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很荒谬,很可耻的一代

今天看到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讲的一段话,让人心中五味杂陈。

他说:“将来子孙后代写历史教科书,写到我们这代人的时候,不会有任何好词来写我们这代人。我们这代人在他们的眼睛当中,很可能就是很荒谬、很愚蠢,甚至是很可耻的一代人!”

孙教授解释说,我们这一代人在整个人类历史长河当中是最独特的一代人,独特之处在于我们这一代人就把地球演进这么多亿年形成的那点财富,原来埋在地底下的弄出来用光了,煤给挖出来了,石油给抽出来了,天然气弄出来了,各种矿产资源给挖出来了,然后弄出来能烧的基本都烧了,最后化作一缕青烟。

对于孙教授的观点,是既赞同又委屈,赞同他的自然法观点,人类确实不能向大自然过度劫掠,不能一辈子吃掉十辈子的福报,不能以透支为代价换来所谓的发展,同时感到无比委屈的是,我们也并不想让后人戳脊梁骨,也想对子孙后代负起责任,可是又对眼前的一切无能为力,无可奈何,根本负不起这个责任。

某种程度,如果孙子后代鄙夷地看待我们,那么一定还有我们的懦弱无能和妥协退让,为了眼前的苟且失去了梦想,失去了追求,失去了自我,行尸走肉般地活着,然后还自以为是地进行着安慰和欺骗。

实际上,不需要把这种荒谬留给子孙后代去审判,照着镜子剥出良心的内核,我们自己有时候都瞧不起自己这个熊样,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语,戴着伪善的面具,干着心口不一的蠢事,不知道如此卑微地活着到底想换取什么。

很荒谬,很可耻的一代

我一直心存这样的困惑,究竟是在拧巴纠葛中迷失了方向,还是心中本来就有梦想却不敢正大光明地去追求?

世界那么美好多姿,那么自由辽阔,为何我们却困在套子里、笼子里,顽固地抗拒这,惧怕那呢?是全世界都错了,还是我们自己错了?

正因为如此,我们不敢面对现实的挑战,更不敢面对子孙后代的眼神,只能陀螺般庸庸碌碌地过着失魂落魄的日子。

失魂落魄就是没有了信仰,没有了归属,没有了安全感,对什么东西都不再相信了,包括权力和金钱。

权力与金钱不过是麻醉剂,只能带来短暂的欢愉,而这欢愉又可能是反噬的毒药。

个性被压抑,信仰已迷失,活着很浮躁,面对当下的煎熬,谁都知道怎么回事,谁都不去戳破那层窗户纸,人一旦聪明起来真的太可怕了。

生命那么短暂,活着却只能被迫用荒谬、荒诞和荒唐去延展人生的长度,想想真是太可悲了。

准确地说,我们应该是不甘于荒谬而又终归于荒谬的一代人。

或许,这就叫无可奈何吧。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很荒谬,很可耻的一代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