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一个关于中国人的“黑话”,在美国火了

中共党媒环球时报文章:16日,美国知名时政评论人唐·卢克突然发布了一则莫名其妙的推文,他声称“中国人杀死了耶稣基督”,随后引发了许多网民的热议。

可大家看了他好几条帖子后发现,原来“中国人”已经成了美国网民最近发明的某种“黑话”,以对抗社交媒体平台的审核。

事情还得从他在3月9日的发文说起。当天,卢克发布了一则长文,突然指责中国人在操纵美国的文娱界,迫使黑人说唱歌手必须宣传有利于中国人的内容。对那些“不合作”的人,中国人将借助自己在商界的资源打压对方,甚至还会动用暗杀等极端手段。迄今为止,这则推文就获得了5000多次转发,近2万次点赞。

许多网民刚看到这条内容,都觉得这番奇谈怪论非常难以理解。有人还专门辟谣称美国音乐行业的大多数高管是犹太人而非中国人,他还要求平台更正这条已经有370万人阅读的帖子,避免“谣言”继续扩散。

一个关于中国人的“黑话”,在美国火了

然而得知内情的网民却给大家科普道,卢克并不是真的在指责中国人,他这些推文里的“Chinese”(中国人)是美国网络里大家心照不宣的暗号,专门用来指代以色列或者犹太人。

因为许多美国网民发现,在美国公司运营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当你发布任何关于“犹太人”、“以色列”的内容,很可能会被平台限流甚至删帖。但如果你发文指责中国人,平台不仅不会审核你的内容是否属实,甚至还会给你更多的流量扶持。

尽管这种猜测并没有什么具体证据,但许多美国网民却表示这个推测很符合自己的感受,而卢克有关“中国人”的帖子也确实收获了远高于他其他发文的流量,帮他吸引了过百万的关注者,以至于不少人都相信这个说法,“用中国人代替犹太人”这个“美式黑话”也被更多人了解和模仿。

尝到甜头后,卢克这几天又接连发布了“中国人控制好莱坞”、“中国人控制了美国,法律不允许任何人批评中国人”,以及前面提到的“中国人杀死了耶稣”帖子。

在卢克这些帖子的评论区,一开始有不少人调侃他的做法“在玩一种很有趣的行为艺术”,可随着他不断发帖且获得巨大的流量,已经有越来越多人开始认真思考起他这些话背后的隐喻,开始激烈地争论他对犹太人的看法是否属实,也有不少人抨击他在传播危言耸听的阴谋论。

有趣的是,卢克关于“美国网络纵容对中国人的污蔑”这个判断,倒是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没人对此有任何质疑,仿佛这是某种早就见怪不怪的“定律”。

延伸阅读

美国大选爱打中国牌 因很多人真的相信中国要毁灭美国

正如我前一篇文章所说的,川普赢下初选没什么好奇怪的,他代表了共和党的发展方向,很多精英和媒体在之前大惊小怪,只是迟迟不愿意接受现实而已。

怎么还是你俩?

而另一边,拜登作为民主党那边唯一像样的候选人,赢下初选更是理所应当。但其实这件事大家可以再好奇一点的,因为四年前拜登竞选的时候,很多舆论说的是拜登只是过渡总统,做完一个任期之后年纪大了就会退位让贤。这几年来对于拜登年龄的质疑也没停过,民主党内部也是有年轻一代政客,怎么也跟共和党一样,最后还是要老头来呢?

但其实很早之前我就预言过,拜登是不可能只做一任当什么过渡总统的。这从执政上讲就没道理,你要是一上来就把自己定位成只干四年,谁还会把你当回事?如果你这四年做得有声有色,那么大家自然想让你再选一届;而你要是主动退位,是不是心虚了,觉得自己没做出成绩?

但是从根本上讲,拜登是个非常传统的政客,权力欲极其旺盛,什么过渡总统,不过是安抚其他人平息党内争斗的说辞。所以“过渡总统”这个论调很快就消散了,拜登在这几年也没给任何党内的竞争者机会。哈里斯这个本来就没什么势力和能力的副总统被光速边缘化;稍微有点潜力的加州州长纽森非常识趣地没有参与竞选;而很多舆论炒作的米歇尔·奥巴马这两天也明确表示,媒体不要听风就是雨,我和前总统一直力挺拜登不会出来搅局……民主党还是比共和党有纪律性,讲政治,有什么问题内部解决,不会真闹到党外给人看乐子。

