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2024国际政治重组 中国是隐形关键

何清涟评论文章:2023年,远东的俄乌战争还未结束,中东的以巴战争又起,所有人都期盼2024年能够结束战争与动荡,一扫2023年的厚重阴霾,看到天空中现出几缕阳光,因此,人们寄希望于2024年将来到的多国大选能够改变这一局面。据媒体报道,这一年全球约30个国家将选出总统,其中六大国家(区域)的选举被看作对全球政治将起关键作用的选举,因为其最终结果不仅将引发全球政治联盟的重新组合,还将影响现有政治联盟内部关系的紧密程度。尽管中国不在这六场选举之内,但这些国家选举出新领导人之后,它们与中国的关系却将视选举结果而有调整变化,进而影响到两极世界的力量组合。

与中国利益攸关的三场大选

六场选举依次分别是:

2024年1月13日即将举行的台湾总统大选,3月中旬举行的俄罗斯大选,4-5月的印度大选;6月间相继举行的欧盟议会选举与墨西哥总统大选、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其中,台湾、俄罗斯与美国大选,都与中国利益紧密相关。

台湾大选结果对中国的重要性自不待言。民进党胜出,台海关系将维持现状,美国会松一口气,不必要担心台湾新政府对大陆的态度转向亲睦,让美国处于比较尴尬的境地;中国对这一结果至少不感到意外,因为目前全方位介入台湾大选只是“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和统”的希望现在已经放在台湾年轻世代身上。目前台湾三百多万年轻世代都是TikTok的使用者,经过数年持续洗脑,早就从“太阳花”那代“天然独”转变成不再关心统独的政治冷感一代。假以时日,“和统”并非无望——目前总的看来,绿营以微弱多数胜出的可能性较大,最坏的结果是总统是民进党,立法院蓝营占多数。

美国今年11月的大选不仅对中国重要,对世界也非常重要,不过,最重要的是对美国国内政治的影响。目前,共和党一方最可能的候选人是川普;民主党一方,因为现任总统拜登坚持要继续参选,在没有党内意外挑战者出现的情况下,仍然可能是两位对决。由于美国对华外交政策已经换了一批新人,拜登政府坚持的还是川普政府的对华外交路线,无论谁胜出,对中国的态度只有一些政策调整(视国内政治需要),不会有路线调整。因此,大概率仍然会维持这种局面:美国视中国为最大的竞争者,既有合作,也有扼制;而中国则认为:美国两国要么是合作的“友好”关系,要么是竞争的“敌对”关系,事实上没有中间路线。

中国的姿态,以及中美两国关系,将决定南方国家要改变国际游戏规则的调门高低,以及中国与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

评论 | 何清涟:2024国际政治重组 中国是隐形关键

台湾大选结果对中国的重要性自不待言。民进党胜出,台海关系将维持现状,美国会松一口气,不必要担心台湾新政府对大陆的态度转向亲睦。— 笔者

几乎没有悬念的俄罗斯大选

2024年俄罗斯总统选举根据法律将在2024年3月17-19日于俄罗斯举行。俄民调机构公众舆论基金会12月7日的最新民调显示,对普京的信任度高达79.7%,70%以上的受访俄民众认为,普京应该继续连任。

全俄民意研究中心主席瓦列里·费罗多夫在公开讲话中提到,俄乌战争造成了所谓“四个俄罗斯”,是一种对俄罗斯社会人群的划分,第一个俄罗斯是“交战中的俄罗斯”(泛指支持冲突、政治观点强硬的保守人群),约占人口的15%。第二个俄罗斯被称之为“首都圈内的俄罗斯”,泛指莫斯科、圣彼得堡等大城市的居民,是从三十年的资本主义发展中受益的富裕阶层,受俄乌冲突震动最严重的也正是这一群体。第三个俄罗斯被称之为“深层俄罗斯”,又称“边远的俄罗斯”。这部分人口居住在大城市以外,是俄罗斯人口的主要部分。俄乌战争开始后,俄罗斯军工复合体重新开始运转,失业降低,工资上涨,资金更多流向边远地区和底层, “深层俄罗斯”的经济状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得多。第四个俄罗斯被称之为“离开的俄罗斯”,这一人群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在过去的一年半里,有75万人离开了俄罗斯。他们是俄罗斯社会中全球化程度最高的那部分人,在精神和意识形态上与西方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这部分人认为正在发生的事情(俄乌冲突)是一场悲剧,是所有希望的的破灭,他们不能继续生活在俄罗斯,生活在一个正与乌克兰交战的国家。现在这些人当中已经有一半人返回俄罗斯。在这四个俄罗斯中,前三个都团结在普京周围,反对者主要在“离开的俄罗斯”当中。

