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率跌至最低!文在寅会重蹈朴槿惠的覆辙吗?

支持率跌至最低!文在寅会重蹈朴槿惠的覆辙吗? 韩国总统文在寅。来源:韩联社

12 月 7 日,首尔青瓦台,文在寅郑重向国民道歉,表示
政局混乱令国民担忧,我作为总统深感歉意,希望混乱的局面不会持续,而是成为改革道路上最后的阵痛 。

根据民调机构同一天发布的报告,文在寅的支持率也遭遇任内最大降幅,跌至 37.4%,执政党共同民主党的支持率也被在野党 国民力量
反超。其中,被视为文在寅根基的进步团体和女性的 背弃 ,是导致数据滑坡最重要的原因。

改革再遭重挫,疫情持续恶化,经济前景堪忧 矢志为韩国改革弊政的文在寅,路在何方?

一 、改革再遭重挫

注意文在寅 7 日讲话的三个关键词:混乱,改革,阵痛。

混乱之所以出现,乃是因为改革;因为改革遇挫,所以才有 阵痛
。文在寅此番改革的焦点,便是长期以来备受批评、却树大根深的检察官体系。

由于扭曲的独立与现代化进程,韩国政治体制弊病丛生。其突出表现,便是历任总统几乎都难以善终,不是自身因贪腐昏聩或亲信丑闻被迫辞职,就是在任满下台后遭后任清算。其中,权力巨大、自诩独立、却又难免涉足政治的检察官,便在历次清算中主动或被动地沦为政治斗争的工具,成为国家政治走向成熟的绊脚石。

作为前总统卢武铉遗志的继承人、进步派代表人物的文在寅,一直把检察官体系作为国政改革的重要环节。然而目前看来,尽管文在寅及其所属的共同民主党掌控了青瓦台和国会,却在最近一次的交锋中不但没能撼动逐渐与保守派合流的检察官体系,反而惹得一身腥。

韩国法务部长秋美爱(左)和检察总长尹锡悦。来源:TBS

11 月 24 日,得到文在寅支持、着力推动检察官体系改革的法务部长秋美爱以检察总长尹锡悦家人涉嫌基金管理公司 LIME
相关的基金诈骗案等为由,责令尹锡悦停职。这是韩国史上首次出现检察总长遭法务部长停职的状况,实质上是政府为夺取侦查指挥权等权力向检察官体系
宣战 。

在韩国,虽然检察总长名义上受法务部节制,但检察官在现实中保持高度的独立性,且权力极大。文在寅改革的核心,便是把原本由检察官掌握的警检侦查权拆分剥离,即搜查权归属警方,检察官仅保留公诉权。同时,设立高层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以加强对检察官等司法官员的监督。

面对改革压力,尹锡悦拒不让步。11 月 25 日晚,尹锡悦向法院申请 中止执行停职命令 。26
日,尹锡悦针对秋美爱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其撤销停职检查命令。在法院作出裁决前,韩国检察官又集体发声,指责秋美爱的决定是违法行为。

面对抱团的检察官,文在寅呼吁各方不要把部门利益置于国民利益之上。但是,法院仍于 12 月 1 日以 违背检察机关的独立性和政治中立性
为由,裁定暂停秋美爱做出的停职处分,尹锡悦随即重返岗位。至此,文在寅针对检察官体系的改革再次搁浅。

二 、基本盘现裂痕

虽然这不是文在寅改革首次遇挫,但此次的后果绝非前次可比。因为被誉为文在寅 混凝土盘
的支持者已经出现分化松动的迹象,伤及文在寅和共同民主党的根本。

2017 年,文在寅借助韩国民众对前任保守派总统朴槿惠的厌恶与愤怒胜选。无论是出于个人志向,还是民意所向,改革都势在必行。去年 9
月,文在寅就任命备受其信赖的前青瓦台秘书室民政首席秘书曹国为法务部长,推进针对检察官体系的改革。但仅仅 35
天后,曹国就因被检察机关揪住子女伪造证书入读名校的丑闻被迫辞职。

