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人大代表奇葩“外卖提案”,是忧国忧民还是报仇

开局一张图:

人大代表奇葩“外卖提案”,是忧国忧民还是报仇

剩下的就全靠基本常识来查证和分析了。

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图里所说的全国人大代表黄超的建议是真实存在的,内容也没有歪曲。

是的,虽然看起来很像瞎编乱造,但的确是真实的、正式的人大代表建议。

人大代表奇葩“外卖提案”,是忧国忧民还是报仇

黄超代表向媒体介绍她的建议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上述建议是黄超代表在2023年两会期间提出的,并不是今年的新闻。

另外,可能是由于没有找到30名代表联署,上述建议并没有形成正式议案提交全国人大,所以『效力』比较有限,大家暂时还不用担心它真的变成法律法规。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一名全国人大代表会提出这样一个智商稍微在线的人都能看出问题的建议来呢?

有一种解释看起来非常接近真相,也特别有流量爆款的潜质。

人大代表奇葩“外卖提案”,是忧国忧民还是报仇

原来,黄超代表曾经在开车的时候被外卖小哥的电动车剐蹭,此后她连续3年关注相关话题,并向全国人大提交让外卖小哥强制休息、跑单达到一定量后调低外卖配送费等建议。

去过南宁的朋友应该都会对街上汹涌的电动车车流印象深刻,黄超代表生活在这里,还被剐蹭过爱车,心里有些怨气也可以理解,对吧?

但应该不至于……

真正顶级的复仇,是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提出建议,对整个行业上千万人的生计发动打击。何其苦心孤诣,何其豪迈任性,何其高端大气!

要是再扯上性别话题,看女人的复仇多么心机,多么歹毒,想必一定能引发群情激愤……

但是,我是基本常识博主,不会用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释一件严肃的事情,更不会通过节选事实调动情绪的方式来愚弄我的读者。

黄超代表的建议固然不切实际,但只要深入去了解建议的全貌,就会发现她连续三年提出建议并非是为了报『一刮之仇』,而是真心在关注千万『灵活就业群体』的劳动权益保障,关心外卖配送员群体的职业伤害预防。

人大代表奇葩“外卖提案”,是忧国忧民还是报仇

比如,她建议在外卖骑手职业领域建立职业伤害保障制度,确定平台和骑手作为共同缴费义务主体,并完善数字化参保流程。

翻译一下,就是平台不能把意外伤害保险的支出全压在外卖员身上,平台自身也需要负担一部分。

又比如,她还建议推动骑手加入工会组织。各级工会应合理规划,科学选址,在骑手相对较多的地方建立休息驿站。

翻译一下,就是要允许外卖员自发组织起来维护权益,提供福利。

还有,她建议加快制定外卖骑手配送协议示范文本,对休息休假制度予以明确。

翻译一下,就是要改变平台招募外卖员的标准协议,在注册配送员的时候就明确外卖员享有和其他行业员工一样的休假权利。

要我来说,这几条建议虽然都带点想当然的味道,解决问题的思路也不够周全,但你要说她有什么坏心眼,要说她就是『圣母心害人不浅』,那还真是冤枉她了。

举个例子:

要让外卖员跑一段时间强制休息20分钟的建议,本意是通过普遍性的规定来减少外卖员之间疯狂跑单的内卷。其实在其他领域早已经有了类似的规定,比如旅游大巴的司机就有规定每隔几小时必须强制熄火休息,的确有助于保障司乘人员的安全,司机也不用被平台逼着疲劳驾驶。

但黄超代表没考虑到的是,外卖配送绝大部分属于『零底薪』的工作,跑2小时强制休息20分钟的结果必然是外卖员的收入降低,进而导致他们延长每天的工作总时长,以此来抵消强制休息带来的损失。

如果再进一步限制每天接单的总时长,那就真的相当于给全体外卖员强制降薪了。

人大代表奇葩“外卖提案”,是忧国忧民还是报仇

还有跑到一定单量之后调低每单配送费的建议,颇有『何不食肉糜』的味道。真要这么做,其结果只能是逼着外卖员干得更多,赚得更少,直到跌破养家糊口的红线失业为止。

提议限制外卖员配送费的人大代表黄超,纯粹是能力不行,而不是心眼太坏。

通常来说,一个话题分析到这个份上也就够了,我们知道了这个人大代表的建议是怎么回事,也知道了它为什么不可行。

但是对基本常识来说,这还不够。我还会再往前想一步,去思考为什么一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建议会是这样的水平。

这就要涉及到一个『人大代表专职化』的话题,没法细说,我只能简单提几句。

第一,全国人大代表并不是一份专职工作,没有工资可拿,也没有办公室可以上班。

以黄超代表为例,她的专职工作是广西林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是一名国企领导干部。

人大代表奇葩“外卖提案”,是忧国忧民还是报仇

领导干部的身份决定了她不可能抽出很多时间来开展人大代表提出建议和议案的工作,长期在林业系统工作的经历也限制了她的知识结构与社会资源。

要求一名林业系统国企干部就外卖配送领域的问题提出完善的监管立法建议,属实是有点为难人了。

第二,我国在实践中是不存在专职化人大代表的。

假如你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想要扎实调研倾听民意,决定把本职工作先放下来,自费花一年两年时间去调研一个社会问题,再提出深思熟虑的建议来推动立法完善,这样好不好?

我是觉得这样挺好,但是,现实中是不存在这种事情的。具体原因我不方便讨论,还请见谅。

第三,既然跨领域提出建议的条件不成熟,那作为人大代表,只提本领域相关的建议,或者干脆什么建议都不提行不行呢?

很遗憾,这也是不太行的。

每一位全国政协委员都有一个对应的『界别』,例如全国政协委员靳东是文艺界的,全国政协委员刘国梁是体育界的,他们参政议政是代表本领域的利益,可以只提本专业相关的提案。

人大代表奇葩“外卖提案”,是忧国忧民还是报仇

文艺界全国政协委员靳东

而全国人大代表是按省市划分的,前面提到的黄超就是广西自治区的全国人大代表,而不是林业系统的人大代表,身份决定了她不能只代表林业系统的利益来人民大会堂参会,她提的建议还是得立足于国计民生。

然后,每个省代表团都会督促本省的全国人大代表积极履职,积极提出建议,虽然不会落实到硬性的KPI规定,但软性的压力还是不小的。在这个氛围下,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不提点建议也是不行的。

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样,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在专业领域之外提出的建议和议案每每让人惊掉下巴。

嘲讽他们水平不行并不冤枉,但是不够全面。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人大代表奇葩“外卖提案”,是忧国忧民还是报仇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