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性侵近百少女 雇妓女强上14岁儿子 他终于被抓了

  巴哈马,美国佛罗里达东南面一个小岛国,繁华的旅游胜地掩盖了这个国家的贫苦。

  阳光、海浪、珊瑚礁,再加上富人纸醉金迷的海上度假派对,和巴哈马本土的贫困极端割裂。

  几十年来,一个来自加拿大的国际富豪Peter
Nygard(简称尼加德)牢牢地扎根在这里,以金钱和权势威逼利诱,狩猎贫民窟里的女孩和女性。

  引诱、下药、强奸、封口…她们就像被用过即扔的垃圾一样,被迫成为有钱人的玩物之后又被随意丢弃。

  2015年6月的一段偷拍视频里,尼加德坐着车从车窗往外看,他说,外面有很多女人,他都还没跟她们上过床。

  “你看到那些厕所了吗?”他问道。

  他把那些女孩叫做“厕所”,她们年轻、苗条、臀部丰满,在尼加德的眼里,身处贫民窟、无权无势的漂亮女孩和待宰的羔羊没什么区别。

  他甚至要更侮辱性地物化她们,叫她们“厕所”,因为作为一个有金钱权势、和王室名流交好的顶级富豪,他深知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他摆不平的。

  今年79岁的尼加德出生于芬兰,上世纪60年代他在加拿大创立了一家运动服制造公司,并将其发展成为一家全球服装企业。

  据估计他的身家超过7亿美元(约46亿人民币),是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

  他一直被视为加拿大最大的时尚影响者之一,他旗下的办公室遍布世界各地,包括多伦多、洛杉矶和纽约。

  金钱他有了,权势也要有,英国安德鲁王子造访过他的加勒比海豪宅,他在巴哈马的庄园里招待过奥普拉、乔治布什等政客名流。

  安德鲁王子和尼加德

  他是出了名的把职业生活和私人生活混杂在一起,他在办公楼里建造豪华公寓,

  1980年的一篇新闻报道把他办公室的一片区域描述为“露天电影院”,有镜面天花板和一张沙发,“按下一个按钮”就会变成一张床。

  尼加德几乎把所到之处都改造成了纵情享乐的地方,他在巴哈马富人区建造了一座“享乐宫殿”,是一座仿造的玛雅神庙,一个郁郁葱葱的度假胜地。

  里面有吞云吐雾的蛇形雕塑、咆哮狮子的雕塑、放着脱衣舞杆的迪斯科舞厅、泳池、马场…

  还有一个人类水族馆,袒胸露乳的女人们穿着美人鱼尾巴在水里摆动。

  一切极尽穷奢极欲,很多个周日的下午,尼加德都会在这个庄园里举办“红粉派对”,为女性客人提供免费按摩、美甲、骑马和无穷无尽的酒精。

  他有针对性地狩猎会被利诱的贫穷女性,在商店、俱乐部和餐馆招募女性参加所谓的“派对”。

  据他的一位私人助理回忆,“有一次,他说‘我不知道你从哪儿找到这些女孩,但贫民窟里也有漂亮的女孩。’

  ‘你要找那些需要帮助的漂亮女孩。’”

  曾经为尼加德工作过的前员工说,他们在客人到达之前会给他们拍照,然后上传给老板(尼加德)看。

  只有那些年轻、苗条、臀部丰满的人才能被允许进入,而这些女孩就是尼加德眼中的“厕所”。

  女演员杰西卡阿尔芭在2004年的时候曾经参加过一次尼加德的派对,她后来对这次派对的评价是——“很恶心”。

  “那些女孩看着大概就14岁左右,就在浴缸里脱衣服。”

  (杰西卡阿尔芭)

  同样是2004年,一个高中辍学的女孩找到了进入尼加德庄园的途径,Tamika作为一个来自贫困社区的孤儿,当认识的DJ邀请她去参加放纵派对的时候,她没有拒绝。

  她在那里喝了太多的酒,最后光着脚穿着比基尼进了浴室,等她出来的时候,她的朋友已经走了。

  尼加德把她带到楼上,强奸了她。

  Tamika的经历是几十年来无数被尼加德侵害的女性缩影,2011年,一个14岁的女孩参加了某次“红粉派对”,她的妈妈请求尼加德赞助她参加一场选美比赛。

  她还记得当时的房间里,有数不清的模特,年少的她兴奋地想着“我以后也能成为这样吗?”

