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广州某大学考试:2831人的考场,2093人替考?

近日,广州一成教考点发生大规模替考舞弊一事引发关注。

1月16日,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这起事件发生于2022年春季学期,涉事考点为广州开放大学(广州分部)定锐考点,当时正在举办国家成人高等教育期末考试。

根据官方通报,定锐考点(隶属定锐学习中心)“一平台”机考实考2831人次、替考2093人次。

1月12日,广州开放大学发文称,对于该考点的暂停招生、暂停组考资格处理至今仍生效。但考点一名招生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招生仍在进行。

据悉,在有前置学历的情况下,开放大学多是免试入学,通过课程考试,取得所需学分即可顺利毕业,期末考试的成绩和平时成绩都将计入学分,获取证书的难度不大。即便如此,仍然有不少学生选择中介机构“托管”自己的学业。

部分中介机构甚至是打着“全托管”的幌子招收学生,他们承诺一旦付费,学生的日常上课、课程作业、论文甚至是考试都由培训机构“代劳”。有招生人员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机构有内部关系,即使需要本人应试,也不用担心,“有手就行”。

大规模、高比例替考

根据官方资料介绍,广州开放大学(原广州市广播电视大学)是国家开放大学的分部之一,创办于1961年,是一所以教育“互联网+”为平台的新型成人高校。招生对象包括本科(专科起点)专业,专科,高起本专业、单科课程。该校强调,并未与机构合作招生。除本部外,该校还有分校42家。

公开资料显示,开放大学教育以线上学习为主,也因此,一些招生人员坦言,平时的“挂课”、课程作业以及线上考试均有代为操作的空间。

据上游新闻报道,一名广州某考点的老师称,2020年以前,学生考试可以在家里通过网络参加。但在2021年改革后,所有考生都必须到指定分校的教室,考生必须要通过人脸识别核验才能考试。这种考试至少要考3次,才能完成学业。

根据官方通报的《关于国家开放大学广州分部有关考点考试组织问题的处理意见》(国开教函〔2022〕42号),2022年春季学期全国统一期末考试中,广州开放大学(广州分部)个别学习中心考试组织存在严重违规违纪情况。

广州某大学考试:2831人的考场,2093人替考?

图为广州开放大学

总部认定:广州开放大学(广州分部)定锐考点、蓝星考点、华文航空考点、侨大考点、金沙洲考点、广源考点等6个考点存在未认真落实总部考试管理有关要求,主考失职、考试组织管理混乱、考试监督不力、考试纪律松懈、工作人员组织考生人脸识别造假、有组织大规模替考舞弊等严重违规违纪情况。其中,定锐考点(隶属定锐学习中心)“一平台”机考实考2831人次、替考2093人次。

文件中提到,该考点主考严重失职,私设多个考点,监考教师严重不作为,协助考生人脸识别身份核验造假,大量考生未进行入场前人脸识别,或者跨考点甚至跨省通过人脸识别进行考试,存在大规模、高比例替考。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1月12日,广州开放大学向校属各学院、各学习中心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考试管理、严格考风考纪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出,2023年秋季学期期末考试(纸笔考试)将至,根据国家开放大学关于考试工作相关规章制度要求,向全系统提出进一步加强考风考纪建设。该校一直严格落实国家开放大学“治三乱”要求,不断强化办学系统规范化,对违规考点考生及相关责任人严肃处理。

《通知》称,在2022年春季学期期末考试中,定锐考点存在严重违规、违纪情况。按照国家开放大学相关规定,该校对违规考点进行了严肃处理,包括校领导约谈分校主要负责人;暂停定锐分校招生资格;暂停考点考试组织权,降为临时考点;取消违规学生的成绩;考点后续考试与总部、分部监控实时联通等。

校本部也监督定锐考点对1名分管副校长、1名部门负责人予以解聘,以及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通报。考点整顿处理结果向国家开放大学作了书面报告,暂停招生、暂停组考资格处理至今仍生效。2023年上半年接受市委巡察期间,学校党委将此事作为自查问题向巡察组汇报,并深刻剖析原因,举一反三,切实进行相关整改工作。

广州某大学考试:2831人的考场,2093人替考?

