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王健林:这个年,不好过

辞旧迎新,王健林的关键词却是割肉。

11万㎡的上海金山万达,被卖给了中联基金,去年仅7天时间,中联就接管了四座万达广场。

12月25日,太仓万达,卖了。

12月26日,湖州万达,卖了。

12月29日,广州萝岗万达,也卖了!

加上此前卖给大家保险的

上海松江万达、周浦万达,仅上海,已有三家万达广场被金融机构接手。

同时,万达酒店、万达电影等也都被抛售。

12月22日,大连万达酒店,股东变为了“北京鹰朗”。

12月12日,万达电影发公告:

万达投资51%的股权转让给了“予儒意投资”。

加上7月抛售的49%万达电影股份,此后“万达电影”,易主“上海儒意”。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最近有人拍到,69岁的王健林坐在席间,神色晦暗难明。

最新的“胡润榜”上,王健林家族的财富下降了500多亿,成为了2023年财富下降最多的富豪。

而同样69岁的钟睒睒,靠卖矿泉水和疫苗生意,连续三年稳坐中国首富的位子。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69岁的王健林依然无比忙碌,他频繁接洽着各种人,寻求合作机会。

一切公开动态,似乎都在表明:

万达的运营一切正常。

然而个中滋味,冷暖自知。

他们都说,老王的这个年,不好过了。

01

王健林曾放言:

“再过几年,万达的租金收入就能达到1000个亿。就凭这一条,万达集团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

所以,当皮带哥、孙官人们还在激进拿地时,老王只做了一件事:

不再“拿地、建房”,转型为商业管理公司。

以后的万达,靠租金活着。

如今,万达所剩的核心资产都在万达商管,这里,也承载着老王最后的野心。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万达商管,全球最大的商业地产运营商,它经营着494家大型商业中心,却不持有任何一个物业。

原本,这是一招稳棋。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2023年底,珠海万达商管上市受阻,对赌协议仅剩几天,否则就要支付300亿股权回购款。

割肉换钱,成了唯一的选择。

经数轮博弈,王健林守住了万达商管继续上市的火种。

而代价是,万达帝国的控制权旁落。

这就是曾蝉联中国首富的王健林,做出的选择。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然而,这还不是老王最艰难的时刻。

很多时候,前浪的艰辛和压力,超乎想象。

02

王健林的父亲王义全,是一位老红军,因长征中表现优异,晋升为连长。

之后一直投身军营,新中国成立后才成家,直到42岁,才有了长子王健林。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父亲的从军经历,对王健林影响很大,多年后,他还会经常提起父亲的早年经历。

“他长征时吃了许多苦,这是他们这些后人想都不敢想,也比不了的。”

1958年,父亲工作调动,全家搬到了四川大金县(现金川县)。

虽然,王义全是大金县森林工业局的副局长,但收入微薄,一家人的生活捉衿见肘。

8岁的王健林,就站在小板凳上给一家人做饭,帮几个弟弟洗澡穿衣。

1969年,15岁的王健林成为了一名育林员。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但林地的生活太过孤独、枯燥,几个月后,王健林郑重地向父母请求:

我想去当兵,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大金县虽林业发达,却地处偏僻,父母也不愿儿子在此埋没一生,便欣然同意。

1969年,15岁的王健林从四川来到东北,入伍参军,在部队一干17年,从新兵一路做到了团职干部。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本想军旅一生,却不想天不遂人愿。

1987年,响应国家“百万大裁军”的号召,王健林转业了,就任大连西岗区政府办公室主任。

本认为仕途有光,却不想又遇到了经商热。

当时,很多人辞职下海,成了“万元户”,王健林也活了心,却踌躇不定。

此时,一个传奇的女人走进了他的生活。

03

1987年,老家开始不断催婚,33岁的王健林经人介绍,认识了林宁。

林宁比王健林小四岁,同样出身军人家庭。

她的父亲林连章曾参加过淮北五河战斗、灵璧战斗、津浦路破击战、泗县战斗、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为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

林家兄妹5人,林宁是唯一的女孩,然而从小倍受宠爱的她却全无娇气。

相反,全身透露着坚毅沉稳的军人性格。

这让王健林一见倾心。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林宁

同样出身军人家庭,一样地务实上进。

二人很快便喜结连理,1988年初,林宁为王健林生下一子,就是如今大名鼎鼎的富二代王思聪。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林宁是一位超级女强人,早在认识王健林之前,就经营着林氏集团。

不仅业务范围广及餐饮、物流、装修等领域,而且广结人脉,王室、明星都是她的座上宾。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林宁和英王查尔斯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林宁和摩纳哥亲王阿尔贝二世

林宁的商业脚步与成就,都早于王健林。

有了妻子的加持,王健林也坚定了脚步,同年,他弃政从商,并通过企业改制的机会,创建了大连万达集团。

04

然而,创业并非易事。

遇到的第一个难关,就是批地。

那时还是“计划经济”,拿项目必须要有“计划指标”。

王健林厚着脸皮向老战友付费,终于“借”到了一点指标。

之后,兴冲冲地去求领导批地。

可是跑了左一遍,右一遍,没人理。

最后,市领导实在被找烦了,出了一道难题:

“你不是想开发吗?把市政府北侧的那块地给你”。

闻言,王健林倒吸一口凉气。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那块地,是出了名的“硬钉子”:

房子差、设施差,一百多户共用一个水龙头、一个厕所。

初步估算,光改造的成本就是1200元/㎡,而大连当时最贵的房子才1000元/㎡。

这明摆着是个大坑,之前三家国有公司都不肯接。

但王健林深知,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于是力排众议,干!

若想不亏损,建成后,必须要把房价卖到1500元/㎡,可怎么办呢?

