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印度横插一杠,中国科考船不能靠岸

在斯里兰卡禁止中国科考船“向阳红3号”进入其领海后,中国做出了回应,声称这一决定是印度外交压力的结果。

就在中国“向阳红3号科考船”按原计划于1月5日开始在南印度洋进行深水勘探几天之前,科伦坡向中国船只发出了这个为期一年的禁令。

斯里兰卡外交部长阿里·萨布里(Ali Sabry)在科伦坡宣布这一决定时表示,政府暂停外国科考船使用其港口“是为了让我们进行一些能力建设,以便我们能够作为平等伙伴参与此类研究活动”。斯里兰卡外交部发言人尼鲁卡·卡杜鲁加穆瓦(Niluka Kadurugamuwa)星期五又解释说,这个禁令对所有外国船只都有效。

新德里马诺哈尔·帕里卡国防研究和分析研究所的研究员阿贝·库马尔·辛格(Abhay Kumar Singh)准将表示:“中国科考船不仅仅参与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定义的‘为了增进全人类福祉而增加对海洋环境的科学知识’的海洋科学研究。”

“(中国)这些船只进行的活动更类似于‘军事调查’,其任务是进行‘军事海洋学领域的全面观测’,”辛格准将说。

观察人士普遍认为,这些活动凸显出中国科考船并非从事科学研究,而是从事战略和军事目的的数据收集。

一段时间以来,印度一直向斯里兰卡提出对这些船只的担忧,外界猜测这些船只被用来跟踪印度的军事试验并调查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水域。去年7月,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敦促斯里兰卡总统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尊重印度的战略和安全关切。

印度横插一杠,中国科考船不能靠岸

印度海军南方司令部前总司令萨蒂什·苏尼(Satish Soni)中将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斯里兰卡人可能意识到允许这些船只在他们的水域操作可能长远来说对他们是有害的,当然,这种参与对印度洋现有的安全格局产生不利影响,斯里兰卡可能对印度的关切变得更加敏感了。”

苏尼上将认为“这可能是由于斯里兰卡即将举行的选举。执政党可能并不想疏远亲印度的选民。”

斯里兰卡的这一宣布是在一系列反复无常的举动之后做出的。禁止这些船只停靠是印度的重大胜利,因为印度政府认为这些研究任务是试图收集有关印度主要导弹发射的情报,并进行水文调查,以确定中国潜艇用于潜行的水下路线。一旦发生战争,就会对印度不利。

分析人士认为,斯里兰卡的决定也可能处于政治党派对新兴地缘政治难题的重新评估。

伦敦ODI客座高级研究员、科伦坡地缘政治制图师董事会董事加内山·维格纳拉贾(Ganeshan Wignaraja)博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地区主要大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及中国在斯里兰卡的‘一带一路’项目引起了印度对中国在斯里兰卡的足迹和未经声明的中国科考船访问的担忧。”

维格纳拉贾博士说:“中国科考船可能在斯里兰卡水域进行军民两用活动,绘制斯里兰卡专属经济区内的鱼类和矿产资源图,并测试印度的军事能力。但如果没有进一步的基于证据的研究,包括技术专家对船舶进行检查,就很难验证这种双重用途的假设。”

通过这些测试收集的数据对于寻求在马六甲海峡浅水区和东印度洋航行的中国潜艇来说至关重要,这引起了印度的极大恐慌。

苏尼上将认为,除了收集印度导弹发射的数据外,“其目的是收集水文和水文数据,这将帮助他们了解一年中不同时间的海底地形和操作环境。这将有助于他们部署武器和传感器。”

印度政府多次要求斯里兰卡政府拒绝中方科考船只进入斯里兰卡,特别是在他们允许远望5号于2022年8月停靠汉班托塔港之后。

斯里兰卡政府向印度保证会考虑印度的警觉,但后来改变了决定,允许另一艘中国海军间谍船“海洋24号”于2023年8月停靠在科伦坡。随后于2023年10月又停靠了中国的“实验6号”科考船。

海底地图绘制有助于水下资源勘探,同时也为中国海军不断增长的潜艇舰队提供更安全的操作。近年来,北京的间谍船也被发现在太平洋深海中活动。

中国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即在2050年之前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海洋大国。由于中国与资源丰富的印度洋沿岸国之间的经济相互依存关系,印度洋变得极为重要。

