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很遗憾 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选举

大选落幕,一般都会说“选民是最大赢家”,很遗憾的,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选战。

民进党赢得了总统,却输掉了国会,终其四年任期,赖清德将背着“少数总统”的标签,施政难免左支右绌;国民党输掉了总统,赢回“国会最大党”,但一席之胜,犹如鸡肋,无法主导国会议事,遑论政策;民众党以柯文哲一人之力,创下三百六十多万票的佳绩,但拚尽全力,也不过争得八席立委,未达预期的“翻倍”,还证明他沾沾自喜的“手机民调” ,不过是自欺的安慰剂,诚实面对不可言胜;最重要的,六成期待政党轮替的民意落空了!

这也是一场结果在意料之中的选举,选前民进党始终不承认六成民意期待政党轮替,赖清德的得票不多不少就是四成;选前蓝白皆知不合则两败,历经跌宕起伏的想合难合戏码,证明剧本早就写好,不改就扭转不了结局;更重要的,这个剧本可能四年后重演,三党不过半的基本格局已定,值得扣问的是:一,赖清德有能力启动“新政治”之纽吗? 二,四年后还有蓝白合的讨论空间吗?三,重新拿会国会多数席次的国民党,如何稳住二年后的地方执政版图?四,承载“最年轻民意”的民众党要如何在政治杠杆中茁壮?

一,赖清德能启动“新政治”之纽吗?

这个问题,赖清德在胜选讲话中给了答案,他足够谦虚地承认,“人民期待有能力的政府和有效率的制衡”,“新国会意味沟通协商参与合作的新政治”,除了研议采纳在野政见以为施方针─有共识的优先处理,有争议的先搁置继续沟通,他也提出“民主大联盟” ─用人唯才不分党派;两岸关系上,除了表达守护台湾的决心,他也提出以中华民国体制(宪法与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推动两岸事务,用交流取代围堵、对话取代对抗,增进两岸人民福祉,达到和平共荣目标,即使北京大概不认为这番言词有他们希望的“元素”。

对赖清德而言,他还有四个月的准备期,在这段期间,首当其冲面对“新国会”压力的,不是赖清德,而是行政院长陈建仁,他在国会备询的进退应对,该如何满足过半数的“在野政党”?高端疫苗合约解密,或许就是最小却具有指标意义的案例;赖清德要思考的则是新国会的新布局,“民主大联盟”是他在布局立委选举提出的蓝图,完全失败,在他的“联盟”里都是“侧翼“,而且十有八九未选就因各种因素退选,他的第一个难题,就是立法院正副院长要不要妥协退一步?是绿白正副?还是蓝绿正副?前者是合理推牌,也顺势瓦解蓝白国会议事合的力道,后者则是对”国会对大党“的尊重,并取得未来组阁的压力;但这也不能完全操诸于赖清德,毕竟蓝白还是有国会正副合的可能。

很遗憾    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选举

两岸关系上,北京定调赖清德当选“不代表主流民意”,短期内看不出缓和可能,但在他就任前的四个月,压力在蔡英文总统,而经贸压力可能先于他口中的“文攻武吓”,赖清德能做的除了依仗美国,不必排除民进党(新潮流)也会试图找到对话可能,做为少数总统,他还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寻求在野政党的共识与支持,蔡英文八年未提上讨论议程的“两岸协议监督条例” 可以为试金石。

二,四年后还有蓝白合的讨论空间吗?

这个问题,可以和第三个问题“国民党,如何稳住二年后的地方执政版图”,及第四个问题“民众党要如何在政治杠杆中茁壮” ,合并讨论;首先,独立政党寄希望于他党的合作甚至退让,以取得政权,基本不切实际;其次,不必妄想八席立委的民众党会在四年内泡沫化,对民众党而言,二年后的地方选举必须攻城掠地,才有茁壮的土壤,民众党就算提不出足够的参选人议员,地方首长也不可能完全缺席,或只死守一席唯一的新竹市长,特别是二年后国民党地方首长大多任期届满,挑战新人相对容易,想像一下,如果黄国昌投入新北市长选举,对国民党会有多大压力,简单讲,国会议事蓝白要不要合?怎么合?是一回事,而地方选举蓝白很难合,又是一回事。

更关键的是,此刻的柯文哲相信国民党不会赢,所以不肯合,四年后,国民党更难说服他屈就合作,除非国民党自愿让出“最大党”的政治位置,沉浸于承载“最年轻民意”的柯文哲,已经预告“相约四年后”,不要怀疑柯文哲激昂人心的败选演说,他并没让支持者散去,而他们相信柯文哲真的走出“新政治” 的第一步;民众党的危机只可能发生在八席立委出弊端或者内哄,前者可能性不大,后者在柯文哲一人领导下,大概只会是茶壶里的风暴,就像谢立功呛声黄珊珊“辞立委以负责”,柯文哲一句话“指责别人的,先问问他帮了多少忙”,结案!

对比败选气盛的民众党,国民党的难题大多了,唯一可能稍稍喘口气的是,少数总统加上民进党不再是国会最大党,应该不至于再启“战端”发动罢免,侯友宜可以卷起袖子重回新北市上工,拾回民意对他的认可;国民党要做的是让新世代出阵,全面改换“老人政治”的门庭,国会制衡要讲究法门,五十二席立委,没有一席有出事的空间,还要认清“九二共识” 固然是两岸关系的通关密码,却不是执政权争胜的金钥。 

选战结束,候选人都累了,民意也很疲惫,但民主总是在挫败中前行,因为三党各有所得各有所失,三党都有失落的民意,却也有不至于崩溃的理由,对岸也没有出手施压的急迫性,尽管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选举,却证明,民主真的是台湾最珍贵的资产,蔡英文束之高阁的“朝野领袖对话”,赖清德可以开始着手研究如何推动了。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很遗憾 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选举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