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这么快 普京准备和习翻脸?

1、这么快  普京准备和习翻脸?

近日,美国知名保守派媒体人塔克‧卡尔森对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面对面采访,采访刊出后在世界各国引发争议,让北京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普京在采访中公开渲染西方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中共。有分析指出,普京在访谈中所表达的意图,就是把习近平和中共作为他递给西方的“投名状”,这或许是普京为未来反戈一击,预留出暗渡陈仓的通道。

在采访中,普京谈到中国话题部分,非常值得令人玩味。卡尔森问:“金砖国家是否面临完全由北京经济主导的危险?”“你担心吗?”普京回答,“我们和中共是邻居。你无法选择邻居。我们与他们有1000公里的边界。我们已经习惯了。中共的外交政策理念是始终寻求妥协,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有分析指出,普京最后一句话是说给习近平和北京听的,假意表示并不担心中共威胁。但前面的话却暗示了敌意和不安。“你无法选择邻居”,这句话绝非指好邻居,而是暗指坏邻居。就像日本政界流行的一句话:“与共产中国为邻,是日本的不幸。”如同日本一样,俄罗斯也无可奈何、只能忍受。

专访中,普京既强调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共同点,又大谈俄罗斯与中共的本质区别,并公开渲染西方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中共!有分析认为,普京是想借这次专访向西方示好,寻求俄罗斯的突围之道。普京的表述,与习近平当局”合作无上限”地向俄方靠拢的姿态,形成强烈的反差。普京想干什么?俄中之间发生了什么?即将发生什么?显然,俄罗斯汲取中国油水的管道差不多枯竭,普京已无利可图。普京在访谈中所表达的意图,就是把习近平和中共作为他递给西方的“投名状”。俄中关系大逆转,或许就在2024年。

海外时评人士陈破空撰文分析,其实,这一番对答,普京道出了中俄关系、习普关系的实质:互相利用,互相拿对方做棋子、做筹码、做挡箭牌,仅此而已。就在两天后,普京与习近平通了一番电话,表面上是普京祝贺中国农历新年,实际上,各自说了一番套话,而且还要说给第三方听。令人意外但却并不惊讶的是,在这次电话会谈中,“百年未有之变局”的提法消失了,无论从普京口中还是从习近平口中。须知,这是习近平最近几年念兹在兹的提法,此前每次习普见面,习都会提到。现在看来,所谓“百年未有之变局”,就是习近平说说而已,当他重复唠叨这个句子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短短几年时间,不仅没有“东升西降”,反而再次呈现“西升东降”。中俄虽本性都反美反西方,但出于生存策略,又争相对美国和西方示好。在中俄结盟的表面下,习近平思谋与美国缓和关系,普京何尝又不是如此?面和心不和,以利相交,利尽则散。

2、北京已经错过了机会

中国物价的跌势比预期棘手,但迄今为止,中共央行的回应大致消极,随这中国消费者物价以2009年以来最快速度下跌,中共央行的被动既令人困惑,也充满风险,而最可能的解释是政治考量凌驾经济。

日本经济新闻文章指出,在以共产党为中心的体制中,人民银行甚至没有名义上的独立性。中共央行在化解通缩上的被动,关键在于习近平对稳定人民币的渴望,他或许也顾忌积极的宽松措施阻碍了降低杠杆的努力。然而在股市重挫、房地产危机加剧、青年失业率创新高之际,中共央行只能乖乖屈从于习近平的优先要务,而让通缩进一步蔓延发展,着实令人忧心。正如已故美经济学家傅利曼所言,通货膨胀“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一种货币现象”,这位诺贝尔奖得主主张,“只有货币数量的增加速度远快于产出”才会造成通膨,反之也可适用于通货紧缩。

