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与贾爱国、尤形锁同志的对话

今天阳光灿烂,我来到家门口的小酒馆喝酒,同样一碗酒,三年前十块钱,现在涨到二十元。如果多加三五元,就能得到一碟火腿肠或者腌咸菜之类的下酒菜了。

当然,那是属于有钱人的奢侈物,贾爱国和尤形锁这样的人,自然没有如此阔绰,他们站在门口喝酒,喝完了还得送外卖,时间耽误不得。

贾爱国拿着一个大号放大镜,仔细检查酒里有没有羼水,当然,放大镜是看不出有没有羼水的,但是他认为可以,他觉得举起放大镜自己就牛逼了。尤形锁举着兵器,在旁边虎视眈眈,这点酒是他们一天中为数不多的乐趣,羼了水,这乐趣可就不纯了。

没有下酒菜,边喝边聊,唠唠叨叨的话佐料也可以当做下酒小菜,也聊胜于无嘛!

贾爱国:酒贵了,酒贵了。

尤形锁:是啊,三年前还是十块钱一碗呢!这奸商,不得好死。

贾爱国:那还不都怪米国,搞经济封锁,弄得我们酒价上涨。

尤形锁:就是就是,米国是毒瘤啊,我们这里的坏事,都是他们搞出来的。

贾爱国:听说有个莫言,专门用红高粱酿酒,比这酒便宜,那都是米国人教他的。

尤形锁:那就是外国酒了,比这个便宜?在哪里有卖?

贾爱国:喝他那个酒得穿长衫,我们短衣帮喝不了。

尤形锁:喝不了?喝不了他就是汉奸,等我有空砸死他。

虽然绕着走,我还是被眼尖的尤形锁看见了,他兴奋地大喊:来了来了,不服气的来了。店里喝酒的人也向外张望,还有人哄笑起来,店内外顿时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他们问我:听说你小子是公知?

我:谈不上,还没到那水平。

他们:你对我们爱国锁阵营怎么看?

我:可能有个把误入歧途的好人。

他们:那剩下的呢?

我:多少有些缺点。

他们:有TM什么缺点,说说。

我把酒杯放下,长叹一声,道:

出不去也不让别人出去,不思考也不让别人思考。

最好吃的是外卖,世界的尽头在网吧。眼馋肚饱,无知无聊。没有文化,流氓逻辑。

拉帮结派倚多为胜,记忆力只有七天,最长不超过半年。最爱大机器,以受虐为荣。

谁抽他最狠,他觉得谁最好。谁要帮他让他站起来,他跟人玩命。

视频看不过30秒,文字看不过140,自以为是,见利忘义。张嘴就是口号,闭嘴就是钞票。外事不决怪美帝,内事不决怪资本,国家得管管,还是过去好。拉不出屎赖地球没吸力。

懦弱无能,毫无自信,见姨妈巾硬说是日本国旗。

别人一哭他就笑,别人一笑他就受伤。

上面啃老,下面疲软,店小鸡贼,贪小便宜吃大亏。沾酒必醉,遇色则迷。美女当面来不敢看一眼,回过头去开黄腔。自己吃泡面,给主播打赏。

见财起意,逢赌必输,输多必急。下饭馆偷牙签,上厕所偷卷纸。穷凶极恶,满嘴喷粪。

恨人有笑人无,要饭嫌馊,当奴才主子不要。论文比不过郭敬明,论武打不过黑衣人。

没智力、没逻辑、没素质,不道德、不仗义、不懂法,遇黑社会扭头就走。打老实人头个儿就上,一百块扔地上,让丫干吗就干吗。给个窝头能把他爷小名写火箭上。第一,要解决思维模式,第二,要明白礼义廉耻,否则,教育好了也是个王八蛋……

他们:我TM弄死你。(挥舞U形锁就要上来)

我:给你一百块钱。

他们:谢谢。

一切回归风轻云淡,店内重新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我又端起了杯,回头看,他们俩正为了怎么分那一百块钱争得脸红脖子粗。

与贾爱国、尤形锁同志的对话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与贾爱国、尤形锁同志的对话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