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一张主席台照片 透出不寻常信号

 

1、摊牌!中美肉搏战开始

在2024美国大选年,美中关系难有好转,这是普遍得到认同的预测。然而,从华盛顿方面近期包括强制Tiktok剥离法案、限制与中国生物技术公司业务往来、全面限制中国电动车、要求欧洲和日韩盟友进一步收紧对华芯片限制的一系列最新动作来看,美中两国目前已经进入摊牌阶段。分析指出,未来5年,美中对抗只会比过去更显残酷。

尽管有拜登和习近平去年11月的旧金山会晤,但由于2024年美国大选,普遍认为美中关系不太可能有好转,能够在目前的基础上稳住就不错了。不过,美国对中共打压的加剧似乎比外界预期的更早一些到来。海外时评人士邓聿文撰文分析,之前观察者认为,要等民主共和两党正式提名总统候选人,两党正式展开总统竞选角逐后,在美国整体反中气氛下,两党总统候选人会以竞相攻击北京,对中共发难取悦选民。但是,时间进入三月,美国新一轮针对中共的举动已经出笼,包括指控中国起重机有网络安全风险威胁要拆除,高声贝称将对来自中国的新能源车征收高关税,历史性单列台湾的援助预算等等。比起上述这些动作,美国政治人物的言行更让人觉得两国关系彻底凉了。商务部长雷蒙多前几天在菲律宾访问时谈到对华的科技围堵问题,说她的职责是确保美国拥有的包括半导体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在内的尖端技术不被中共所掌握,确保中共无法获取这些技术并将其用于支持军队。对于美国务院要求拨款588亿美元,并历史性编列1亿美元用于加强台湾安全,国务院副国务卿维尔马表示:美国必须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手段,尽可能超越中共……美国必须拥有强制性、可靠的资金赢得与中共的竞争。无论是雷蒙多的“不惜一切代价”,还是维尔马的“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手段”,如今这些话也从美国高官口中说出,只能把它理解为这是美国要同北京决心摊牌的表现,换言之,在美国看来,美中竞争是两国之间的生死较量,是一场零和游戏,不是我死就是你活,而美国必须赢得这场竞争。

文章写道,从川普时期算起,美中的竞争已经进行了7年,但华为打而不死在7纳米芯片上的突围,也让美国意识到中共这个竞争对手,和过去遇到的其他竞争对手不一样,不能小觑。在下半场的较量中,只要美国不能彻底战胜北京,稍有松懈,就会让中共缓过气来,以后就更不容易围堵了。因此,从策略角度看,今明两年是遏制中共的关键年,在美国的综合实力尤其科技实力仍领先的情况下,必须动用一切可能的资源和手段,拿出一种不惜一切代价的气魄,才能把中共打败。情形到这个份上,实际可以把它看作是战略摊牌。摊牌不是非得要有一个对全球的正式宣告,也不是一方或双方发起一场军事行动才叫摊牌。摊牌可以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只要越过了某个临界点,就是摊牌。川普说他若再次当选总统后立即对华全部输美产品征收高达60%的关税,这是一种摊牌表示。另一方面,对美国这波来势汹汹带有摊牌意味的举措,习近平当局当然感知到了,外长王毅在两会期间的记者会上对美国的“狂轰乱炸”就是表现,习近平所提的新质生产力成为今年的首要任务,也是表现之一。说白了,是用科技改造产业链和供应链,建立中共自己的产业和科技体系,不受制于美国。看见中共意识到这个事情的严峻性和迫切性。文章最后写道,美中战略竞争的关键10年还剩5年,双方都明白没有退路,必须战胜对方,但历史只有一个赢家。所以,未来5年,美中的对抗只会比过去更显残酷。

2、一张主席台照片  透出不寻常信号

中共两会期间,高层官员的肢体语言及互动,引发外界关注和联想。有分析剖析了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与其亲信李强、蔡奇、王小洪之间真实关系,就是一边利用,一边防范。利用,依据的是这几个人的能力和个性特点;防范,则是依据亲疏之别,决定信任层级,而且还是个连环套,人人都在套中,保不准哪天就会倒下。