辛格准将说:“中国将印度洋视为‘战略通道’。印度洋包括中国获取大部分自然资源的海上交通要道,其中最重要的是马六甲海峡和霍尔木兹海峡的战略瓶颈。印度洋为中国提供了通往苏伊士运河、地中海和欧洲市场的通道。此外,国际海床管理局已向中国分配了印度洋西南部的一个海底勘探区域。”

维格纳拉贾博士说: “作为一个崛起的亚洲强国,中国似乎渴望通过发展强大的科考船队以满足其经济利益,以及通过建设蓝水海军确保其安全利益,从而扩大其在印度洋和全球的海上存在。”

“历史上,斯里兰卡一直缺乏全面的政策,以从其海洋资源和海上监视能力中获益,以规范外国科考船只的活动。对外国科考船实施为期一年的禁令,使斯里兰卡有时间弥补这些政策和能力差距。”

印度敏锐地注意到中国船只在印度洋地区的存在不断增加。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2023年9月28日表示,过去20到25年,中国海军在印度洋的存在稳步增加。

“中国海军规模的增加非常明显。因此,当你有一支规模更大的海军时,这支海军在某个地方的部署将是可见的,”他引用了中国在巴基斯坦瓜达尔和斯里兰卡汉班托塔进行港口建设的例子。

去年,中国试图增加在印度洋的影响和存在得到了助推,马尔代夫亲华领导人穆罕默德·穆伊兹(Mohamed Muizzu)在总统选举中获胜,并决定要求撤离在马尔代夫维护印度赠送的北极星(Dhruv)直升机和多尼尔228(Dornier Do-228)飞机等设备的印度军事人员。

斯里兰卡历届政府对斯里兰卡港口和水域的使用一直存在断断续续的争论。有报道称,为斯里兰卡提供广泛支持的印度已经多次表达对中国船只的担忧,以及它们对国家安全和战略关切的潜在影响。

每年有超过11万艘船只通过印度洋的海上交通线航行,穿越印度洋的许多咽喉要道。为了能够投射海军力量来维护战略利益,对中国来说了解水文环境非常重要,这就是这些科考船在这一地区花费大量时间的原因。

印度试图限制中国在印度洋的研究,而美国则认为许多船只被用于间谍活动。据报道,2019年以来,中国在印度洋共部署了48艘科考船。其中几艘船配备了多个碟形天线,西方分析人士认为这些天线用于跟踪和监听卫星并支持洲际弹道导弹测试。据报道,仅去年一年,中国就在印度洋地区部署了25艘研究和跟踪船。

中国在南亚经营的三个港口:孟加拉国的吉大港、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和巴基斯坦的瓜达尔被称为包围印度的“死亡三角”。

中国船只过去的调查任务

去年,中国用于监测卫星、火箭和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射的最新一代太空跟踪船之一“远望五号”停靠在斯里兰卡最南端的汉班托塔港。五角大楼一直表示,远望号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运营。

中国测量船在印度势力范围内已司空见惯。观察人士指出,中国人对印度洋的东经九十度海岭(又称东印度洋海岭,是位于印度洋东部东经90°的一条近南北走向的海底山脉)特别感兴趣。这条海岭将印度洋分为西印度洋和东印度洋。

海军专家认为,这个范围对于潜艇作战很重要。这些数据将帮助中国潜艇增加在印度洋的活动。

中国是斯里兰卡最大的债权国,斯里兰卡于2022年5月成为二十年来第一个主权债务违约的亚洲中低收入国家。中国的贷款曾资助斯里兰卡一系列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包括公路、机场和港口。

斯里兰卡经常被中国批评者描绘为陷入所谓的中国“债务陷阱”的国家,由于受到诱惑而接受了不可持续的基础设施项目贷款,并允许北京在其财政困难时通过夺取资产来获得战略或军事影响。

专家表示,汉班托塔长期租给中国无疑是印度的一个担忧。然而,斯里兰卡一直强调这一租赁的纯商业性质,没有任何战略考虑。印度需要在这个问题上与斯里兰卡保持持续的沟通。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印度横插一杠,中国科考船不能靠岸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