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行下效 中国各地开始“放卫星”

  中国经济复苏停滞之际,中共国家统计局却称去年GDP增长5.2%,官媒也宣称地方GDP“部分省份实现新量级的突破”,GDP增速“21省份中有12个省份跑赢全国”。专家形容中共各地跟进中央造假,如同“大跃进”时期的“放卫星”,但这是自酿苦果,自身信用崩溃,将加速外资扩离。

  大陆多地GDP出炉 遭指“大放卫星”

  经历三年疫情封锁,中国经济民生遭受重创,中共于2022年末解除封控,但经济复苏难,进出口、消费和投资这三个火车头都减速,外国对华投资下降,中国股市跌跌不休。去年6月青年失业率创下21.3%新高之后,当局干脆不再公布数据,直至近日才抛出一个降至14.9%,但被严重质疑的青年失业率。

  在此背景下,当局频频强调唱响中国经济“光明论”。中共总理李强1月16日在达沃斯论坛提前放风2023年GDP增长5.2%左右,他呼吁国际扩大对华投资。中共国家统计局17日正式宣布去年GDP增长5.2%,但受到普遍质疑。据研究机构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研究指,中国2023年的真实GDP增速可能只有近1.5%。

  3月召开中共全国两会,李强将宣布新的全国增长目标。在此之前,近日地方陆续举行两会。澎湃新闻23日报道称,2023年地方经济数据已密集出炉,“21省份去年GDP出炉:广东率先突破13万亿(人民币,下同),12个省份增速跑赢全国。”

  据称,除了经济第一大省广东成为全国首个全年GDP突破13万亿元的省份,还有3个经济大省山东、浙江、四川年度GDP分别突破9万亿元、8万亿元、6万亿元。此外,湖南实现年度GDP首次突破5万亿元,重庆、辽宁年度GDP迈入“3万亿俱乐部”,等等。

  官媒称,21省份中有12个省份GDP增速跑赢全国:海南(9.2%)、内蒙古(7.3%)、甘肃(6.4%)、吉林(6.3%)、重庆(6.1%)、山东(6.0%)、浙江(6.0%)、四川(6.0%)、江苏(5.8%)、安徽(5.8%)、河北(5.5%)、辽宁(5.3%),北京(5.2%)与全国持平。

  微博上有网民质疑这些增长:“那我怎么还这么穷。”“粤西、粤北穷得要死。”“看到这种漂亮数据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山东、四川、湖南GDP为什么这么高啊?去过这些地方,发现当地收入并不高啊,有些地方发展还挺落后的!”

  也有网民说:“给大家科普一下,GDP实际数据起码要3月才能有确切数据,现在大家就看看预估数好了~!部分地区是预估,部分地区是只有1–11月的。”

  台湾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分析指出,按理应该是先有地方的数据才有全国的数据。但现在中央定下去年GDP的增长是5.2%,然后地方得想办法把这个数据凑出来,统计局就能够把数据做得跟目标一致。“就是当年的浮夸风,地方上报卫星,按照上级的要求把数据弄得漂亮。所以这些数据没有讨论的价值。”浮夸风特指中共建政后“大跃进”“文革”时期夸大业绩的风气。

  前中国资产管理公司的首席合规官梁少华认为,中共不断要媒体唱好中国经济,不能唱衰,这正说明经济很不好,不让大家去说出实际情况。现在当局进一步抛出这些高增长数据,没有几个人相信。这也使几十年前中共各地争报粮食上万斤、三年五年超美的集体历史回忆,重新浮现起来。

上行下效   中国各地开始“放卫星”

  中共上下抱团造假自酿苦果 加速外资撤离

  吴嘉隆说,现在中国面临房地产危机、债务危机,再加上信心危机,最后形成资金外流危机和失业危机。当局为了吸引外来资金,骗国际社会说中国经济还是好的,所以搞出了一个令人无法相信的5.2%的经济增长率,然后每个地方要报多少上来。“这个叫做数据工程。”

  他认为中共这样做,只会自酿苦果:第一是中共信用崩溃,人们都不再相信官方数据,这是即时的效果。第二是由于找不到可靠的官方数据,外资机构对中国经济的前景就难以客观地判断,中国的经商环境变坏,外面的资金就不再进来。

  “没有办法有一个官方的、系统性的、可靠的宏观经济数据来研判中国经济的动向,很多外资就干脆走。像花旗银行、黑石集团,很多投资机构、金融机构看这个环境不对,赶快走了。”

  梁少华表示,在中国经济面临崩溃的情况下,当局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又想给国际上一个好的形象,只好从数字下手、去操纵。“2023年整个中国经济下沉,股市也创新低,出口,房地产,以及制造产业都没有什么起色,现在却说有了一个大发展,不合情理。”

  事实上,数据好看的中国地方的GDP,大部分还是债务。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2022年,中国地方债务达到92万亿元人民币,占GDP的76%,而2019年这个比例为62.2%。

  值得注意的是,向来被批评造假成性的中共当局,去年底将“统计造假”纳入中共党纪条例。但当局对涉及统计造假的责任人,都只是作党内处理,轻者被警告,情节较重的撤职,直至开除党籍。

  去现在中央带头造假,同时又宣称对地方打假,这样做的结果可能就变成:官员为应付上面,该造假的就造假,该贪污的就贪污,然后总会有一批人被抓出来做替罪羊,往往就是平时站错队的。所以现在在中国当官,都是一边贪,一边做好准备逃路,把家属安排在海外,当裸官。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上行下效 中国各地开始“放卫星”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