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功败垂成:年底会议,王沪宁亲自操刀介选台湾

台湾大选落幕,民进党候选人赖清德打破纪录成功当选中华民国总统。这次大选不仅攸关台湾的未来,其结果也将影响未来整个中国的局势,甚至是亚洲的局势。

早在2024台湾大选进入关键阶段之际,2023年12月初,中共政协主席王沪宁就在北京主持召开了一场分配对台介选任务的工作会议,与会单位包括国台办、统战部、中宣部、商务部、国防部、国安部等。王沪宁目前是中共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组长是习近平),他在这次会议上指示统战部跟军队等单位化整为零介入台湾选举。

中共会用什么样的方法去干预这次台湾选举?专家表示,这一次中共使用了AI人工智能对台湾进行认知战,这是一种前所未见的新方法,有人称为核弹级的新手段。那么AI如何去实施认知战?这个新科技加持的认知战到底有多大作用?对台湾以及其它国家的选举构成多大的实际威胁?

中共介选台湾的三大特点

千万不要小看中共的阴险,也不要小看中共的决心,也不要小看现在新科技可以发挥的效果。2020年台湾选举,其实中共介选差一点就成功了,要不是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那次台湾选举的结果可能就非常不一样了。

2024年这一次,中共投入资源更大,效果也相当明显。简单说来,去年6月份的时候,民进党绿营的民意支持率比国民党和民众党都高出十几个到二十个百分点,但选举前十天的民意调查冻结的时候,民进党的这个优势已经被缩窄到据说只有相差三个百分点。

中共介选的战术有几个特点。第一是介选的宣传目标,它不是让你喜欢中共或者让你去赞成统一,而是让你对特定的人物或者团体产生一种厌恶。第二个是激化矛盾,因为任何团体内部都会有矛盾,通过社交媒体内容精准投放,可以有效的激化这种内部矛盾,比如二十多岁的人,他可能对工资低不满;三十多岁人,他可能对高房价不满,那中共可以火上加油,把这种情绪煽动、甚至激化。当然这需要控制社交媒体取得大数据,然后通过AI来实施,但这些对中共来说,都是现成的技术。第三的特点是,谁执政对中共来讲不重要,重要的是台湾必须是一个弱势政府,一个被分化甚至撕裂的社会。

功败垂成:年底会议,王沪宁亲自操刀介选台湾

功败垂成:年底会议,王沪宁亲自操刀介选台湾

AI技术以假乱真 认知战打台湾正在发生

人工智能专家杰森博士表示,从意愿来说,中共是一定有介入台湾选举,影响台湾选举的意愿;从能力来说,中共一定有这样的能力;要从资源来说,中共一定有这样的资源。在我看来,如果它有动机、有能力、有资源,然后现在又有技术,所有这些因素全具备的时候,你没看见具体的行为,你也应该默认这个行为已经该发生了。

你看抖音能一分钟一个短视频,让观众一个短视频、一个短视频的,不停的、着了迷、上了瘾的看一个多小时。因为你看完一个,它就知道你想看的下一个是什么,它就给你推送,让你上瘾,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完全融入它的那个氛围中,使你的思想各方面都受到影响。

而最可怕的是现在这个AI技术,特别是新一代的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它的写作能力基本上到了以假乱真,就是你一般人完全是看不出来的,而且不同的写作风格、任意的写作风格,都可以创造出来。所以这就使得中共做了、但是你看不出来的概率更大。而且中共有可能针对一些人的喜好,投其所好的,有针对的去做这个事儿。

还有现在的人工智能图像合成技术发展迅猛,deepfake不管是语音、还是人的形象、换脸各方面,也基本上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在我看来,未来能检测出机器人在做事的这种可能性是越来越小,这确确实实是人类面临的一个很大的危险。这就是为什么西方对于人工智能,特别是最近生成式人工智能出现的时候,真是喜忧参半的这种状态。因为一方面AI推动了整个IT技术的飞速发展,但是另一方面,这些技术又确确实实带来潜在的很多社会问题和地缘政治问题。

前段时间,谷歌、还有脸书同时行动删掉了一大批作假账户,他们从后台(不是从内容,前台你是永远看不到的)通过大数据分析,分析出哪些账号是互相吹捧,而哪些账号形成一个特殊的网络群,这个网络群互相吹捧,把他们的关注度吹上来以后,再开始共同发出某些信息。你只有在背后拿到大数据以后,你才能够在这种庞杂的信号中看到这种奇异的现象。所以前段时间,谷歌和脸书删了一大批这种账户,它们明确说这些都是中共网络运作的一些假账户。

