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没想到,胡锡进竟然成了孤勇者

断断续续在一些微信群里,看到有关“起诉莫言侮辱先烈”的信息。起初没有太留意,觉得世界那么大,有一些不可理喻的人在所难免。

不知道他们起诉莫言的动机,也懒得去分析。莫言的大多数书我都看过,没感觉哪里违法了。我想这不只是知识结构的问题,可能人和人的精神结构也不一样。

但是这几天,这件事似乎愈演愈烈,俨然有热搜潜质。好奇去微博看了看,惊讶地发现,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那人还做了一个调查,上万人参与,支持起诉莫言的人,居然数倍于不支持的人。这让人恐惧。

我们理应恐惧。

一个人疯狂,你可以不当回事,不跟他一般见识,不理他就是了。但是他有一帮拥趸,这就是可怕的乌合之众。

不要小看乌合之众。

一群人的智识随着古老理想的丧失而完全消失,他们一个个重新回到原始的野蛮状态,呲牙咧嘴。

历史上,乌合之众往往能掀起很大的风浪,甚至使乾坤颠倒,日月无光。

今天又看到,胡锡进站出来为莫言说了话,那些人又声称要起诉胡锡进。

没想到,胡锡进竟然成了孤勇者

没想到,胡锡进竟然成了孤勇者

网络图片

没想到,胡锡进竟然成了孤勇者

网络图片

没想到,胡锡进竟然成了孤勇者

网络图片

没想到,胡锡进竟然成了孤勇者

网络图片

诺大的舆论场,如今也只剩下了胡锡进一个大V在为莫言说话,这本身就足够可怕了。当然,可能也只剩下胡锡进这个大V了。

胡锡进成了孤勇者。

胡锡进批评民粹,民粹批评胡锡进,这又是多么魔幻的大乱斗。

已经发言、可能目前也是唯一发言的官方媒体顶端新闻,站出来理性一驳,也很快被回怼淹没。

没想到,胡锡进竟然成了孤勇者

网络图片

这家位于古老中原的媒体,也一时成了尴尬的独唱歌手。 

乌合之众不仅可以产生压力,也可以产生令人生畏的权力,这权力往往又以暴力为表现形式。或无形,但酷烈。

没想到,胡锡进竟然成了孤勇者

文学的自由往往是一个社会最后的自由,如果连艺术化的虚构表达都成了一些人口中的把柄、过错和思想犯罪,那就不剩下什么人文的东西了。

要知道,明清时期还有一批小说家,元还有关汉卿,唐宋就更不用说拥有一堆诗人词客了。杜甫能写三吏三别,李白能“仰天大笑出门去”,白居易还能长恨一番。不知今夕何夕。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没想到,胡锡进竟然成了孤勇者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