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北京的外交:已走上了不归之路

中国政府在秦刚事件后,似乎找到了可以顶替外长的人,有外媒推测中联部部长刘建超或接任外长。不过中国的外交政策是否会因为一个新外长的出现而有变化呢?

政治学者张俊华认为,习近平的外交构架已经定局,而这个架构的特点是:北京已经过了不能回头的路标。一个新的“轴心”时代已形成。

张俊华评论文章:习近平的外交架构可用”联俄,拉南方,反美、反西方”来勾画出来,它将影响今后几年的中国外交。 具体来说,就是把俄罗斯作为最重要的战略伙伴,进行全面深度的合作。利用”一带一路”等手段把南方各国(global south)拉进自己的圈子,扩张自己的”朋友圈”。凡是涉及到西方政治制度、价值体系、执政的理念,一概不接受。

当然,由于中国依然需要西方的资本、技术和市场,所以北京在表面上,希望只是不要跟西方政府彻底闹翻, 同时在经济界面前表现出是主张全球化、保护现有的供应链的卫士。但中国对以美国为领导西方而提出的任何真正涉及维持现有秩序的措施,一概拒绝。

两个阵营 

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使得中国行政和技术精英接受了更接近于西方的管理模式的熏陶,尤其是技术精英,对西方技术标准的认同远超任何其他的标准。但又由于习近平在其执政以来强化了对普京的认同,并以为中俄联合便能形成一个坚固的堡垒。这样就在行政精英和技术精英中形成了两个阵营:一个就是亲西方派。说亲西,并非说他们完全接受西方的理念、价值观,但至少推崇西方的技术、标准以及某些制度,而且更开放、开明一些。另一个是亲俄派。而亲俄派尽管在几年前力量还是比较薄弱,但由于符合习近平的政治选择,共产党那种“领袖至上”的行为准则决定了习近平的跟屁虫将越来越多。亲俄派目前颇有上升之势。

当联俄势力得到强化时,亲美派、亲西方派势必受到打击,而反美的外交尤现突出。总体来说,亲俄派在技术精英中几乎没有太多的空间,中俄929大飞机合作项目最终不欢而散,就是一个案例。但在外交领域、某些军事技术方面,显然力量在增长。 中国外交的决策过程,说简单了就是亲西方派与亲俄派的博弈。

北京的外交:已走上了不归之路

图为2023年10月俄罗斯总统普京赴北京参加 “一带一路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谈

习近平的转折

习近平外交上的转折,即全力强化跟普京领导的俄罗斯合作,实际上在乌克兰战争快发生时就开始。北京冬奥期间,中国外交部里亲俄派就提出了跟俄罗斯合作没有上限的说法。亲俄派在乌克兰战争刚爆发时,对俄罗斯在几天内占领基辅似乎信心很足。这就是为什么驻乌克兰的中国使馆不急着撤出在那里的中国留学生,相反,在战争爆发后的过了三天(即估计俄罗斯军队会基本占领基辅之后) ,使馆告知学生,可以设法开车离开乌克兰。但为了保证不受俄军的枪击,甚至建议他们在车上插上中国国旗,因为这样,那些占领乌克兰的俄军肯定会把他们当朋友看待。

但是, 战争对于普京并非如此顺利,同时,习近平深感中国对西方国家在技术、市场和资本的依赖,所以并不想把西方尤其是跟欧洲的关系搞得太坏。于是中国便在去年开启了所谓巧实力外交的攻势:一方面极力摆脱“普京侵略战争同谋”的阴影。另一方面全力把自己打扮成和平的使者、一个中立的国家,并表现出对游说基辅和莫斯科的和谈有着很大自信心。那时,尽管习近平心里恐怕还对普京心有灵犀一点通,但他努力在全球面前不这样表现。于是便出现了派欧亚事务特别代表李辉走访欧洲,并就调停冲突,专门去了基辅,见了泽连斯基,而后来又去了莫斯科。

于此同时,中国一个重要媒体凤凰电视,自乌克兰战争爆发起,专门有一个特派记者在跟着俄罗斯的军队报道战争的情况,亲俄的倾向性很明显。而在去年5月起,为了配合展开所谓的中立外交,特意增添了一个跟着乌克兰军队报道乌克兰战争的女性记者。在当时使乌方深为感激。