3月11日,中共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闭幕式仅半小时就匆匆结束,现场的一张图片显示,总理李强突然俯下身去,左手伸到桌子下面似要捡东西。坐在李强右手边的习近平,阴沉着脸,一直盯着李强,而坐在李强左手边的蔡奇,却一动不动,微闭双目,表情冷漠。坐在后排的王小洪,眼睛看着李强的举动。海外时评人士王赫分析指出,

这幅照片堪称本次“两会”的点睛之笔,形象的表露了中共最高层的动态。李强虽是习一手提拔,但习仍提防着他。习的第一个安排,是伴李强而坐的蔡奇。蔡奇看似一块石头,却是一个刺刀见红的角,有意无意的就在压制、牵制李强;表面上目不斜视,其实把李强防得死死的。王小洪则是第二个安排,坐在后一排,作为监察者、策应者,监控李强,同时也防蔡奇。

作为和习最接近的身边人,王小洪、蔡奇、李强都是习一路提拔的亲信。李强和蔡奇分别掌控浙江帮和福建帮。中共二十大后,李强与蔡奇的权力斗争浮上台面,蔡奇变相夺权的迹象更为明显。另外,王小洪与蔡奇都是福建帮,习对王小洪就绝对信任了吗?这也难说。如果蔡奇王小洪两人联手,这对习同样是风险?习也不得不防。一个招数是在王小洪与蔡奇之间打楔子。前段时间,传言王小洪要接蔡奇的中办主任位置,恐怕不是空穴来风。另一招,则在蔡奇、王小洪之间,又安排了一个中央警卫局局长周洪许。中央警卫局直接负责习近平和其他正国级官员的安全。蔡奇虽然兼任中央办公厅主任,是周洪许的直接上司,但周洪许只听命于习近平,在这方面蔡奇根本不敢插手,害怕犯忌。表面上看,王小洪与周洪许也没有交集,两人各不相干。周洪许只是习的贴身警卫,对外没有多少交往,没有自己的政治势力,也就压抑了自己的政治野心。这样一环套一环,习尽可能地在分散风险。

概而言之,习与李强、蔡奇、王小洪的真实关系,就是一边利用,一边防范。习独揽大权也无法消除内斗,其内心总是恐惧的,这就使政局不稳。当今中共已是末路,习内外交困拒不认错,板子都打在别人身上,一旦形势危急,反戈一击的人必然很多,其中可能就有习所信任的人。出现中共版的普利戈津,也并非不可能。也有分析指出,在习一人之下的中共官场看来,中南海有两个党中央,一个是习自己,另一个则是蔡奇。在改造、矮化国务院的过程中,“党中央”集权成功,蔡奇也是赢家。一年前,当习近平钦点的李强获得任命时,李强就承诺将成为习决策的“执行者”。李强正在履行他的“诺言”,也明白伴君如伴虎,而且远不止于此。这对苦苦挣扎的中国经济来说,意味着更大的困境,而中国经济陷入的困境在很大程度上是领导层一手造成的。

3、美驻华大使犀利反击   TikTok干了件大事

3月13日,美国会众议院以压倒性投票结果通过一项法案,迫使中国公司字节跳动剥离其短视频应用程序TikTok,随后北京跳脚反对。美国驻华大使伯恩斯随后对中共言论予以犀利反击,双方隔空交火。同时,TikTok 首席执行官周受资公开呼吁其在美国的 1.7 亿用户做出集体反应,公然煽动美国公众的情绪,此刻距离 11 月的美国总统大选还有不到 8 个月的时间。

美驻华大使尼古拉斯‧伯恩斯14日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我觉得这非常讽刺,因为中共政府官员正在利用X平台批评美国。北京没有赋予自己的公民使用X、使用Instagram、使用Facebook,以及访问谷歌的权利。”伯恩斯表示,TikTok和先进芯片是美中之间竞争的核心,“从很多方面来说,技术现在是美中之间竞争的核心,无论是商业技术,例如TikTok,还是可以转化为军事技术来与美国竞争的技术。”

《法广》的评论指出,要求 TikTok 切断与中共联系的法案在美国众议院以绝对多数通过后,美国会众议院议长迈克-约翰逊表示,这次投票“汇集了两党议员,表明了国会反对中共监视和操纵美国人的企图,也表明了我们威慑敌人的决心”。尽管接下来参议院即将进行的投票结果仍不明朗,但这对TikTok平台来说已经是一个重大事件。而面对这一威胁,TikTok 首席执行官周受资呼吁其在美国的 1.7 亿用户做出集体反应。众议院的投票结束后,他在 TikTok 公开呼吁用户:”发出你的声音”。此时距离 11 月的美国总统大选不到 8 个月。