  然后她被灌醉、下药,被尼加德带到了楼上强奸。

  2015年,一个同样是14岁的女孩在街头偶然遇到尼加德后,被邀请去庄园参加模特面试,在那里尼加德侵犯了她。

  (一位不愿露面的受害者)

  所有的受害者陈述基本都是一致的,这位时尚大亨以18岁以下、经济背景贫困的女孩为目标。

  通过威胁、虚假承诺模特机会或其他职业晋升、经济支持,以及其他胁迫手段对她们进行控制。

  受害者除了无权无势的贫穷女孩之外,还有为他工作的女性员工。

  多年来,他多次被指控要求女员工满足他的性要求。在加拿大温尼伯和美国洛杉矶,有九名女性曾经指控尼加德性骚扰或性侵犯。

  但被伤害的女性远远不止这些,更多的受害者在面对权势滔天的富豪侵害时,本能地选择了沉默。

  1978年,19岁的Debra
Macdonald担任了尼加德的秘书,她要面临的不仅是尼加德不断的骚扰,试图抓她的胸,还有无孔不入的不适氛围。

  “有一次,他把我叫进办公室,当时电视上正在播放一部色情片,我感觉非常恶心。”

  1980年,温尼伯警方指控尼加德强奸一名18岁女子,但由于这名女子拒绝作证,案件被撤销了。

  同一年尼加德在香港出差时,又强奸了一位同行的女性雇员。

  这名受害者是一个来自丹麦的单亲妈妈,她说她担心警察会不把她当回事,而她会失去名誉和工作。

  仅仅一年多以后,这名女性无缘无故就被解雇了,当她威胁要将自己被强奸的事诉诸媒体时,公司经理给了她6700美元,并为她写了一封推荐信,让她保持沉默。

  “我知道正确的做法是报警,但不知道怎么地,我觉得自己会一败涂地。”

  1995年,一名新雇员被从机场带到尼加德的办公公寓,在那里,他“违背她的意愿”与她发生了性关系。

  她起诉后,这场诉讼最终达成了一项保密协议。

  据温尼伯自由报报道,1996年,尼加德的公司就三名前员工对他的性骚扰投诉达成和解,赔偿约1.5万美元。

  狩猎、控制、侵害、威逼利诱封口…这一套流程尼加德和他的手下已经熟练运用了几十年。

  女性受害者出于丢掉工作、名誉损毁以及羞耻、恐惧心理等原因,绝大多数都选择了沉默。

  示意图

  尼加德不仅不把力量微薄的年轻女孩们放在眼里,就连调查他的媒体、对手,他都能通过钱权成功打压对方。

  他的势力太强了,警察和当地记者在他家共进晚餐,巴哈马政党中也有他的盟友。

  他吹嘘自己在2012年竞选时给了某党派500万美元,这种操作是合法的,因为巴哈马没有竞选财务法。

  在该党派赢得选举之后,尼加德炫耀式地晒出一个视频,内容是六名部长访问他的庄园。

  官商勾结,再加上巴哈马警方极度不重视性侵案件,执法部门被认为是该国最腐败的公共机构,受害者想要得到正义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而那些调查尼加德的媒体机构,他也有办法把他们拖垮。他拖延诉讼,提出无数动议,要求拖延,一直到把对手拖死。

  这个世界上,能跟亿万富翁耗着打官司的人太少了。

  Louis Bacon(简称培根)却是个例外,他是美国对冲基金亿万富翁,他的巴哈马别墅就坐落在尼加德庄园的旁边。

  而他的财富资产是尼加德的两倍。

  所以在2009年,他和尼加德因为两家共用的车道起了争执,并且战况逐渐升级的时候,培根一点都不怵。

  Louis Bacon

  其实事件开端对于他们这种亿万富翁来说,完全是小事,但也许人顺风顺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惯了之后,就见不得别人忤逆自己的意思。

  就这样,小摩擦变成了两股强大势力之间长达十几年的大型撕逼。

  尼加德在巴哈马做土皇帝做惯了,他先是起诉邻居培根多年前改动两家共有的车道,后来又起诉政府,说政府和培根合谋,逼他离开这个岛。

  培根:我看起来像吃饱了撑的吗?

  但尼加德不管,他继续出损招,花钱让记者抹黑培根,

  还让人参与街头抗议,说培根是三K党(奉行白人至上主义和歧视有色种族的党派)。

  尼加德资助的网站还声称,培根要为几起谋杀案负责。

  莫名其妙被这一顿操作针对了的培根,既然已经被盯上了,那他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

  “这是对我、对我的名誉、对我的安全的侵犯。”

  尼加德使的损招都是给培根抹黑,但培根就不一样了,他花钱雇了一小群律师和私家侦探,其中包括FBI和苏格兰场的退伍军人,让专业人士来对付尼加德,找他违法的证据。

  这些专业人士揪起小辫子来那就完全不是小打小闹了,尼加德这么多年干过的坏事不少,吃的官司也不少。

  一次调查中,培根听到了尼加德和十几岁未成年女孩发生性关系的事,于是他知道,突破口来了!