2024年1月12日,广州开放大学官方公众号推送《关于进一步加强考试管理、严格考风考纪的通知》

“全托管”的新玩法

“实际上,机考基本上都是选择题和判断题,而且考试只占50%成绩,另一半是平时分,也就是说考20多分就能过。”某知名成人教育机构的招生人员肖肖(化名)向中国新闻周刊强调,考试并不难,还可以通过手机App查找答案。

据她了解,此次有机构在定锐考点找了“枪手”替考,费用是100元一场。还有招生人员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称,如此大规模、高比例的组织替考,考试纪律极为松散,或与考点同中介机构此前承诺了“全程托管”有关。

定锐考点一名招生工作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该校本科、专科专业通常系5学期制,但每门课程的终考,时间会集中、灵活安排。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上述《处理意见》虽然通报了考点的违规问题,但并未透露具体的细节。

在肖肖看来,如此大规模的舞弊,究其根源还是与行业“惯性”有关。对于机构来说,核心竞争力不在于规模,而是有无“授权合作”或“代学替考”等托管服务。

“虽然考试简单,但有些人不想来回跑”,肖肖介绍,在考场纪律加强前,“全托管”是很受学生青睐的模式,由机构将上课的课时、作业、课程论文,包括考试一并处理。

2021年4月10日,上海警方曾阻止了一起大型考试作弊事件。据披露,一家机构以培训为名,在考前大量招募英语科目自考考生,并雇佣本市大学生,准备在同年4月11日举行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中“替考”。40余名“枪手”来自各大高校。考前,会将考生客户的身份证、准考证照片等通过“枪头”发给“枪手”,按照性别、容貌的相似度,让“枪手”自行匹配。

由于监管差异,“替考”费用有多有少,并非都是“天价”。一名去年年底参加了成人高考的山东某地学生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她在某社交平台上找了个顺道考试的“枪手”,“每科仅付了50元”。

“现在报名的话,配合一次线下就可以了”,一家机构的招生人员在推荐广东某开放大学时提到。她称目前只能采取“新玩法”。但已经入学的学生,仍然可以延续“全托管”的形式。“入学后拍了人脸视频给老师,他们用科技搞定”,一名通过该机构报名的学生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该学生报名的费用比官方渠道多约1000元。

“以简单为标准”

多名中介坦言,由于效力相同,荐读开放教育院校通常以难度为最主要的标准,因为需要线下考试,广州开放大学实际上并不在他们的优先推荐之列。

中国教育在线副总编、继续教育中心主任白瑜此前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介绍,目前学历继续教育只有三种形式,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成人高考、开放大学,其中开放大学品牌认知度和学历含金量相对低一些。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2022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该年,全国成人本专科招生、在校生、毕业生人数均创了新高。连续6年,全国成人本专科招生人数都维持在增长状态。

成考学历可用于求职工作,晋升职位,考资格证,也能迈上公务员招考的门槛。近年来,一些地方机关遴选不再对学历限制“全日制”,这些无疑都提高了成人学历的吸引力。

但另一方面,成考学历的含金量仍然受到诟病。据升学规划专家梁挺福观察,一些代考机构甚至包括考点,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会和考生形成一定默契。而随着高考录取率逐年攀升,如今通过成考获取学历的人群,本身可能缺乏足够的学习意愿。

根据官方文件,涉事的定锐考点整顿、整改期应不少于一年,只有在整改被广州分部验收通过、总部批准后,才能恢复正常招生、组考。

1月16日,定锐考点一名招生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该校已恢复正常招生,据其介绍,该考点整体通过率能达到六七成。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广州某大学考试:2831人的考场,2093人替考?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