有分析指出,Tiktok今天干了一件大事,公然煽动1.7 亿美国用户“发出你的声音”,对抗美国会众议院刚刚通过的一项法案。其实在众议院投票前,Tiktok就曾给美国用户弹窗,引导给国会议员打电话,要求国会撤销关停Tiktok的议案。美国人第一次切身感觉到Tiktok在舆论引导方面有巨大作用。这一点,中美两国达成了难得的一致。不只是美国人觉得Tiktok危险,习近平当局早就在关注抖音影响舆论、威胁政治安全的问题。表面上抖音内容控制很严,但其实抖音的舆论影响力是植入到内容推荐、评论、配文、配乐的组合里,隐藏在深度算法里,病毒式传播几分钟就可以触达几百万人,通过反复推荐类似观点又可以极大加强某一观点的影响力。对中共来说,抖音风险恐怕更大。当然,这并不妨碍中共利用Tiktok影响和渗透美国。

据CNBC 3月14日报道,美国前财政部长、同时和中国有生意往来的姆努钦正在组建一个投资集团,以收购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海外时评人士昆仑分析指出,这个事件,公众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这是巨大财富的跨国转移,是一场政治与财富之间的角力游戏。我们要思考的是TikTok这个特洛伊木马,是如何进城,又如何发展壮大,成为一个巨人?美国社会内部,有哪些力量促成了这个巨兽的成长?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下一个特洛伊木马,是谁?注意,核心问题是TikTok能否最终成功剥离,还是一个巨大的问号,立法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博弈,才是短兵相接。大家别忘了拜登民主党的尿性,华为大公主,可是拜登亲自放手,伤害了美国司法信誉,加拿大付出了巨大的国家成本,中共只化了几百万美元,就通过华盛顿政治游说公司,搞定了拜登的司法部…

 4、胡锡进突然为中共“美女间谍”洗白

疑似中国籍女间谍于2011至2015年间被指渗透美国政界,当时闹得沸沸扬扬。3月13日,著名叼盘侠胡锡进在自己的微博公众号上,隆重地推出在美国最著名的“中共美女间谍”。分析指出,老胡亲自出面为“美女间谍”诉苦喊冤,这事并不简单。

新闻网站Axios在2020年12月曾发布调查为期一年的独家报道,指方芳试图打入及影响美国政治圈,她至少与两名中西部市长有男女关系。在此期间,方芳与中共驻旧金山领事馆保持着异常密切的联系,美国反情报官员说,他们认为方芳的上级是中共国安部。

最新,方芳通过老胡全力“洗白”的剧本是下面这样的,方芳毕业于北京的国际关系学院,曾当7年空姐,2009年赴美国留学。在偶然机会下,她结识与她同龄的美国民主党人史沃威尔,并帮他在华人中筹款。方芳也从此在美国逐渐建立人脉,为中美人员交流做不少穿针引线的工作。方芳回国后,过得平平淡淡,目前在深圳的一家网站供职。

对于胡锡进的洗白,时评人士方舟子在X上写道,方芳有没有向胡锡进汇报她曾经在美国各地找政客鬼混,是至少两名中西部市长的女朋友,为促进中美两国性交流作出了宝贵贡献?网友Alex Chen在X写道,方芳毕业于北京国际关系学院,国际关系学院是什么地方?中共培养间谍的大本营,这可是完全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一个偶然机会,她结识了与她同龄的美国民主党人埃里克,成了朋友”,什么偶然的机会?别人怎么结识不到这样的朋友?“并且帮他在华人中筹款”,请问这合法吗?方芳当时应该是中国留学生的身份,她可以做此事吗?““为年纪轻轻埃里克当选美国联邦众议员助了一臂之力”,这句话细思极恐,可怕至极,埃里克已经被当作猎物被中共盯上了。 谢谢老胡,CIA和FBI终于找到她了。

5、莫言终于露面  党媒表现诡异

近日一名毛左掀起了对中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大批判,中共官方一直未明确表明立场,甚至暗中推波助澜。近日,一直沉默的莫言公开露面,只有几家党媒报道,央视据称专访了莫言,但并未刊发相关报道,党媒的异常表现再次引发关注。