多次预测莫斯科将发生政变、普京病危的《纽约时报》也不得不在《展望2024:那些可能改变世界的事件》(2023年12月22日)中预测:“3月17日:自1999年开始就以总理或总统身份统治俄罗斯的普京将为第五个任期展开‘竞选’。毫无疑问,这场竞选看起来将更像是普京闲庭信步地击败他的克里姆林宫批准的反对派候选人,回到总统办公室,一直连任到2036年——这是根据他在2020年颁布的宪法修正案得出的最后期限。”

这意味着中俄之间的友好及战略合作关系将在习普当政时期继续维持,南方国家不需要重新寻找新的领导国了。2023年8月24日,金砖国家应申请邀请沙特、埃及、阿联酋、阿根廷、伊朗、埃塞俄比亚加入成为金砖成员国,如今只有阿根廷新总统米莱宣布不加入之外,其他五国如期加入。

印度大选关系到BRICKS的政治功能是否有加强的可能

印度总理莫迪的卫冕战在2024年4至5月,西方国家其实早就希望印度能够换帅了,但现实却与这希望背道而驰。路透社12月4日称,当地时间3日,印度执政党印度人民党赢得了4个主要邦中3个邦的地方选举。印人党从主要反对派印度国民大会党手中夺取了恰蒂斯加尔邦和拉贾斯坦邦的控制权,并创纪录地第五次在中央邦获胜。这些极其有利于莫迪连任。

自从与中国关系恶化之后,美国一直希望发展与印度的盟友关系,为印太战略找到坚实的支点,拜登上任后更是将印度作为“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想要把贸易往来限制在由可信赖国家组成的圈子里。2023年6月曾是印美关系的高峰,美国希望印度在BRICKS当中发挥一些作用,降低这个联盟的政治作用。美国认为,美国和印度对中国崛起的共同担忧,可以掩盖美印之间潜在的许多分歧。但2023年11月,美国政府挫败了一起由一名印度特工策划的、在美国本土暗杀害一名锡克教分裂分子古尔帕特旺特·辛格·潘农的阴谋之后,印美关系恶化。在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此事后,2023年12月下旬,印度总理莫迪接受了该报的采访,在此次采访中,莫迪轻描淡写地表示,美国指控印度试图参与并进行域外和法外杀戮,这损害了世界上两个最大的民主国家之间的双边关系。

由于美印两国都将在2024年举行大选,双方都不想让两国关系变得更紧张,但拜登拒绝了莫迪的邀请——莫迪邀请拜登作为主宾出席印度在2024年1月26日举办的共和国日庆祝活动。拜登拒绝这项邀请的正式原因尚未公开,但是拜登拒绝前往新德里的决定,已迫使印度推迟原定在美国领导人访问期间举行的四方集团(还包括澳大利亚和日本)会议。

莫迪如果继续担任印度总理,潘农谋杀案的阴影就还会继续存在。

各国大选结果对中美关系会产生影响

在今年6月将要举行的欧盟27国选出720名欧洲议会议员,以及墨西哥将举行的总统大选,以及英国大选,对美中两极格局影响不会太大。在可见的长时间内,英国与欧盟仍然是美国坚定的盟友,墨西哥新当选的总统也许会加强对美外交,但不会因此迅速改变与中国紧密的经济贸易及各种双边关系。

综上所述,2024年对国际政治格局将产生影响的六场大选,其中不确定因素最多的,其实就是今年11月举行的美国大选。这些大选虽然没中国什么事儿,但实则都会对中美关系产生影响,从而对世界正在形成的两极化格局产生影响。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2024国际政治重组 中国是隐形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