虽然不怎么成功,拜登其实是个喜欢营造个人魅力的政客。所以你看他最近开的TikTok账户,就是想学川普那一套,搞点个人风格,做个受年轻人喜欢的大明星。至于这些做法尬不尬,那就见仁见智了。这让我想起来他四年前初选的时候,也特别沉迷于墨镜塑造的某种帅气硬汉形象,不知道今年他会不会重新戴起来,我觉得还是比他那个眼睛闪红光的TikTok头像强点。

一个关于中国人的“黑话”,在美国火了

而民主党的舆论机器也是从很早之前就开始全力开动,除了强化拜登的政绩之外,重点还是放到拜登个人能力上,特别是年龄这个核心问题上。所以你看XX时报、XX邮报这些主流媒体的口径全是拜登老当益壮,80岁只是个数字不代表拜登年轻的内在,拜登显露出的老态只是误导等等……甚至某些报道还夸拜登是“超级老人Super Ager”,就差恭贺拜大统领万寿无疆了。

一个关于中国人的“黑话”,在美国火了

不过,同样是这些媒体,说起川普的高龄就毫不客气了。老人和老人之间亦有差距,虽然拜登忘词摔跤偶尔目光呆滞,但他还是个好老人;而川普偶尔记错个名字,那就是管中窥豹看得出来他已经老而昏聩开始说胡话了。当然,反过来也是成立的,川普也无数次地嘲笑过拜登的年龄、夸耀自己身强力壮精力充沛——老人何苦为难老人呢?

一个关于中国人的“黑话”,在美国火了

但是到头来,最被为难的当然还是那些不想继续再看四年老人政治的选民们。从民调上看,大部分的美国人都不希望这次大选还是川普和拜登这俩老头的对决,大部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选民也不希望这俩老人代表本党——可是即便如此,这俩老家伙还是赢得如此轻松,而且也是选民们一票一票投上去的啊。

所以哪里出了问题?是这些美国选民太贱了,嘴上说着嫌弃人家老,投票的时候却很诚实?还是说除了老头没人可选?还是这个投票机制也并不能反映民调?这个事情就说来话长了,等哪天再专门写吧。

这次谁占优?

虽然初选还没结束就开始分析年底的大选稍微有点仓促,很容易陷入“说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说”的状况,但有些大局上的事情还是可以稍微讲一下的。

从当前的民调上讲,川普的赢面似乎比拜登还是要大一些。从地理上看,不管从全国民调还是重要的摇摆州民调上看,大部分民调都显示川普占优。而从议题上看,不管是移民还是经济,这些美国选民最关心的问题上,选民们也认为川普做得更好。

一个关于中国人的“黑话”,在美国火了

民调显示川普的赢面似乎比拜登还是要大一些

移民问题自然不用说,川普至少在打击非法移民和管控边境上做足了姿态,成不成另说。但是经济问题可能很多人会疑惑:拜登治下美国经济欣欣向荣,美股一路高涨,还有什么AI产业大发展,怎么选民不买账呢?

其实所谓美国经济欣欣向荣这件事本身就有水分,但我们暂且不论有多少水分,它跟美国选民的感受是不符的。

一般民众怎么感受经济?最重要的指标——没有之一——就是通胀,再往下是就业,最后才是那些统计数字。买不起东西比经济增速少一个百分比,对政治的影响可大多了。你AI再火,美股再涨,能带动多少就业,缓解多少物价压力?而且别的经济问题都大不了可以靠印钞机解决,通胀不行,通胀是你去解决别的经济问题所带来的副作用。

一个关于中国人的“黑话”,在美国火了

美国通胀稍微放缓

虽然最近美国通胀稍微放缓了,但整体还是高啊,特别是你要跟四年前川普执政时期一比,那就更没法看了。所以拜登虽然得硬着头皮宣传自己这两年的经济数据,但也只能糊弄一下海外,糊弄不了美国选民。因为经济衰退和通胀也是你拜登任期里搞起来的啊,选民看拜登的经济成绩,不是说后半部比前半部好就算了的,而是拿你拜登这四年和川普这四年来整体比较。人都是会给回忆打上滤镜的,虽然川普那几年仔细分析起来执政成果也未必多好,但是拜登做得不好,自然就给了川普很大的机会。

一个关于中国人的“黑话”,在美国火了

民众给川普和拜登政绩作出评价

所以根据现有信息,如果你今天就要我二选一,一定要赌谁会赢,那我会选择川普。但是川普的优势并不稳固,如果有得选,我肯定会选择继续观望。

可能出什么岔子?

