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与美国为敌,是自我败坏和毁灭的最有效方式

【霸道】有这么一个问题:“美国到底做对了什么事情,才成为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东海曰:这个问题确实值得思考。一个国家强大一时不难,纳粹、苏联都曾强大一时。强大两百五十年则大不易,而且美国还将持续强大下去,至少目前还看不到那个更加能够超越之。吾认为,美国强大的根本因是自由主义,是民主法治宪政的制度和自由人权平等的价值。美国做对了的事情就是坚持自由主义道路。自由加大国,必成现代霸道。注意,在中华语境中,霸道虽逊于王道,也有褒义。孟子曰:“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国。”东海学舌曰,以力加自由者霸,霸必有大国。唯一有望赶超美国的是王道,是东海梦中的仁本主义礼制新模式和中华新文明。  

【道义】国人普遍不明道义,不信道义,认为道义虚无缥缈,没有用。殊不知,道义是有力量的,道义的力量才是最有用、最可靠的。孟子曰:“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国;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赡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诗》云:‘自西自东,自南自北,无思不服。’此之谓也。”(《孟子-公孙丑上》)“王不待大”靠的是王道政治的道义力,“七十子之服孔子”服的是圣人言行的道义力。 “以德服人”就是以道义服人。注意,霸道虽然远逊于王道,也具有一定的道义性。齐桓晋文作为中华古典霸道,能够尊王攘夷;美国作为西方现代霸道,能够尊人攘暴,各有其基础性的道义。尊人攘暴者,尊重人权自由,攘斥极权暴政也。换言之,齐桓晋文和美国的强大,都是文明的强大,各有相应的的道义基础。暴秦、纳粹、苏联等等古今极权主义势力,虽然强大一时,但坚而不久,勃兴勃亡,根本原因就是没有道义根基,而且反道义。  

【中美】所谓中美矛盾,实为马美矛盾,是马帮与美国之间全方位多层次的矛盾,包括文化矛盾、制度矛盾、政治经济和利益矛盾。双方最核心的矛盾是文化矛盾,即物本主义与人本主义、马列主义与自由主义的矛盾。这是野蛮与文明、邪恶与正义、极权与自由、人道和反人道的矛盾,具有原则性、根本性和不可调和性。没有马帮,中美两国才有望和谐友好和良性竞争,纵有矛盾冲突,不难协商解决。  

【中美】发现有两种人都是主战派,希望政府态度强硬,中美冲突加剧,最好从毛衣战、金融战发展为军事战。两种人中,一种人相信中共经济军事实力足以与一战,一种人则把中国和自己得救的希望寄托在美国身上。故同为主战派,动机、立场截然不同。不知哪一种人更多。

【儒眼】美西也有极权主义恐怖主义支持者,但非主流。而在中国,这种人往往占多数。这是中美、中西社会的重要区别,社会品质高下由此而别。支持极权主义又深受其害的知识群体弱势群体,正是马帮的四可牌社会底盘。各国马帮都已灭亡,唯在中国维持至今,重要原因就是社会底盘特别坚实,四可牌特别多。四可者,可怜可悲可耻可恶也。注意,信奉马主义社会主义,支持党主制公有制,都是支持极权主义。  

【击蒙】浙江宣传怒批“娘炮文化”:幕后推手美国大搞渗透,对中国青年定向侵蚀。火星网友说:“倒地老人不敢扶,身边小偷不敢制止,谁是精神上的娘炮。”腾讯认证老中医说:“美国有没有责任,要看抛不抛开事实。”东海曰: 仇恨文化和娘炮文化,是极权主义的一体两面,与美国和自由主义毫无关系。丑美仇日仇西、敌视人权自由的知识群体和弱势群体,大都是见利忘义、见义不为、野蛮又怯懦的娘炮。  

【两句话】邓君有句名言:“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了!”传伊朗流亡作家哈扎米曾说:“凡是和美国关系不好的国家,领导都富了!”两句话都有事实依据。结合起来看,更发人深省。  

【美国】赞美派等同美国为大同社会,爱之如祖国;反美派将美国贬为乱世乱国,恶之欲其死,皆惑也。吾儒对于美国,当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美国是自由主义大国,现代霸道,相对于儒家理想中的现代王道,固然大为逊色;相比马家的极权主义和现代暴政,却又优点多多,值得赞肯和学习。注意,赞美派和反美派态度皆非中道,但有正邪之别。前者不乏正义,不无可取,后者极端反常,一无可取。  

与美国为敌,是自我败坏和毁灭的最有效方式

【儒眼】狄猴狄龙两个厅友都自称儒家,都不儒家。狄猴于中华,唯认同尧舜禹之大同文明,等同美国为大同王道,否定自夏商至明清之小康文明,否定大多数家天下时代之圣贤君子。狄龙相反,贬美国为夷狄,贬人权自由和现代文明为夷狄之道。两人立场观点相反,同归于错,同样有狄化倾向而不自知。比较而言,狄猴倡导自由,犹有可取;狄龙无视人权,基本无救。  

