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国出手中亚 难挑战中国主导地位

最近,美国政府在中亚召开了首届中亚与美国商业峰会(B5+1)。此举是继中国去年首次成为与中亚五国之间的最大贸易伙伴之后的一项举措。

今年3月13日至15日,首届“五加一”(B5+1)商务论坛在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举行。政府官员、商业巨头、专家和投资者齐聚一堂。B5+1代表着中亚五国与美国之间的商业合作。

根据主办此论坛的美国商会国际私营企业中心(CIPE)表示,该活动旨在履行C5+1纽约宣言中的承诺,重点是促进更紧密的地区经济一体化,增强美国在中亚的私营部门贸易和投资。

C5+1框架是一个为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美国提供外交互动平台的机制,最初建立于2015年,最近于去年秋季在纽约举行了首次元首峰会。

B5+1指的是中亚五国与美国之间的商业关系,而C5+1涉及中亚五国与美国的政府关系。C5+1涵盖了大战略,而B5+1则包括商业成分。

根据国际私营企业中心(CIPE)责任投资中心主任埃里克·洪茨(Eric Hontz)的说法,B5+1论坛是双方商业界进行有深度对话的平台,能够促进建设性沟通并优先考虑改革议程。

“我们希望通过这一进程建立起一套制度化的对话机制,让私营部门能够主动提出问题和解决方案,并与该地区政府进行合作。”洪茨告诉美国之音。“几年来,我们看到中亚五国的企业实际上领导了对中亚地区的投资努力,商业界积极支持更多的区域对话。”

3月15日,国际私营企业中心发布了B5+1论坛的最终公报,呼吁加强公私对话,释放该地区的潜力,并提出了刺激外国投资和市场准入的政策措施。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与参加美国-中亚(C5+1)部长级会议的中亚各国外长合影。(2023年2月28日)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与参加美国-中亚(C5+1)部长级会议的中亚各国外长合影。(2023年2月28日)

最终公报指出,在B5+1论坛召开之前,与会者确定了五个优先发展领域,这些领域对国际投资者最具吸引力,对于发展地区市场至关重要。其中包括“交通和物流、电子商务、旅游、绿色可再生能源和农业业务。”

根据最终公报,这次论坛的参与者包括来自C5+1国家的代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以及来自美国和其他10个国家的代表,5个国际组织和超过400个商业协会。

洪茨表示,该论坛和最终公报是一年多工作的成果,预示着未来将成为每年举办的活动。

“当地的CIPE员工举办了数十场圆桌讨论、听证会和研讨会,以明确一些具体的请求和优先事项,以便与政府合作解决问题,”洪茨表示。“每年的论坛将使我们能够检查进展情况,看看哪些地方已经取得了进展,哪些地方可能需要继续支持和鼓励。”

根据洪茨,美国希望这一可预见和透明的过程能够鼓励中亚国家政府将私营部门视为从下而上创建更加繁荣的中亚的合作伙伴。

“中亚地区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我们希望这一小小的贡献能够促进该地区和美国之间、政府和企业之间的更大信任,共同迈向繁荣,”洪茨说。

然而,格拉斯哥大学的欧亚研究教授卢卡·安切斯基(Luca Anceschi)教授对B5+1倡议的长期影响表示谨慎乐观。他虽然承认其旨在建立该地区良好规范的单一市场,但安切斯基对其是否能立即挑战中国根深蒂固的经济影响能力提出了质疑。

“这一倡议是否会实现,这是一个大大的问号,考虑到当地国家传统上对相互之间的政策协调都不大情愿,这仍有待观察,”安切斯基告诉美国之音。“在短期内,我并不认为B5+1有足够的力量来对抗中国在该地区的商业影响力。后者是一个长期存在,并且在多层面建立了经济框架,主要建立在中国的大陆主义和与中亚的紧密联系之上。”

据安切斯基称,B5+1的显著之处在于其赋予中亚企业推动市场一体化的策略,反映了对基层一体化的关注,这在该地区迄今为止并不常见。

“该地区的商业经营环境常常不透明,五个中亚国家的经济格局存在差异,美国在中期内与当地利益相关方保持一致的能力也并不明朗,尤其是在总统大选即将到来之际,”安切斯基表示。

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全球中国中心研究员邱芷恩(Niva Yau)认为,B5+1倡议是一项充满希望的实验,旨在优先考虑贸易组成部分,以实现美国在该地区的长期政策目标。

“B5+1倡议是美国在该地区进行的一项值得称赞的实验。我还观察到其他地区也出现了类似的趋势,特别是在东南亚,美国外交政策开始优先考虑贸易成分,不仅是为了利润,也是为了长期的政策目标,”邱芷恩告诉美国之音。

邱芷恩表示,鉴于当前的不平衡状况,中亚领导人已经认识到在中国以外实现进出口结构多元化的重要性。

“尽管中亚与中国有着牢固的战略伙伴关系,但美国主导的努力正值中亚对新想法持开放态度的关键时刻,”邱芷恩说。“虽然存在一些弱点,特别是由于中国与该地区的长期贸易关系,但这种接触对于中亚的经济多元化来说是早该发生的,也是必要的。”

同时,上海合作组织前秘书长、乌兹别克斯坦前外长诺罗夫(Vladimir Norov)表示,中国“一带一路”等战略在中亚取得了成效。

诺罗夫对美国之音表示:“因为中国在地理和文化上与其较接近的国家的情况有更好(不是完美,但更好)的了解。”他补充说,涉及中国的区域机制,特别是上海合作组织(SCO),总体上在加强合作方面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美国出手中亚 难挑战中国主导地位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