民调归民调,投票归投票,民调转化到投票是需要过程的,而当前的民调是否还能保持到大选则又是一个问题。

特别是美国独特的选举人制度,要求我们不光要看全国民调,更要关注摇摆州的具体状况。如果真要去正经分析具体的胜败概率,那还是得等到临近大选,各州都有了相对稳定的民调,各方都开展了基层的动员工作,才能作出判断。在局势明朗之前,我们可以先看看可能影响局势的几个重要因素。

一个摆在川普面前的难题,是如何先把党内的选票整合了。

黑利退选的时候说的话很有意思,她没有为川普背书,也没有说继续反对川普,而是说希望川普能赢得她的选民。她这个姿态很好理解,从党内团结角度她不能再反川普,但是反了那么久的川普再给川普背书,既是背弃自己的选民,也没有捞到好处,那么现在待价而沽肯定是最好的选择。

我上期文章说过,黑利虽然没什么赢面,但是她能争得的票数,以及她所代表的反川普势力,是不能忽略的。黑利没有让自己赢的能力,但是有着能让川普赢不了的能力。如何把那些一直反川普的建制派们再拉回到共和党的大旗之下,让他们识大体顾大局,这是川普必须面对的考验。2020年的时候,川普就是没处理好和他们的关系,以至于把亚利桑那等传统红州让给了民主党,葬送好局输掉了连任。今年川普会不会重蹈覆辙,还得看后续。

当然我觉得今年的情况会好一些。拜登这四年来也没顾及他们的情分,民主党也没怎么照顾所谓的两党合作精神,很多共和党建制派还是会觉得川普赢了总归比拜登强,到时候也会捏着鼻子支持。比如共和党老干部麦康奈尔,最近不就给川普背书了嘛。

而川普的另一个小问题来自于连绵不断的官司。

虽然前几天最高法院的判决让川普一定能够出现在选票上,但还有各种别的什么商业欺诈之类的官司等着他处理。虽然这些官司大概率不会在选举前出结果,就是定了罪也不太可能影响他的选情,但总归是个需要关注的事儿,我们现在都不知道当年的邮件门调查给希拉里带来了多少影响。

另一方面是,打官司烧钱。川普已经为了应付这些官司烧了不少钱,这些官司的赔偿金还都是以“亿”为单位的,那还能剩下多少钱给选举烧呢?一些媒体已经在报道川普的竞选团队们如何控制开支,订便宜场馆买便宜家具了。虽然川普不太可能真因为烧不起钱而退出竞选,但金钱上的压力肯定会给实际的竞选工作带来一定的困难。

不过另一边的拜登也同样面临着官司问题,虽然不是针对他的,而是针对他的儿子。和川普的官司一样,虽然不太可能直接影响胜负,但肯定需要关注。即便美国主流媒体已经非常努力地在给选民打预防针,说儿子犯罪和老子无关,但到底多少人真吃这一套洗脑,还是有待观察。

谁的压力有用?

还有一点,就是巴以冲突和俄乌冲突带来的影响。

作为在任总统,压力主要是拜登的。虽然一般来说外交对选举的影响不太大,但是这两场冲突和内政还是有一些交集的。俄乌冲突的压力在于,给乌克兰花钱吧,共和党可以天天宣传国内老百姓没钱买东西,你怎么还对外送钱;可是不给乌克兰花钱吧,乌克兰军事上真撑不住了,丢脸的还是自己,共和党又可以天天说你无能没有领导力了。这么看下来,还是该给乌克兰花钱,只是最好别让自己花,苦一苦欧洲人吧。

一个关于中国人的“黑话”,在美国火了

川普在社交平台上发文

至于巴以冲突,虽然布什内尔自焚了,也有一些游行示威,看起来有点声势,但正如我前一篇文章提的,不会产生一丝波澜,对拜登的选举也没有什么实质压力。

虽然拜登以及民主党其实跟内塔尼亚胡很多年前就不对付了,但是他们负担不起以色列这个中东最坚定盟友失败的后果,更不可能违逆犹太裔选民和财团的意图。所以即便媒体爆出来的拜登私下里骂内塔尼亚胡各种脏话的情况大概率是真的,也不代表拜登真的打算改变政策,他只是觉得内塔尼亚胡给他带来了一堆麻烦,而不是真的觉得这场人道灾难是文明的耻辱,不然他今天就可以停止对以色列的援助,不把布什内尔这样的美国军人送去帮助以色列屠杀巴勒斯坦老百姓。

