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川普“哭穷” 詹乐霞不买账

纽约州总检察长詹乐霞周三反驳了前总统川普的说法,即他无法获得超过4.6亿元的保证金。詹乐霞表示,法院应该拒绝川普提出的不提交全额保证金的“特殊要求”。

周一,川普的律师告诉处理上诉的法院,他和其他被告在3月25日之前提交4.6亿元的保证金“实际上是不可能的”。

在周三的回应中,纽约州高级助理副检察长丹尼斯·范称川普的请求“在程序上不恰当”,并表示法院应该无视它。他表示,川普的问题应该在更早提出,而且他本来可以这样做。

今年2月,一名纽约法官命令川普和他的同案被告支付超过4.5亿元的罚款和利息,这是纽约历史上最大的企业制裁之一。川普必须提交全额判决金额的保证金,才能继续上诉。詹乐霞表示,如果他无法拿出这笔钱,该州将没收他的部分资产。

范还驳斥了川普提出的许多主张,并指出川普并不是必须只使用一家担保公司来提供全部保证金,而是可以将多个担保人组合起来以获得全部担保。

“被告声称不可能获得全额保证金的说法是基于一个错误的前提,即他们必须从一个担保人那里获得4.64亿元的全部判决金额。”范写道。“但上诉各方可以将大额判决的保证金分摊给多个担保人,从而将单个担保人的风险限制在较小的金额,例如每个担保人的金额为1亿或2亿元。”

范还质疑为什么川普不能将房地产资产作为抵押品,并暗示这可能是因为这些房产估值存在欺诈。

“据法院推断,担保人可能拒绝接受被告的特定资产作为抵押品,因为使用川普的房地产通常需要进行‘财产评估’,而且他的资产远没有被告声称的那么有价值,”范写道。

稳获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川普多年来一直严厉批评詹乐霞的调查,称自己是民主党人政治迫害的受害者。詹乐霞办公室通过调查发现,川普和他的公司利用虚假的房地产和净资产估值来获得贷款和保险条款,一名法官判定,这些条款导致了数亿元的“不义之利”。

此外,范还批评了川普集团总法律顾问艾伦·加滕的一封信,信中说该公司联系了30多家担保公司。根据加滕的说法,大多数公司没有“财务实力”来支持如此大规模的保证金,而“绝大多数”有资金的公司“不愿接受与如此大规模保证金相关的风险”。

范敦促上诉法院无视加滕的要求。

“他个人参与了欺诈和非法行为,导致了这起案件的判决,”范写道,并引用了2月16日的判决。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川普“哭穷” 詹乐霞不买账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