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形势严峻 这个大窟窿北京快堵不住了

  中共地方政府债务规模不断加大,形势极为严峻,中共近来发行多种特殊债券,但恐怕仍很难填补地方债务的窟窿。

  中国债券信息网披露的文件显示,贵州省拟于3月18日发行“特殊再融资债券”215.6亿元(约30亿美元)。这是贵州省半年来第六次发行特殊再融资债券。

  自去年10月以来,中国各地陆续启动发行特殊再融资债券。据统计,截至目前,披露的特殊再融资债券总额已近1.5万亿元(约2080亿美元)。

  但这还远远不够,天风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孙彬彬估计,在“极端乐观”的情形下,2023年10月至2024年预计发行特殊再融资债券2.8万亿元(约3890亿美元)。

  中共发行的普通“再融资债券”用于偿还到期旧债的本金,指定用途;而“特殊再融资债券”用于偿还地方政府存量债务,可以灵活使用。

  中共历史上,特殊再融资债曾出现过两轮发行高峰,都是在最近几年。第一轮是从2020年12月至2021年9月,共计发行6278亿元(约872亿美元),主要用于建制县隐性债务化解试点。第二轮是从2021年10月至2022年6月,共发行5042亿元(约700亿美元),主要用于全域无隐性债务试点,集中于北京、广东、上海。

  而本轮特殊再融资债券的发行规模之大、节奏之快,远超以往。

  中共连发特别国债

  在刚刚结束的中共“两会”上,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称,政府从今年开始,拟连续几年发行“超长期特别国债”,今年先发行人民币1万亿元(1390亿美元)。

  一般认为,发行期限在10年及以上的债券为“长期债券”,“超长期”通常不少于30年。2009年,中共曾发行50年超长期国债。

  台湾宏观经济学家吴嘉隆分析指出,发行特别长期的国债,等同于现在这个政府不用还。他说,如果中共这个政权十年后垮了,这个债它就不用还了。如果几十年后还没垮,那现在掌权的人大概也都不在了,以后的政府再去处理。“这不是存心要还债的一种借钱方式,上来就准备赖账的。”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发行特别国债的时间节奏明显加快。前几次发行分别相差九年、十三年,而最近两次发行相隔不到半年,最后这笔还要“连续几年”发行。大量分析认为,中共最近发行的特别国债,与其地方债的严峻形势有关。吴嘉隆说,公务员总要发工资,武警、公安都要发工资,就是所谓维稳的系统还要运作下去。地方债,绝对涉及到社会稳定跟政权稳定。

形势严峻  这个大窟窿北京快堵不住了

  中共地方债形势严峻

  近年来,中共地方政府债务规模不断扩大。2023年地方政府总计发行债券9.34万亿元(约1.3万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其中新增债券46,571亿元(约6470亿美元),同比下降2%;而再融资债券46,803亿元(约6500亿美元),同比上升79%。

  再融资债券,自中共地方政府从2018年开始发行以来不断增长,从当年的6817亿元(约947亿美元),到去年已翻了687%。

  截至2023年末,官方公开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已突破40万亿元(约5.5万亿美元)。

  上述债务只是显性债务,隐性债务的余额更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华尔街投行估计,中共地方政府尚未偿还的隐性债务总额约为7万亿至11万亿美元。实际上可能没有人确切地知道中共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有多少。吴嘉隆指出,债务经济导致的债务压力,会让整个消费跟投资都收缩,会形成所谓的通货紧缩状态,然后价格会下跌,股市、房地产市场行情都会走下跌趋势。接下来整个中国经济会因为债务模式的破灭而走上通货紧缩的道路。

  中共央行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底,在此前的两年期间,中共印发了约54万亿元人民币(约7.5万亿美元)。中共增加货币,本来是希望能够进入实体经济去流通,刺激经济,但是实际上,这些钱都变成贷款,变成存款。大家都在预防性地储蓄,不敢花钱,即使是企业也不太敢投资,这样就会形成一个流动性陷阱。好像一个黑洞一样,你不管倒入多少钱,货币不管放水多少,好像有一个无底洞,把你放的水都吸收掉。其背后的原因就是信心危机。

  吴嘉隆预计,整个中国经济会陷入通货紧缩状态非常长的一段时间,估计会比日本“失落的三十年”更为严重。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形势严峻 这个大窟窿北京快堵不住了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