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全网喊痛快!北京爱国男地铁挑衅老外全程曝光…

仿佛一场天然的滑稽喜剧,让人忍俊不禁。

——作者:雷斯林

今天热搜上的视频。已经被限制了。

北京四号线地铁上,有个老外在那读书。

然后有个中年男子,跑去对着他一通狂骂:

“CNM,孙子哎。”

“中国人XX,你外国人知道不。”

“一会弄死你。”

见外国人不理他,男子开始换英文继续骂:

“Son of bitch!”

然后往老外腿上猛吐一口口水,然后邀请这老外起来打架。

北京爱国男地铁挑衅老外被反杀,为何全网喊痛快

老外还是不想理他,把他推开,让他“get away”。

中年男子生气地呼了一巴掌上去,结果被老外躲开了:

北京爱国男地铁挑衅老外被反杀,为何全网喊痛快

老外站起来应战,几拳就把中年男子干趴下了。

北京爱国男地铁挑衅老外被反杀,为何全网喊痛快

等地铁到站,他又猛地一把把中年男子推出地铁,然后擦了擦自己身上的口水,重新坐下来看书。

北京爱国男地铁挑衅老外被反杀,为何全网喊痛快

北京爱国男地铁挑衅老外被反杀,为何全网喊痛快

整个过程起承转合充满看点,完整记录了一位中年男子惹事、挑事、被暴打、离场的过程。

仿佛一场天然的滑稽喜剧,让人忍俊不禁。

北京爱国男地铁挑衅老外被反杀,为何全网喊痛快

一种历史观认为,智人进化的最重要标志之一,就是我们可以通过想象来构建集体,形成“国家”、“民族”等概念。

而智人的敌人们只能通过“血缘”等客观纽带构建集体。于是智人能形成更大的聚落,最终碾压战胜我们的敌人,征服了全世界。

但在智人征服世界数万年后,这种由想象构建的集体却成了人类之间种种隔阂冲突的源泉。

你说地铁上这位安静看书的老外和过来挑衅的男子有什么仇没有。

没有,从他们讲的话来判断,他们甚至都不认识。

但因为这种对于集体的共同想象,让中年男子认为白皮肤的外国人都是敌人,是不属于他们集体的异类,是需要挑衅、打击甚至灭亡的族群,于是就有了视频中的一幕。

与之类似的事情有很多。

在洛杉矶,有专门针对亚洲人的仇恨犯罪。他们可不管你是谁和你有什么仇,只要看到你是亚洲人就要攻击你。

你问他们为什么?

他们会告诉你亚洲人的罪恶罄竹难书,是世界上最恶毒的群体。但再细问起来,又会发现每一条理由都经不起推敲。

震惊世界的卢旺达大屠杀,我们甚至分不出图西族和胡图族有啥区别。

但对图西族挥起屠刀的胡图族,难道觉得自己在作恶吗?

他们会觉得自己屠杀的妇女儿童是无辜的,会觉得自己的愤怒毫无意义吗?

不会的,他们只觉得自己被欺负了,不反击就要一辈子被欺负。

人类历史上的一场场冲突,一次次屠杀,一幕幕种族灭绝的惨剧,其实内核都差不多,归结起来就这几个字: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这确实是民粹,但别简单的觉得这是被洗脑了。

从洪荒时代,整个人类的历史就是建立在这一准则上的。这一准则让人类可以团结起更多的盟友,对抗猛兽、捕猎食物,是刻在我们基因中的本能。那表现出来的种种歧视,不过是这种本能的外现而已。

但人其实应该去对抗本能而不是一味顺从本能。

理性地想一想,都2024年了,作为一个个体,还基于种族与肤色认定盟友,让基因决定我们的爱恨情仇,这理性吗?

决定你是谁的,到底是你天生的种族样貌还是你的所思所想呢?

北京爱国男地铁挑衅老外被反杀,为何全网喊痛快

动物只相信血缘关系。

原始人更进一步,认为盟友可以扩大到同一部落、同一种族。

进入更文明的时代后,越来越多人其实讲究的是一个”志同道合“。

无论你出生在哪里,也甭管你长啥样,只要我们认同相同的理念,那就是盟友。

从此,盟友关系超越了血缘,超越了种族,超越了许许多多天生无法改变的东西,变得和我们的思想有关。

这种关系,以前叫做“知音”,后来叫做“同志”,都认同的理念则叫做“共识”。

俞伯牙是晋国大夫,钟子期是楚国砍柴的樵夫。按照出身,两人本不可能成为朋友。然而子期能听懂伯牙弹的琴。

伯牙鼓琴,志在登高山,锺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锺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锺子期必得之。

于是两人成为知音,乃至于子期死后,伯牙再也不愿弹琴。

这就是“高山流水觅知音”,是一种超越了国籍的感情。

约翰拉贝是德国人,还加入了纳粹党,本应是中国的敌人。

但他在日军袭击南京时,把超过600名难民接到自己的屋子里。还利用自己纳粹党员的身份协同建立南京安全区,前后参与保护了超过25万名中国人。

二战结束后,拉贝因为纳粹党员的身份先后被捕,而被他保护过的人证明他虽然是纳粹党员但没做过坏事。同时中国政府因为他在南京的善行资助他生活。

拉贝死后,他的墓碑被从柏林送到了南京。

现在在南京,拉贝故居依然是著名景点,很多人都会缅怀他的善举。

中国《人民画报》称他为“洋菩萨”。中国驻汉堡总领事则说“他崇高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深受中国人民的敬佩”。在中国网友评选的国际友人里,拉贝排名第二,仅次于白求恩。

这是“国际友人同志”,是一种超越了种族的人道主义精神。

如今,随着通信和交通的发展,这种超越了我们身上固有标签的盟友肯定会越来越多。

虽然是不同国家的人,但你们都喜欢Taylor Swift,于是你们一起去看演唱会,进而成为朋友。

虽然肤色不同,但你们都爱打DOTA2,天天一起开黑,最后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去年DOTA2夺冠的战队Team Spirit,其中三个俄罗斯人两个乌克兰人。

北京爱国男地铁挑衅老外被反杀,为何全网喊痛快

虽然乌克兰政府禁止队里的乌克兰人继续参加比赛,俄罗斯也有不少网友觉得这样一只队伍是一种耻辱。但这不影响他们继续做队友,继续拿冠军。

也许现在陌生的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看到对方都分外眼红,但对这些人来说,一起的都是老队友,他们一起经历过很多。

战争又不是自己队友发起的,自己队友也不支持战争,那何必因为他们的身份就分道扬镳呢?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只战队。

如果这世上每一个人都能有这样的心态。

可能很多战争根本就打不起来。

毕竟那些策划战争的人很少自己上战场,都是要靠燃起普通人内心的国家意识才能打起来不是吗。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全网喊痛快!北京爱国男地铁挑衅老外全程曝光…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