3月11日,莫言在北京师范大学出席与英国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古尔纳的对谈会。只有澎湃新闻、中新网等为数不多的几家官媒报道了此事。这些报道中只叙述了莫言和古尔纳各自的发言内容,没有任何其他“废话”。相比之下,半官方机构中国作家协会旗下的“中国作家网”报道此事时,似乎有了比较明确的立场。标题就使用了古尔纳对莫言的赞美之词。

不过,事情过去两天,其它众多党媒都对此事“一言不发”。其中,党媒《中国青年报》只报道了古尔纳12日做客网络直播间,报道中只字不提古尔纳前一日对话莫言一事。更诡异的是,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邱华栋在微信朋友圈贴文称,莫言11日与古尔纳对话,并“接受央视专访”。网络自媒体上还传出了疑似莫言“接受央视专访”的照片。但迄今为止,未见央视刊发任何相关报道。

此前,毛左网民“说真话的毛星火”(真名吴万争)在2月27日发文,叫嚣起诉莫言,从而掀起一场舆论风波。由此可见,上海方面促成莫言和古尔纳的对谈,是在这场风波之前。而且毛星火这次攻击突然掀起如此大的风波,令人怀疑是否有“权力操控”。目前多名大陆评论人士公开批评“毛星火”祸国殃民,从而引发一场舆论混战。但中共当局似乎仍未明确表态。与批判莫言一起发酵的,还有对农夫山泉的舆论围剿。这场以“媚日”为名对农夫山泉的攻击,也被指可能与中共官方有关,北京同样未对此事明确表明立场。

6、10大知名外商都撤了…

中国经济低迷,加上实施反间谍法,进一步加快了外资大举撤离。最新一起是日本最大轮胎制造商普利司通(Bridgestone)宣布关闭沈阳厂,上千名员工顿时失业。上周,索尼爱立信被爆裁撤上海全部办公室,规模也在1000人左右。据统计,2023年,包括日本佳能、韩国三星等10大世界知名企业不约而同撤离,外国投资者撤出中国正成为大趋势。

普利司通于2021年底关闭位于广东惠州的轮胎工厂,并将产能及设备转移至沈阳工厂,两年多后,沈阳厂也跟着关闭,并计划在2024年上半年间终止商用车轮胎的生产和销售业务。墙内社交媒体上一位网民说:“2024年,世界著名的轮胎企业普利司通关闭了国内沈阳工厂。又一家外资轮胎企业离开了中国,这次撤出中国给出的原因是因为商业轮胎市场不景气,而工厂的1200名员工何去何从?最起码这些外资企业给的补偿还是很高的,有的能够拿到50万,双职工拿到100万元。”海外金融学者司令指出,日本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外商来源地国家,近几年,包括日本在内的外企纷纷撤离中国,在中国具有最大指标意义的外商主要来源国家,外商用脚投票的趋势说明外资撤出的步伐加速,这与北京当局对自己经商环境的赞美并不相符。

据统计,去年撤离中国的世界知名企业以日本最多,包含日本佳能相机制造厂、索尼相机生产线、东芝笔电生产线、尼康相机工厂、韩国三星电视制造厂、美国亚马逊中国电器平台、美国领英在中国的社交网络平台、美国明茨中国软件开发中心、日本安斯泰来制药在中研发中心等,这些企业将其产业链分别转移到泰国、菲律宾或回到母国。即使没有撤出中国,包括苹果、微软也纷纷向外转移供应链、关闭合作研发中心。

就在上周,社交平台X上又网友爆料,3月7日,索尼爱立信被爆裁撤上海全部办公室,这是国际巨头撤离中国的又一案例!3月12日,陆媒记者在上海爱立信大楼实探发现,目前其上海办公室仍在正常运营,不时有人员出入。但裁员消息并非空穴来风,现场一位爱立信员工告诉记者,他得知裁员消息极为突然,据他讲述,“3月7日当天我们接入了一个线上会议,会议人数规模在1000人左右,一位外国领导说爱立信packet core业务部门将进行裁员。”目前上海办公室所在的爱立信大楼10层楼内的研发人员基本都属于这一部门,人员规模在1000人左右。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一张主席台照片 透出不寻常信号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