业成长,通膨下降,许多人士的共识是“拜登经济学”已经获得平反。不过,彭博专栏作家柯文(Tyler Cowen)提出质疑:拜登的经济政策未必失败,但要说成功,仍言之过早。路透

免除学贷债务 反对声浪仍大

改变欧记健保基本上是个独立的议题。至于拜登政府免除学贷债务,可以视为“拜登经济学”的代表作之一。在重大经济政策中,很少有如此之多的经济学者都予以反对,包括偏向民主党的经济学者。这项政策的金额高达4,300亿美元,只有一些念过大学的人能受惠;就算将最高收入者排除,这一群人的经济前途仍高于平均水准。

所幸最高法院驳回了这项计划,不过政府又再提出规模较小的版本。这一段过程发人深省,就是当拜登政府自行其事,没有国会的指引时,则推出的计划不仅是累退性,而且成本超高。

柯文主张,所有美国民众都应该对“拜登经济学”的投资计划乐观其成;坚持这些计划必然失败,本身就太过武断。但现在还没到裁决的时候,而且还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做出评价。同理,现在就宣告“拜登经济学”大获全胜,也为时过早。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拜登经济学,大获全胜?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