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共国会走向“战争驱动型”经济吗?

()江夏编译报道:美国《外交官》网站发表“安邦智库”创始人、中国地缘政治和公共政策学者陈功以及安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何军的文章说,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深远影响、反全球化情绪的激增以及地缘政治竞争升级之后,全球经济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

中共国也感受到了与全球化时代截然不同的这些变化。中国民营企业正在努力应对营商环境持续恶化,信心明显减弱下的运营挑战。地缘政治因素现在已经让考虑在中共国投资的外国企业,对西方世界可能实施的制裁和限制感到担忧,也对中共国可能会对西方的行动做出过度反应,对外国投资施加压力感到不安。

与此同时,中共国普通消费者受到对经济前景、就业、收入增长和资本市场的不利预期的影响,信心明显低迷。所有这些因素引发了对中共国经济未来发展轨迹的不同的看法。在中共国内,一些人提出中共国正在转向“战争驱动型经济”,中共国的投资策略应该与这一前提一致,重点放在军工、尖端技术、粮食安全、供销合作社、大型社区食堂和低端消费上。反之,则要劝阻高端消费、大城市战略、个人财富创造等。

但现实情况是,中共国参与实际战争的可能性极微。从历史上看,“战争驱动”型经济已被证明与繁荣的经济不相容。如果把重点放在战争上,经济就会遭难,反之亦然。战争驱动型经济的逻辑有一个重大缺陷。在这种情况下,经济成为一种长期负债,要么为战争牺牲,要么被庞大的军事机器及其对大量经济支持的需求所拖累。基础设施实际上成为物化债务,需要前期投资并带来持续的维护成本。过多的基础设施不可避免地导致还款义务,这意味着“战争驱动”型经济和可持续经济不可兼容。

如果战争驱动型经济不是中共国选择的道路,那么未来的中共国经济更有可能倾向于中央集权。这种以国家权力主导为特征的经济模式实现了对资源的控制。中央集权经济有两个特点。

中共国会进入“战争驱动型”经济模式吗?

一是有效覆盖和控制战略领域,意味着共产党或大型国有企业将对几乎所有具有重大价值的行业进行控制。这包括商业银行、保险、证券、电信、石油、煤炭、粮食、电力、基础设施、汽车制造和关键采矿等传统行业。在这些行业中,中央或国有企业已经占据主导地位。然而,即使是房地产、半导体、风险投资、银行卡清算、数字技术和资产管理等所有传统上由民营企业主导的行业领域,也逐渐倾向于这种集中式经济模式。

其次,党国占主导地位将集中在竞争领域。在互联网、零售、纺织服装、互联网金融、光伏、电动汽车、电池等市场竞争激烈的领域,民营企业历来是主体,但在中央集权经济模式下,中共政府将通过政策框架对几乎所有民营企业进行系统性控制。

话虽如此,中央集权经济并不等同于计划经济。与中共国没有市场的计划经济时代不同,集中经济模式承认市场的存在,市场尽管受到某种程度的中央控制,但将随着经济增长而继续扩大。在此框架内,中共可以利用重大项目以及财政和金融资源来间接控制市场。

从目前来看,中共中央政府未来可能会通过央企对关键战略领域进行更多控制,同时国家的政策体系和资源配置可能会对民营企业占据的竞争性行业进行一定程度的控制。因此,不仅在中共国,而且在其他国家,市场主体和政府机构都应该做好准备,以适应这些正在逼近的变化。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中共国会走向“战争驱动型”经济吗?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