【中美】或说,中美两国最大的差距是两个字:创新。东海曰:依然停留于表象。自由才是中美两国最大的差距。自由是现代文明也是美国的核心特征。美国的文明强大和巨大的创新能力,都是拜自由所赐。马帮剥夺了人权自由,也就剥夺了中国人民的创造创新能力,剥夺了中国文明富强的希望。中美竞争,中国必败,奴隶奴才大国永远竞争不过自由大国。马家不除,王道不出,霸道无敌;儒家不出,王道不成,美国无敌。  

【儒化】子羽厅友言:“解决中美贸易争端:言而有信即可!一个字药方:信!承诺的全部兑现即可!”东海曰:此言极是。儒家之信,本于仁义,合于礼智,仁义礼智信五常道就是中华特色的五个普世价值。政治儒家化即五常化,不仅可以解决人与人、国与国之间大量争端,而且可以将无数争端化解于萌芽状态,甚至根本不给它们萌芽的机会。  

【儒眼】中美会谈,中方强调:“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和制度安全不容损害,这是不可触碰的红线”云。东海曰:执政党最关心的不是人民利益和国家安全,而是自己的执政地位和制度安全。这就是极权主义赤裸裸的宣示。  

【中美】未来中美之别,论意识形态,是仁本主义与人本主义自由主义之别;论制度形态,是新礼制与民主制、儒家宪政与自由宪政之别;论文明形态,是新中华文明与西方现代文明之别。注意,新礼制与民主制既有区别又有大同,同样主权在民,同有选举制度,经济上同为私有制和市场经济。  

【史眼】狄道不敌霸道,霸道不敌仁道,仁道无敌。苏联,现代狄道也;美国,西方霸道也。苏联不敌美国,就是狄道不敌霸道。当代没有仁道,故美国无敌于天下。注意,尧舜禹是古典大同王道,夏商周汉唐宋元明清是小康王道。春秋时期齐桓晋文则是传统霸道。相比夷狄,各有各的文明和强大。 

霸道虽然不如王道,但远远高于极权暴政。  

【中西】新礼乐制度简称新礼制,当兼收上古禅让制、传统君主制和西方民主制的精华。其中民主制精华当占较大比重。例如选举制度,就可学习美国。有关制度架构,可参看东海《中华宪政纲要》、《儒家特区构想》等文件。一些更具体详细的制度规范,不必预先硬定,届时可根据各界精英和广大人民的建议和意见,与时偕宜地建设之。  

【击蒙】或说:“美国的教育保障、医疗保障、养老保障、失业保障等,是不是比有些社会主义国家更社会主义?”东海曰:这种说法潜在性地认为社会主义是好东西,是中了马毒的症状之一。类似说法在某些圈子里颇为流行。马毒难祛啊。殊不知,社会一旦主义化,人民必然奴隶化,还奢望比自由主义国家更好的社会保障,简直其蠢如猪!  

【击蒙】国家和经济科技都是唱不红也唱不衰的。唱衰美国的人遍布美国和全世界,丝毫无碍于美国及其经济科技持之以恒而充满内力的发达。其发达的内力来自于一个词:自由。自由加大国,就可以成就现代霸道。王道不出,霸道无敌,美国无敌。反过来,没有自由,就没有社会活力和创造创新能力,没有经济科技发展的内力,怎么唱也不可能红。经济科技不可能靠舆论宣传提振起来,国家不可能靠大吹特吹就牛起来。  

【儒耶】儒耶同为文明,但文明本质和形态大不同。儒家文明即中华文明,是仁本主义文明;耶教文明即西方传统文明,是神本主义文明。两者的意识形态、政治形态和制度形态皆大不同。注意,西方现代文明是人本主义文明,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中世纪耶教文明亦大不同。认美国和现代西方为耶教文明,是完全错误而颇为流行的一种误认。蒋庆和不少儒生亦有此误。 

【儒眼】不仅马帮斗不过美国,全世界所有极权国家和邪恶势力加在一起,也斗不过美国。邪不胜正,野蛮邪恶斗不过文明正义,极权主义斗不过自由主义。而且,正必克邪,极权主义必然灭亡,这是人道的必然,天理的必然。而且我相信,世界范围内所有极权暴政的灭亡已经为期不远。  

【儒眼】极权国家及其经济是唱不盛的,自由国家及其经济则是唱不衰的。美国人最喜欢唱衰美国及其经济,川普2024竞选宣传片开宗明义,说美国是一个失败、衰落的国家。但美国的强大及其经济的强劲,有目共睹。相反,前苏联最喜欢唱盛自己,牛皮一直哄哄,形势一片大好,忽然间哗啦啦大厦倾。国家和经济盛衰的决定性因素,是主体文化和基本制度。只能唱盛、不许唱衰的国家和经济必然越来越衰败,那意味着言论不自由和制度反文明。  