但是民主党内的阿拉伯裔还有反战人士的选民,他们不会给拜登压力吗?有些媒体不是前几天还炒作密歇根州有十万选民在初选里不赞同拜登?其实没啥用的。且不说这些数据本身有多少可以解读的角度,即便说现在真有十万密歇根选民反对拜登,也不代表他们大选的时候不会投拜登,更不代表他们会投川普。毕竟川普那是真的把以色列和内塔尼亚胡当亲人,总不能真支持他吧?最后还不是要乖乖回来投拜登?所以,你要说拜登怕不怕支持以色列导致他流失选民,还是怕的。但是有多怕呢?也就那样。

这剧情其实大家都很熟悉了,我几年前就在《美国不是个按闹分配的国家》里面写过了,美国选民是绝对的顺民,嘴上说着这不喜欢那不喜欢的,到了选举的时候大多还是会乖乖投票然后感觉自己好像又受到了重视。再落魄的少数族裔,一想到自己的投票为美国民主作了贡献,便会不由自主地挺起胸膛。“黑命贵”运动闹了那么多年,黑人的处境没改善,反而把整个运动污名化了。前几年还有个亚裔抗议“Asian Hate”的运动,除了继续养出一堆披着亚裔皮实际白人心的政客和精英,对亚裔有什么实际帮助?

这么一比,今天布什内尔自焚及相关的抗议活动就更是小打小闹了。布什内尔证明了美国这片土地上确实有人闪耀着理想主义的光辉,代表着人类文明的灯塔,但也证明了这些东西在美国卵用没有。最悲剧性的是,布什内尔最后选择的反抗方式,既没有去伤到以色列,也没有去伤到美国,也仅仅只能是燃烧自己。

中美关系要到末日了吗?

最后,我们中国人关注美国大选,当然很大程度上是想关心一下他们的对华政策和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在这一点上,其实反而没有什么太多好说的,毕竟在美国多年的仇恨教育之下,反华是美国两党不管从意识形态还是从利益计算上都少有的共识。

每年大选两边打的中国牌都已经让人看腻了。今天是芯片明天是电动车,今天是气球明天是间谍,为什么乐此不疲?因为一,很多人真的信中国是要毁灭美国的邪恶帝国;二,即便不信,操作这样的议题可以显得自己在保护国家和民众利益,体现自己对外英明神武,为什么不做?

美国对中国的敌意大概就跟地球绕着太阳转一样,既明显又不可动摇,但是很奇怪的是中国总有人对这样明显的事实大惊小怪,沉溺于某种太阳绕着地球转的幻想,好像只要中国怎样怎样美国就会善心大发。

当然,虽然都是要对中国有敌意的,具体细节肯定还是不一样的。拜登的对华政策你可以从这些年的执政里面找点规律,川普就稍微有点麻烦了,毕竟可能他自己现在也没想清楚上台之后会怎么办,即便他现在想清楚了,也不代表他上台后就会这么做。

川普虽然会受到身边的各路亲信的影响,也会考虑到共和党各个利益集团的压力,但是相对来说,他仍然是个决策上非常自由随性的总统,不好猜,但又很好猜。你需要关注他的亲信和党内各势力在想什么,但你更需要关注他自己在想什么。他认为中国抢走了美国工作所以他要打贸易战的敌意是真诚的,但是他当初来紫禁城转一圈满足了自己的大国外交情怀的喜悦也是真诚的。因此,某些说川普上台就是中美关系世界末日的论点是非常离谱的,川普又不是没上过台,中美关系再差也不会一步到底,美苏冷战不也没打起来?

说到底,中美关系的敌对虽然是不可避免的,但不代表我们看待中美关系的视角就一定是二极管一般非此即彼。外交仍然是内政的附属,美国不管谁上台,总归是要把内政先折腾一番;而美国选民再反华,中国这个万里之外的国家对他们来说也只是个次要问题。国与国的关系不是人与人的关系,每个国家都有着不同的利益群体和考量,即便反华是主旋律,不代表“不惜一切反华”也是主旋律。商界要赚钱,科学界要交流,民间要过日子,这些都是中美关系不至于马上走到末日的原因,就连拜登也得一边制裁TikTok一边在上面开账号。

但是也就这样了,小趋势的缓和与大趋势的敌对可以同时存在,我们还是得该干嘛干嘛,没必要说像美国人逢中必反那样逢美必反,也没必要大惊小怪友邦惊诧。历史的发展,国与国的关系,有着自己的规律,就如同地球绕着太阳转一样,不会随着任何个人善意的愿望或者美好的词汇有任何改变。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一个关于中国人的“黑话”,在美国火了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