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知道内地富豪最多秘密的人,都在香港了

过去四十年的中国商业浪潮,至少成就了三代“先富起来的人”。

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在面对个体命运的起伏、时代的斗转星移时,想要始终保持乃至放大财富都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这甚至比获得人生的第一桶金更为艰难。

截至2021年,中国拥有10亿美元净值财富人士达到745人,首次超越美国。

在高净值群体数量激增的同时,老一代企业家却陷入了焦虑,这是为何?

因为他们正面临着财富代际传承的巨大挑战!根据2022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中国50岁及以上企业家占比82%,60岁及以上占比31%,70岁及以上占比11%,企业家未来十年的传承压力迫在眉睫。

加上2020年开始的一系列黑天鹅事件,疫情、多国股市历史性集体熔断,油价、金价,甚至数字货币都在争相跳水。

正如所有的商业浪潮大多伴随着社会波动,香港家族办公室行业的爆发正出现在2020年。在这个神奇的年份,风险的暴露和不确定性的陡增,令富豪们陷入了深远的焦虑。

“一时间,做银行VIP账户的、做过投资的、做律师的,甚至是卖保险的、搞移民的,都往名片上印下烫金的‘家族办公室’字样。”有人这样描述家办行业的现状。

ONE

“知道富豪最多秘密的一群人”

提及家族办公室,圈内人习惯使用简称——“家办”,嘴巴随意一张一合即可,简单明了不费口舌,还彰显某种格调,比如自信、专业。

家族办公室简单来说是指专为超级富有的家庭提供全方位财富管理和家族服务。

而正是服务对象的小众,因此显得格外神秘。

富豪们对家办的期待当然也不止是“让钱生出更多的钱”。

或许也正因为富豪们纷繁到难以概括的动机,家办似乎是个哆啦A梦式的存在。财富的梦想,事业的曲线,生活的困恼,乃至一切的棘手问题,都期待在这里解决。从这层意义来说,这个距离财富最近的行业不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凸透镜:一个人的理想与焦虑,欲望与怯弱,都将被更夸张地演绎。

知道内地富豪最多秘密的人,都在香港了

在不少家族办公室看来,“好的家办从业者是企业家家族的全科医生。”

一家香港的联和家办将富豪人群面临的风险拆解成:家企风险、传承风险、婚姻风险和外部风险四大类,并细化为债务、公司资产管理、家人内斗、二代挥霍、离婚分割、继承规划、税务变化等13个小类。

所以在很多时候,理财师只是家办从业者多个身份中的一重。

比如除了要管理好客户的资产,还要负责运营客户的个人爱好相关的基金会项目,甚至要协调老板们私人飞机的排班表。在北京环球影城一票难求的时候,有一位联合家办的创始人一周内就为核心客户搞定了17张入场券。还有家办长期投资医疗,就是为了背后已患病的企业家能尽早进入新药测试。

因此家办从业者可能也是掌握富豪们更多秘密的人。

“八面玲珑是必备品质。”一位联合家办的创始人举了一个自己的例子:“企业家带着老婆的时候,我和他们讨论钱怎么分?钱投去哪?老婆不在的时候,我就要告诉他:你的钱和老婆的钱如何隔离?怎么把钱放到子女名下?”

一次,有个企业家找到他,吞吞吐吐地说“有个家人不太方便设计财产分配”。“我马上知道就是私生子,就说我们对非婚生子女有很多法务模型。”果然,话刚说完,对方就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除了财富管理和一些家族琐事,富豪们更关心的事可能是从“有钱”到“有身份”。

在电影《一步之遥》的开篇,不懂“锅气”、被嘲“new money”军阀公子武七寻遍文人雅士,直到找到姜文饰演的马走日,才问出了那句灵魂叩问:“我怎么才能把money从new变成old?”

比如有家办在就曾带着17个中国身家百亿的企业家家庭参加了英国查尔斯王储的中国新春晚宴。与查尔斯王储握手,见到时任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与卡塔尔皇室合作的伦敦房地产家族继承人等,聊的不仅包括如何做投资,更漫长的话题是:培养二代接班人、慈善、上层社会人士的品格之类等等。

有企业家在结束后感慨道:“第一次见到真正的old money,太震撼了!”

TWO

内地富人的财富,在香港扎堆

前两年,香港特首李家超在其首份《施政报告》中设定目标,在2025年年底前,要吸引不少于200个家族办公室在香港开设营业部或扩大业务。

这个目标也并非拍脑袋定出来的。

香港是大中华区的金融枢纽,聚集着华人的富裕阶层,有成熟的金融体系,以及众多专业的法律、会计、金融机构。

香港对企业实行16.5%的低税率及简单税制,不对企业在香港以外的利润征税。

而内地相关机制的不完善,也使得香港成为内地富豪们最近的选择。

而许多富豪其实在早早之前就已经在香港布局了自己的家办。

知道内地富豪最多秘密的人,都在香港了

比如2015年4月,阿里巴巴创始人之一蔡崇信在香港设立数十亿美元的家族办公室——主体是蓝池资本。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蓝池资本管理着蔡崇信的大部分财富和马云的部分财富。财新周刊2016年一篇报道则指出,蔡崇信发起成立蓝池资本时,马云以及多位阿里高管参与其中。

此外还有龙湖地产吴亚军的前夫蔡奎就在香港设立了自己家族办公室。

2012年,吴亚军与蔡奎离婚,据北京晚报当时的报道,吴亚军持股45.36%,蔡奎持股30.24%,蔡奎大约分走200多亿港元。

2013年,彭博社数据,蔡奎在香港成立家族办公室佳辰资本。地产以及酒店,一直是这家机构投资重点。

香港证监会行政总裁欧达礼在公开言论中,甚至将家族办公室称为香港打造资产及财富管理中心的“主要基石”。

毕竟巨额资本的聚集,正是金融中心的“原力”。

除了这些商业巨富,近年来香港家办还多了一批新新客户群体——互联网新贵。

对于更年轻的互联网新贵来说,他们对于财富的追求则更加充满冒险精神。

有家办创始人就发现,这些人不论是互联网上市企业的早期员工,还是联创、高管,其中大多数人的生活并没有因为一夜暴富而发生很大的改变,“极少有人会买私人飞机,最多就是买个大点的房子。”

“身家1亿美元,还是穿着格子衬衫996。好像财富不是换取奢侈生活的筹码,而是自我价值实现的自我表彰。他们还在寻找下一个机会,时刻准备二次创业。”

焦虑于财富传承的上一代企业家,与焦虑于二次创业的互联网新贵,无处安放的财富聚集在这一座小岛上,这两年也催生了众多的家族办公室生根发芽。

2023年随着香港与内地的通关,香港家族办公室这个本来神秘、小众的业务突然不同寻常地高调了起来。

毕竟,大家都希望在富人这个市场切走一块蛋糕。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知道内地富豪最多秘密的人,都在香港了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