但后来风向就变了。根据Politico以及日经亚洲的报道,普京对习近平如此的”转变”感到了不安,并认为这是中国外交部中的亲西方、亲美阵营的作为。于是,普京决定把他手中掌握的有关外交部长秦刚涉有所谓泄露机密给美国的材料,派他部下亲手送到了习近平手中。习一方面对普京的密告感谢不尽,加之中国火箭军内部腐败横行,决定来一次大清洗。

尽管上面这些报道至今没有更详细的证据或者其他渠道来验证,但从5月至8月中国的外交变化来看,北京确实在那几个月对俄的态度迅速改变: 本来虽是朋友,但还是一定距离。而现在则几乎是高度信任。

于是,从此以后,李辉再也不在作为一个和平特使重新出现,而凤凰台的女记者从此以后也消失了。 尽管中国的那块中立的挡箭牌顶多依然作为外交辞令被使用,但北京确实已经抛弃了那种哪怕是不很真诚的和平使者的努力。随便提一下,俄罗斯媒体几乎在同一时间也转载了Politico关于普京密告的报道,俄罗斯官方出于可以想象原因,不寻常地回避了对其作任何公开的表态。

中俄关系的急速提升

自秦刚事件后,俄中在各方面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提升。 而这种提升,意味着中俄关系的紧密程度在习近平的任期内,已过了不能再回头的路标,因为这时的习近平已经觉得欠着普京的一笔债。从此以后,只要习近平在位一天,中俄关系就将一直处于上升阶段。而这种上升,也意味习近平同时已决定摆脱跟西方政府的密切互动。

首先,贸易方面,2023年,中俄贸易额创下历史新高。 中国海关称,2023年两国的商品和服务贸易价值约2401亿美元,一年内增长了26.3%,远高于北京和莫斯科设定的年度目标。原来沙特是中国最大原油供应国,但在2023年后几个月,迅速被俄罗斯取代。 而同时,无论是中国跟美国还是跟欧洲的贸易,都比以往减少。

其次,跟俄罗斯军事上的合作。尽管在乌克兰战场上,俄罗斯很多“神器”失去光环,但俄方毕竟还是有一些中国认为可以获取的技术,包括太空技术。而俄方也期待中国的一些大多是从西方偷来、仿造的军事技术。当然,为了保证已经在中国的西方大公司的继续存在,同时避免西方对中国的全面制裁,习近平并没有像朝鲜那样给俄罗斯送军火。但客观上,无数的军民两用设备和产品,已经给俄罗斯的侵略战争做出了不少贡献。

而军事方面的合作,也体现在中俄双方的海军强化了在日本海、台湾海峡、甚至是南海的合作。双方进行了多次的共同演习、巡逻。 而这对习近平今后可能让俄军配合中国的军事行动,有着重要的意义。

中俄关系的迅速提升,跟以习近平为首的联俄阵营的势力扩大有着直接的关系。在最近几个月,反美、反西方在中国的升温,这跟北京对外部环境的认知有关。美国的政治不稳定,欧洲经济的不景气,普京跟朝鲜、伊朗关系的强化,弹药得到及时的补充。这样,乌克兰讨价还价的空间在缩小。中国亲俄派似乎在俄罗斯全面侵略乌克兰临近两年之际,也开始觉得俄罗斯最终必定赢这场战争。

西方幻想依然存在

在如此的氛围下,这几天83国的国家安全顾问针对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就乌克兰持久且公正和平所提10点方案展开第4轮讨论。而在最近的达沃斯峰会之前,乌克兰总统府幕僚长叶尔马克(AndriyYermak)和瑞士外交部长凯西斯(Ignazio Cassis)还幼稚地把今后的和平的希望寄托于中国,希望能利用中国总理李强出席达沃斯峰会的机会,能与泽连斯基会面, 目的是让中国在今后可能的跟俄罗斯的结束战争的谈判中起一个关键的作用。而李强当时连搭理都不想搭理,这一作为完全是已定局中国的外交框架的表现。

很显然,提出这种建议的几方似乎根本忘记了北京在去年的5-7月份已经过了那个不再回头的路标。习近平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外交回到去年5月份的那种假装中立,并装模作样地促成乌俄双方谈判的状态。

目前的世界格局是,和平红利已耗尽,而新的威权主义的所谓普习轴心时代已出现。当然要改变此状况的机会虽几乎没有,并不是说一点都没有。但获得这样的机会是要付极大的代价。而现在不管是西方领导还是新轴心领袖都不愿意牺牲自己、付出更大的代价。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北京的外交:已走上了不归之路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