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拜登被逼到了墙角

墙内自媒体亚欧视点文章:位于约旦与叙利亚和伊拉克接壤的边境地区的美军后勤支援单位“22号塔楼”1月28日遭到无人机袭击,导致3名美军死亡、30多人受伤的严重后果。

相比较以哈战争中双方的伤亡数量,此次袭击所造成的损失并不算多,但却因首次造成美军死亡而具有特殊的象征意味,对拜登政府针对以哈战争所采取的战略策略带来很大的挑战。

如同在乌克兰战争中一样,拜登政府实行“不卷入”的根本策略,在对以色列提供强有力支持的同时,竭力避免直接卷入以色列与中东国家之间的冲突(包括哈马斯),并采取了全面的外交行动,阻止以哈战争外溢,导致冲突局势升级和扩大,在中东地区爆发新的全面战争。这将使华盛顿的处境更为困难。

目前尚未有组织“认领”此次袭击。不过,华盛顿已初步认定其由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获伊朗支持的武装组织发动。

伊朗驻联合国代表周一在一份声明中否认了德黑兰与此次袭击有任何关联,强调美军因与当地抵抗组织发生冲突,才会遭到报复袭击。

在约旦的美军基地遭袭之前,美军驻扎在伊拉克与叙利亚的美军部队已受到伊朗支持的武装组织超过150次袭击。同时,出面捍卫红海航行自由的美军与胡塞武装之间已处于冲突状态。

然而迄今为止,美军在中东针对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及其他组织的攻击仍极为克制,均采取定向定点方式进行,避免伤及无辜。

这背后贯穿的是拜登政府对以哈冲突的指导方针,即坚定支持以色列,但亦坚持不卷入、不参与的立场,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以色列和中东阿拉伯国家之间采取平衡策略,一方面维护以色列的“自卫权利”,一方面支持“两国方案”,约束以色列对哈马斯的行动,制止其打击扩大化,造成人道主义后果。

随着以哈战争深入进行,带来人道主义灾难加剧,以及由此促使国际社会的介入日益增多,华盛顿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尴尬,集中表现在联合国国际法院1月26日对以色列发布“临时措施”上。

该措施要求以方采取一切可能措施,防止在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发生针对巴勒斯坦人的种族灭绝。

由于联合国国际法院的裁决被美国认为是国际法的组成部分,因此拜登政府面临支持联合国国际法院还是继续“无条件支持”以色列的艰难选择,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联合国国际法院的“临时措施”面前,拜登政府不能无视。

在此节骨眼上,又发生了美军在约旦的基地被武装袭击并导致人员伤亡的恶性事件,无疑将一直以来信奉外交手段的拜登政府逼入了墙角。

自10月7日哈马斯对以色列发动武装袭击、以哈战争爆发以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已经四次出访中东,开展外交斡旋,最新一次到访国家多达10个。

拜登总统本人也在第一时间亲访中东地区,展开外交协调。

在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最近与中方的会谈中,敦促对伊朗施压阻止冲突扩大,是重要内容之一。

在全球和中东地区团结最广泛的盟友、伙伴及其他国家,组成联合阵线,按照美国方式处理以哈冲突,避免冲突扩大和升级,孤立伊朗及其支持的地区武装组织,显然是拜登政府致力的目标。

但拜登政府全力维持的推动外交控制以哈冲突,并通过对伊朗支持的地区武装组织的局部有限打击的政策,由于新的针对美军的袭击造成人员死亡而岌岌可危。

共和党人已率先向拜登政府发难,抨击其政策怯懦和优柔寡断,没有在中东达到目的,反倒使伊朗更加猖狂。

在美国正进入大选年、拜登对连任总统志在必得及其针对中东的外交斡旋正处于关键时刻的背景下,这次袭击事件除了其本身的军事意义外,也将产生外交和政治效果,迫使拜登政府作出强硬反应。

拜登政府无比重视外交在推进美国国家利益和对外战略中的作用,将其置于中心地位,主要通过外交方式支持乌克兰抗击俄罗斯、支持以色列打击哈马斯是一面,另一面是在战略上推行美国在传统外交的重点地区欧洲和中东进行军事收缩,重点转向亚洲-太平洋地区。

它们是拜登自始至终小心翼翼地应对俄乌、以哈战争的根本原因。

自川普政府以来,华盛顿已经实现了外交战略从以反恐为重点转向以大国竞争为重点,亚洲-太平洋地区(美方称印度-太平洋地区)是美国今后几年、十几年甚至数十年的战略关切重点地区。

华盛顿的一切对外政策都是建立在这一战略基础之上,共和党人眼里的“怯懦”和“优柔寡断”,在拜登及其智囊团队看来,可能正是其精髓所在。

有句老话说,“相忍为国”,拜登政府的一班人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所以无论是在俄乌还是以哈战局中,我们都看到拜登政府的做派就是一方面竭力支持乌克兰、以色列并主要通过它们来实现美国在地区的目标,一方面竭力忍忍忍,将外交手段放到绝对优先的地位。

共和党人处于在野地位,对民主党人的政策无不抨击,不奇怪。随着大选年的到来,针锋相对的批评会越来越多,像应对中东地区武装组织对美军的挑战这样的事态的方式,很容易成为双方竞选的焦点问题。

针对袭击事件,拜登政府作出了初步的反应。

拜登本人在出席一场集会时为阵亡美军默哀,并指出“我们会作出回应”。

​拜登被逼到了墙角

美国总统拜登星期日在南卡罗莱纳的圣约翰教堂讲话。(2024年1月28日)

美国防长奥斯汀称,不会容忍美军受到袭击,美国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防卫美国、美军和美国的利益。

由此可见,华盛顿必然会作出反应,而且其反应将是迄今为止最为强烈的。但同时也可以确定,拜登政府不大可能破坏自身在中东的基本战略方针。

这就要回到一个根本问题上来看,既然美国根据自身大战略转移的需要,对中东地区实行战略收缩的政策,以不卷入、不参与为根本前提,那么它的对手肯定会反其道而行之,偏偏要将其陷进地区冲突中,最好是不能脱身。

美国以针对袭击开展报复为由对中东地区武装组织新的更强力度的打击不可避免地会遭致更大强度的反击。它们是否会形成恶性循环,最终逼迫美军卷入中东地区的冲突,使以哈战争在地区全面外溢,导致冲突局势扩大和升级,可能是国际局势2024年最大的变数之一。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拜登被逼到了墙角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