中共AI干预台湾大选的几大手段

台湾国防大学中共军事研究所高正朴博士在《菁英论坛》表示,以我们自己的研究来说,中共利用AI对台湾的介选大概分成两部分。第一个是精准投放,它可以收集我们的人的喜好,你平常喜欢看的东西,你喜欢看什么影片,什么样的文字内容,它会把这些东西收集到它的资料库里,透过AI去分析,然后把内容重新组合投送到它希望投放的目标当中。另外一部分就是应用在所谓的假账号上面,这些账号可能平常就是会抓取一些关键字,然后你的脸书或者是你的社交媒体上出现它希望的内容时,就是它本来就预定目标的那些关键字出现时,这些假账号就会立刻把它们预备好的信息投送到你的账号留言栏目下,然后去接龙去推波。目前最主要是这两个部分。

高正朴说,中共这次干预台湾大选的手段,最新发现的方式是用那种deepfate的方式,它把锁定政治人物的脸和他们的声音,移植到了可能类似是偷拍的一些影片上,然后就用这种移花接木的方式去混淆视听,说这个人是不是闹过什么绯闻,或者说这个人图谋不轨,这是其中一个。另外一个就是用大量干扰的方式对特定政党或者特定候选人的留言板进行洗板,这样洗板很容易让原本的支持者对于那些留言感到厌烦,可能最后就不会去看他这个支持的政党候选人,然后就会造成这个政党候选人粉砖的流量下降。

中共干预台湾大选的这种模式,影响非常广。首先是让台湾人开始相信一些莫须有的谣言,这让传统的深绿选民或者是偏绿选民,降低他们本身的投票意愿,或者是说让他们这些本来想投绿营的人,最后去转投他们觉得比较不惹人厌的一些小党。至于其他中间选民的部分,像这种影片的影响,使他们变成去厌恶中共所讨厌的那些候选人,这是目前所看到的一个状况。另外一个方面,他们这种信息会产生一些比较深层的影响,可能在未来使一些家庭的感情出现问题,家庭成员彼此之间会产生不和,甚至是产生一些冲突,其实这也是它们希望介选之后造成的一个结果。

中共AI认知战无远弗届 威胁全球民主自由

独立电视制片人李军在《菁英论坛》表示,我看到一个数据,说台湾的人工智能专家算过,现在台湾的这些候选人下面的留言中,至少有三分之一左右是机器人干的,或者是水军干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网络已经不存在民情了,你看到民情是假的,100个有30个是中共专门为他做的,你说你还能看到真的民情吗?

李军说,到了那个网络时代之后,中共知道原来一套洗脑方式没有用了,大家不太相信官媒,《人民日报》大家都不信了,那怎么办呢?它其实就开放出适合于网络特点的新的洗脑套路。大概在2010年到2012年期间,我发现它们开始转型,把旧的洗脑方式转成新的洗脑方式,那时候中共邀请了大批所谓的心理学家、社会学家,一些所谓专家学者来研究怎么洗脑,而且把所有在网络上能帮它传播信息的人,全部包装成什么专家、学者,甚至包装成普通民众、挺中立的人,这样它的迷惑性就更强了。

其实现在对台湾进行认知战的总负责人是王沪宁,在面对台湾大选的关键时刻,王沪宁下面不只是宣传部,还有网信办,统战部、甚至国家安全部都由他统一来指挥。所以这种情况下,中共是一个强大的系统在操作,而且是专业化操作,这第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大资金量,中共在这方面花钱几乎是不封顶的,它可以花大量的钱去雇佣水军,用大量的钱去聘请各行业最顶尖的专家,研究怎么去洗脑,然后再结合现在AI技术。我觉得这里面真的是挺恐怖的。

高正朴在《菁英论坛》表示,台湾尤其是在25岁以下的青少年,还有就是刚出社会的这批年轻人,他们在使用抖音或小红书的习惯上是蛮常见的。最近来说,目前在台湾比较常看到的一个现象,就是会看到有一些人在那边跳科目三,把它弄成一个流行化的动作,甚至变成说,你一个高中生如果说不知道什么是科目三的话,你可能会变成这个群体当中一个比较边缘的人。这就是目前中共对于台湾青少年的危害,这种影响非常巨大,你问18岁高中生,你问他们谁没有用小红书,谁没有用抖音,没有用的人真的相对来说非常少了。

资深编辑与主笔石山在《菁英论坛》表示,现在的问题是这样,你看台湾出来投票的人,大概到1400万到1600万,就看你动员了多少人出来投票,选举的票数真正相差可能是不到10%。这是什么意思?只要你能影响5%的人换了投票的对象,你就完全解决了问题。你说通过如此庞大的一个介选方法,能不能影响到5%的人吗?其实是非常有可能的。所以我觉得台湾这次选举真的挺危险,而且有人说,这一次台湾的整个这个选举,可能是中共的一次大型演练,就是说,中共以后对别的国家也可能会施以同样的做法。中共这种认知战方法可以说是无远弗届,因为是网络,我都不用派人去就可以颠覆你的整个制度,这个是非常非常可怕的,如果整个自由世界对此无能为力的话,恐怕全球的民主化,整个自由世界都会受到极大的冲击。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功败垂成:年底会议,王沪宁亲自操刀介选台湾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