文章进一步分析,中共央行目前的行动令人与1990年代的日本经验相提并论。正如东京当时对解决其不良贷款的危机慢半拍,习近平当局对支撑其关键的房地产部门同样也拖拖拉拉。自2021年恒大违约以来,中国股市市值缩水7万亿美元就可看出投资人信心受到了怎样的重创。如果中共央行善尽职责,通缩的危机或将有所缓解,而中共央行的沉默终于敲响了警钟,尤其是北京上周宣布1月消费者物价年减0.8%、出现14年来的最大降幅。生产者物价年减2.5%。工厂通缩对已因业务缩减而陷入价格战的小型制造业者而言,更是雪上加霜。这些信号将在中国内部产生连锁效应,随着大大小小、国有与民营出口商皆苦苦挣扎,他们将不会增加任何一个岗位,以缓解中国的青年失业问题,他们也不会加薪。另一方面,北京出台加深社会安全网,以鼓励家庭支出、减少储蓄的计划大多仍遥遥无期,处理9万亿美元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的努力,充其量也只是有所进展。至于中国令人忧心的人口结构,正如日本所展现的,高龄人口本质上就是通货紧缩,所有这些都让人感到困惑,事到如今中共央行都做了些什么?

3、一夜之间   中国房企全面撤退

随着中国房地产市场泡沫的破裂,中国房企纷纷收缩战线,抛售资产,以回笼资金应对正在持续蔓延的债务危机,即使是海外的优质资产也不得不挂牌求购。

彭博社的一篇文章写道,由于中国企业抛售的资产还不是很多,而且其价格数据还不完整,市场评估者很难对中国房地产市场衰退的外向影响作出准确的判断。也正因为如此,海外监管机构和市场都担心,这种情况可能会掩盖中国地产危机的外溢效应。欧洲中央银行担心欧洲地区的银行不能够及时掌握贷款价值的变化而及时采取应对措施。英国金融监管部门金管局准备对包括房地产在内的私人市场的估值进行审查。

报道指出,中国房企在过去十年扩张期间购置的海外资产正在开始返回市场,以缓解这些房企偿还债务的压力。北京在过去几年对房地产企业高杠杆借贷问题的整顿使几乎所有房企都遭受了严重冲击,即便是那些像恒大、碧桂园、融创等大型房企也都未能幸免。总部位于广州的中国奥园集团的一家子公司正在执行一项60亿美元的债务重组计划。该公司去年年底以低于2021年购价大约45%的价格出售了多伦多的一块地皮。负债1.4万多亿元人民币的房企碧桂园今年1月26日抛售了它在澳大利亚悉尼附近的一个地产开发项目,彻底退出了澳大利亚。之后不久,这家企业又将其在英国东伦敦的一处价值4.5亿英镑的地产开发项目挂牌出售。还有消息说,碧桂园最近已经将其在广州的五个地产项目挂牌转让,这些建筑被媒体形容为“地理位置优越”“功能齐全”的优质资产。在恒大倒下之后,碧桂园在去年十月爆雷,成为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债务违约案例。

市场信贷分析师指出,有了急迫的中国卖家,市场冻结可能会融化,从而提高市场透明度和价格的清晰度。这可能会导致投资组合估值的进一步下跌,这对中国房企绝对不是好消息。投行巨头高盛集团最近提醒客户,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还在恶化,其触底反弹时刻仍很遥远。高盛分析师们估计,中国的真实房价在2021年至2023年之间下滑了16%,依据美国的经验,中国此轮房地产下行周期的价格调整目前还只是进行了一半,而且情况恐怕要比美国此前所经历的更加糟糕。

4、分红平均每人55万 华为员工吐槽

中国经济近期陷入低迷,华为近日却传出去年分红平均每人55万,但在诸多媒体报道后,墙内网络上却有人发文吐槽,称“外面不懂的人到处吹,内部论坛上都骂惨了。”

网传华为内部发布“董秘1号文件”,宣布去年的年度分红方案为“ESOP(员工持股计划)每股分红1.5元”,计算下来本次分红需要向员工支付770.85亿人民币;以参与员工持股计划的人数约14.23万计算,人均可分得近55万。针对这项消息,在网站“知乎”上,却有疑似华为员工发文吐槽,去年下半年Mate 60发售,加上利润率较高的nova系列新机的开卖,员工对今年的分红数据有着极高期待,但最终每股分红只有1.5元人民币,是近年来最低,甚至比美国制裁后最艰苦的2021年每股分红1.58元还要低。文章爆料,华为内部收入差距非常大,并指每个等级配股数量都有上限,要想拿到36万股均值的股票,基本上要18级,并指很多17级老员工都没有30万股的股票。除了在“知乎”的发文,在华为内部论坛“心声社区”上,也有华为员工吐槽,在华为工作10年了“也没达到平均分红,我得反思了。”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这么快 普京准备和习翻脸?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