  他就让他的团队在巴哈马寻找那些曾经指控尼加德性行为不当的受害者,支持她们联合起来起诉尼加德。

  多年来,尼加德一直坚称,是培根花钱雇人抹黑他。

  培根则表示:绝对没有这种事。

  但事实真的像培根说的那么大义凛然吗?《纽约时报》发现,培根的团队制造了漏洞,在巴哈马群岛向目击者和指控者赠送了金钱和礼物。

  手下干的事,培根就假装不知道。

  他们也没有直接向巴哈马的律师和调查人员支付报酬。

  而是通过一个叫“避难所”的非盈利组织,培根慷慨地捐助了这个组织,而该组织就是培根的调查人员创建的。

  所以…归根结底,不管走了多少道程序,羊毛还是出在培根身上,尼加德说他花钱买证人也不算有错。

  不过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培根团队找到的人都是曾经在弱势时就指控过尼加德的女性,她们当时因为没钱、恐惧等原因放弃了诉讼,现在培根因为个人恩怨资助她们打官司,也可以说尼加德报应不爽。

  但这也绝非什么迟来的正义,因为无论是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尼加德利用钱权逼女性放弃诉讼,还是现在培根为了打垮尼加德资助受害女性打官司,他们都只是把女性看作工具。

  那些真正受到伤害、被物化、被骚扰、被强奸的女性,似乎成了其中最微不足道的存在,被两个强大男人之间的争斗所支配。

  无论是施加痛苦,还是找回公道,都由不得们来决定。

  在尼加德眼里,她们是厕所,

  在培根眼里,她们是工具。

  示意图

  就在这两方的博弈当中,屡次出现了证人改口的反转剧情,明明刚开始说自己指控尼加德性侵的受害者,后来又说自己是被培根的工作人员收买了,编造了一切来污蔑尼加德。

  这其中的一团乱麻,明显是双方都下场介入,才让受害者的口供改来改去。

  女性终于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这场资本的较量里,女性的声音变得无足轻重,但也正是她们看似无足轻重的声音,让混乱的局势开始变得清晰。

  在培根资助的律师和调查人员声称,尼加德在巴哈马强奸了多名少女之后,

  今年2月,纽约另一名律师代表10名女性对尼加德提起联邦诉讼,指控他性侵犯。

  该诉讼称,尼加德利用他的公司和员工,招募年轻受害者,并向他们提供酒精和毒品。

  诉讼里还说到,尼加德贿赂巴哈马警察,让他们撤销报警记录,他还和当地政客一起共享女性。

  这起诉讼的律师是自己做的调查,跟两个富豪都没有关系,也从未向任何原告或证人支付报酬。

  在美国律师提起诉讼后,陆续又接到了三十多个女性打来的电话,指控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遭到了尼加德的性侵。

  最关键的是,这些主要来自美国和加拿大女性的新指控,她们的案件和两个富豪邻居间的撕逼完全无关。

  她们都是看到这一起集体诉讼后,鼓起勇气加入到反抗尼加德的行列中的。

  示意图

  即使是被欺凌的弱者,团结起来也能发出震撼强者的声音,在没有任何一方干预的情况下,单单是女性受害者群体集结就足以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扳倒尼加德。

  她们中大多数都是在几十年前遭受的侵害,当时要将这件事大声说出来,受到的困难和阻力一定比现在大得多,她们被恐吓沉默了几十年。

  但现在,她们决定不再沉默,即使人微言轻,只要和其他女性在一起守望相助,也不必再惧怕尼加德。

  集体诉讼后,联邦当局突击搜查了尼加德在洛杉矶的家和纽约的公司总部,丑闻带给尼加德的影响是巨大的,很多大客户都放弃了他的时装系列。

  他很快辞去了公司的职务。

  今年3月,该公司在加拿大和美国申请破产。

  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在看到希望的曙光后,也纷纷站了出来,其中竟然还包括尼加德的亲儿子。

  在今年8月一起令人震惊的新诉讼中,尼加德被指控雇佣他的性工作者女友强奸两名未成年儿子。

  媒体获得的起诉书称,两起强奸案相隔14年,都发生在尼加德的命令下。

  尼加德一共有7个孩子,而他居然对自己熟悉的一个妓女说,想让她把其中一个儿子“变成男人”,当时那个儿子才14岁。

  雇妓女给未成年孩子破处…简直闻所未闻。

  经过几个月的调查,集体诉讼的当事人越来越多,除了2月份最开始的10位女性外,

  还有在此期间被女性力量所震撼吸引的其他三十多位受害者,到8月份的时候,集体诉讼已经由57名女性组成。

  尼加德的两个儿子发起诉讼,也是为了支持其他受害者。

  来自美国、加拿大、英国和巴哈马群岛的受害者、目击者们汇聚在一起,说出真相,他们的声音让全世界都听得到。

  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远远超过了两个富豪撕逼的范畴,其实这两个男人都视女性为工具,

  尼加德觉得女性是泄欲的工具,培根觉得女性是复仇的工具,他们并不在乎女性本身。

  真正改变了女性受害者们命运、为她们讨回公道的,是她们自己。

  是她们对抗恐吓威胁,顶着压力勇敢地站了出来。

  昨天,美国当局表示,他们对彼得·尼加德提出9项指控,包括敲诈勒索和性交易。

  尼加德已经被加拿大警方拘留,美国当局正在准备引渡他。

  强权即将倒塌,即使他的衰败是因另一个强权的攻击而起,但造成他真正陨灭的致命一击是来自他始终看不起、物化的“厕所”。

  女性终于用自己的勇敢,狠狠地甩了这个自大的老男人一耳光。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狩猎性侵近百少女 雇妓女强上14岁儿子 他终于被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