【笑话】有著名学者说:“美国民主已成笑话,台湾民主更是笑话。”东海曰,这句话才是最大的笑话,说这话的人已经非人化。在极权社会反对和诬蔑民主自由,在思想上是反常的,在道德和因果层面是有罪的,地位越高,影响越大,罪孽越深重。  

【儒眼】有人说,所谓的反美英雄,无不是独裁者。东海曰,然也。美国作为自由大国,代表着自由政治、民主制度和现代文明即人本主义文明的高峰。所有反美的人物和势力,必然是反自由、反文明而邪恶化的。另复须知,真正的儒家绝不会反美,反美者不可能真正尊儒。  

【中西】未来新王道政治与西方民主政治大同大异,最主要有三同三异。三异,其一是意识形态,前者儒家文化,后者自由主义;其二是制度形态,前者礼乐制度,后者民主制度;其三是教育模式,前者教权在儒,后者自由教育。以上是三异。所谓教权在儒,就是以儒家文化为第一学科,与主权在民和治权在君构成新三权分立论。三同,其一是主权在民,新王道要将“天下为公,选贤与能”的大同原则落实到制度中去;其二是为人权自由提供刚性保护;其三是实行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以上是三同。 

【史眼】中西文明比较,应该横向进行,不能以现代西方与古代中国相比。同时,也不能因为清朝的落后而否定中华传统文化和文明。因为同时期的西方是摆脱神本主义束缚的人本主义文明的上升期,而清朝则是古典仁本主义文明之衰败期。冲风之衰,不能起毛羽;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不能从家天下礼制改良为公天下礼制,不能从小康型传统仁本主义文明跃升为大同型现代仁本主义文明,是清朝和中国的大不幸。清朝之所以不能,根本原因有二:一是未能摆脱满族主义和君本主义两种倾向之严重,二是领导集团德智不足,没有明君贤相。  

【儒眼】中西之别是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之别。把自由主义说成资本主义是一种污名化。在自由主义社会,资本虽然很重要,并无主义的资格。顾名思义,自由才是主义,是政治的核心和社会的支柱。自由主义政治立足于个人主义哲学,最基本的特征是重视人权自由,以民主法治宪政为人权自由提供制度保障。王道政治敬天保民。自由主义不明天道,不知敬天,但立足人道,在保民方面做得不错,值得吾儒学习借鉴。  

【普世性】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社会主义、天下主义,宽狭程度不同,但在政治上同属于集体主义范畴。马家的国际主义,其实就是天下主义,不具备普世性。普世性的政治只能以民为本或以人为本,不能集体本位,天下本位也不行。注意,普世价值无违爱有差等,而且相辅相成。无论王道政治民主政治,都必须也必然先近后远,先国内后国际,先本国后天下。美国作为自由大国,重视国家利益,主张美国优先,合情合理。未来王道中国,也必然中国优先。在国际交往中,在不违反道义原则的前提下,把中国利益放在第一位。对本国和异国一视同仁,那不叫普世价值,那叫没心没肺,天下主义。不爱本国人民而爱异国人民,更不是普世价值,那是什么,我不知道。 

【警世钟】正不胜邪、正败于邪具有局部性暂时性,邪不胜正、正必克邪才是历史常态。美国的持久强大就是最好的证明。木见厅友说美国:“它一路走过来,都是胜利,没有失败过。这是人类与地球之幸运。”这个幸运不是上帝的恩赐,而是霸道的善报。儒家不出,西方最正;王道不出,霸道无敌。美国作为自由主义大国,堪称现代霸道,最正确的政治正道。任何极权主义都毫无取胜的机会,任何极权主义都将从衰败走向衰败,直到灭亡。强大如前苏联,还没等到美国真正出手,就自动灭亡了。好乖也。  

【警世钟】与美国为敌,是自我恶化、自我衰败、自我毁灭的最有效方式。美国是自由政治、民主制度、现代文明即人本主义文明的代表性国家,与美国为敌,就是与自由民主和现代文明为敌,与西式普世价值为敌,与所有西方发达国家为敌。与美国为敌,不仅毫无赢面毫无意义,对于家国天下和自己,只有负意义,必然造成巨大的财富浪费、资源浪费和生命浪费。代价特别沉重。无论怎么挣扎,最后的下场注定在历史垃圾堆里。多年前东海就曾指出,马帮上下很多人热衷于挑起马美之争,居心各异,其中不少人是试图借助美国的力量收拾马帮。他们是真正的高级黑。2024/3/16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 注:本文原题目为《与美国为敌,是自我败坏和毁灭的最有效方式――中美微论》,作者:余东海。)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与美国为敌,是自我败坏和毁灭的最有效方式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