曹国丑闻让文在寅总统陷入低潮,其保守派政敌重新起势不说,首尔街头一度掀起总计达 300 万人的 倒文 游行,文在寅的支持率一度暴跌至
39%。

39% 与此番民调显示的 37.4% 表面看来相差不大,实则不然。根据分析,此次进步团体的支持率比上周骤降了
8.2%,中立团体的支持率也下降了 4.2%,文在寅在女性中的支持率则骤降 9.9%
这些群体都是文在寅执政的基本盘。要知道,文在寅胜选时也仅仅是取得了 41.09% 的选票。

当然,民调总是多变。但民心也是个易耗品,经不起反复折腾。今年年初,得益于疫情暴发之初出色的应对,尤其是西方主流媒体的聚焦与称赞,文在寅政府的民意支持率水涨船高,一度蹿升至
62% 的历史高点。但当民众对疫情的感知由最初的聚焦转入疲劳时,经济与民生才是决定民意涨跌的关键。

就拿韩国人人关注的房价来说,文在寅执政 3 年以来,公寓地价疯狂上涨,上涨幅度甚至比李明博和朴槿惠执政 9 年的涨幅还高出 4.5
倍。过去 3 年,文在寅政府累计颁布了 24 项房产调控政策,然而在严格管控下,首尔的公寓价格却上涨了
52%,令无数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叫苦不迭。今年 9 月的民调,文在寅的支持率已降至 45%,反对率则升至
44%,其中差评的最大理由就是 楼市新政 。

在经济领域,文在寅政府的表现更一言难尽。受特朗普执政、日韩关系恶化,以及新冠疫情的影响,文在寅任内韩国经济持续疲软,失业率更是创下
1997 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的新高。再加上半岛南北关系改善受挫,文在寅在政治、经济与外交上几乎全方位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

更有甚者,年初促成文在寅逆袭的抗疫成绩,也随着冬季疫情的恶化变成泡沫。由于 全国大流行近在眼前 ,首尔防疫级别从 8 日起上调至
2.5 级,为期三周,大量的经济活动再次停摆,连标志性的首尔新年敲钟仪式也是 67 年来首次取消。

换句话说, 秋尹之争 虽是文在寅民意下跌的直接原因,但其基本盘的裂痕表明,看似常见的沉浮背后潜藏着更大的执政危机。

三、 无近患,有远忧

那么文在寅会重蹈朴槿惠被迫辞职的覆辙吗?

目前看来,可能性不大。

一方面,这些基本盘的分裂是否不可逆转,还取决于文在寅对疫情和经济的一系列应对,而文在寅也在努力挽回。12 月 4
日,文在寅宣布小幅改组内阁,其中国土交通部部长的更换备受瞩目,这被认为是文在寅对楼市政策不满的表现。另一方面,受制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反对党进行集会造势的空间被大幅压缩,像去年那般百万人上街
倒文 的景象恐怕难以再现。

不过,文在寅的总统宝座虽暂时无忧,共同民主党的选情却不容乐观。

尹锡悦。来源:韩联社

2022 年韩国将再次迎来大选,反对党 国民力量 的支持率 ( 31.3% ) 目前已反超执政党共同民主党 ( 29.7% ) 。在
秋尹之争
中胜出的尹锡悦不仅民意大涨,与共同民主党的两强候选人李洛渊和李在明已呈分庭抗礼之势,而且他与文在寅的盟友关系基本告吹。人气正旺的尹锡悦虽未必加入
国民力量 ,但是已成为左右 2022 年选情的重要变量。

同时,共同民主党党代表李洛渊近日曝出的丑闻仍在发酵。其办公室副室长李某 2 日被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院传唤后离奇死亡,被怀疑与
Optimus 资产运用管理公司公关行贿事件有关。目前,反对党呼吁就此事 成立尹锡悦直属的特别调查小组
,并呼吁执政党别再像前首尔市长朴元淳自杀时一样以尊重死者为名掩盖。共同民主党虽极力辩解,检方目前也未继续深究,但此事无疑让文在寅的检务改革更加艰难,也更容易遭到质疑。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支持率跌至最低!文在寅会重蹈朴槿惠的覆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