最终集思广益,想出了一些门道:

一、当时的中国住房,没有“明厅”的概念。

一个小过道,进去就直接是几个房间。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王健林一拍大腿:

那好!咱们在格局上设计出一个明厅。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二、当时的住房都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只有县处级以上干部才允许配备单独的卫生间。

不管哪一套,给所有住户都配备了独立卫生间!

木头窗全换成铝合金的,每户再加一扇防盗门……

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

房屋建成,均价1580元/㎡,一经面世,一月卖光!

这一单赚了近1000万,王健林掘到了第一桶金。

却没想到,更难的,还在后面。

05

初期创业,王健林接下了一个项目,这个工程当时政府干了一半,转给了万达。

本以为捡了个大元宝,不想,不久突然全国“治理整顿”,贷款更难了!

要启动这个项目,急需一笔2000万的贷款,手续齐全、有土地抵押,却没银行愿意放贷。

最终,政府给背了书,同意促成贷款,可前后跑了几十家银行,找了50多次,全是闭门羹!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你在前门等,他从后门走。

在走廊苦等一天,终于堵到了人。

让你下周来,结果下周人家出差了……

接连好多天,早上八点站到下午六点。

没人搭理、热脸贴着一个个冷屁股。

很多年后,王健林回忆:

“当时站在走廊里,感觉自己太卑贱了。”

实在不行,去了另外一家银行。

为找到负责人,他开车等在人家楼下。

为了省点油,发动机开一会儿,又关上。

一连几天,从寒夜等了清晨,一无所获……

这境况,像极了当时中国民企的困境。

最终,王健林抑郁了,整整9天9夜没睡觉,安眠药统统失效。

第十天强撑着去开会,“咣当”一头昏倒在地。

被抢救回来后,第一件事就问:

“怎么办?项目还能继续吗?”

最后,有人出了个主意:

“干脆你就发一个债券,承诺回报,比如两年按照1.4倍,每年20%,1.4倍收回……”

最终靠着这个方法,万达活了下来。

06

终于,万达风生水起,新问题又来了!

公司两个员工忽然得了重病:

一个癌症,一个肝病,每人治疗费要100多万。

当时,中国的民企是可以不报医药费的:

有钱你给报销,没钱员工可能就是等死。

虽然,王健林出了二百多万的医药费。

但也意识到了问题:

再往后一二十年,大家岁数都大了,公司怎么办呢?

从这时起,他下定决心:

要找到一个更安全、有长期现金流的商业模式。

2000年,万达转行做起了商业地产,不单纯搞住宅开发,而是做不动产和持有物业。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但商业地产的水,更深。

3年,他被告了222次,

整天打官司,哪还有精力搞企业?

最终,在不断摸索和惨痛教训下,老王摸索出了一个新模式——

城市综合体。

造一个商业中心,旁边建写字楼、商业街,再开发一些公寓……

把公寓、写字楼卖掉,现金流就有了,这样,就不用卖大楼里的商业铺位,自己就可以经营。

商业经营旺了,旁边的楼升值了,现金流也有了。

然而,就在外界拍手称道时,2017年,老王的灭顶之灾,又来了。

07

2017年,“内保外贷”炸断了资金链,房地产版图萎缩、信贷收紧叠加国家政策变化,

几乎一夜间,万达陷入4000多亿债务危机。

董事会下了最后通牒:

王健林,你马上给出一个可行方案,否则就下课!

这一刻,所有人认为:万达必死。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巨大的压力之下,王健林第一时间变卖资产,包括酒店和广场等。

但面对庞大的债务,依然杯水车薪。

别无他法之下,只能忍痛出售自己的万达股份,一代首富将陨,到处都是等着看笑话的人。

危急关头,家人站了出来,妻子林宁果断将自己的股份转给了王健林,帮他稳固在董事会的话语权,之后四处筹集资金……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林宁,是业内有名的收藏家,藏有无数珠宝字画,据说,其中一幅齐白石的作品就拍价2亿。

面对丈夫的困境,她毫不犹豫地将珍藏系数打包,并低于市场价系数变卖……

此外,林家还经营着“中国五大极品”俱乐部之一的欧兰特俱乐部,柳传志、刘永好、王健林、郭广昌、马蔚华、马云等都是其贵宾会员。

最终,王健林卖掉文旅城、酒店,回血637亿,林宁多方奔走下,又筹到了近2000亿,靠着贤妻和家族的全力支撑,老王,再次惊现过关,然而,2023年底的危机,又来了。

平息这次对赌危机,代价是万达帝国的大半壁江山,年仅七旬的王健林,还能东山再起吗?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创业艰难百战多,非亲历,不能懂。

君不见,美国一个文件下来,华为数千个电路板要改,2002年,公司内外交困,差点崩溃,任正非做了半年噩梦, 时常哭醒。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1994年,创业四次失败的马云,拉着团队众人,在雪地里抱头痛哭。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2008年,京东首轮融资用光,恰逢金融危机,没人再愿掏钱,34岁的刘强东,一月白头,至今也没能再变黑。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为了“平事”,俞敏洪四处请客求人,一口气喝了两斤白酒,被送医抢救了6个小时,才逃过一死。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还有今天写到的王健林,9天9夜不眠,一次次死里逃生。

犹记年会上,一向刚毅的老王,当众落泪。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王健林:还过个屁年

其实,“哭”才是大佬的常态。

中国经济的腾飞,离不开千千万万的创业者。

从这个角度来说,每一位脚踏实地的创业者,都值得敬佩。

这一路,风雨兼程、披荆斩棘,其中艰难苦痛,非常人所能忍受。

而真正的大佬,便是在漫长的磨难里,不断涅槃,不断重生,终于印证:

“烧不死的鸟,是凤凰”!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王健林:这个年,不好过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