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常春藤盟校怎么了

新年一开始,2024年1月2日,哈佛大学校长克劳迪娜‧盖伊(Claudine Gay)宣布辞职。盖伊于去年7月上任,在职仅6月又2天,是哈佛大学史上任期最短的校长。

哈佛校长盖伊辞职前因后果

巴勒斯坦团体哈玛斯2023年10月7日对以色列发动攻击以来,受左派思潮影响,美国三所声望顶尖的常春藤盟校-哈佛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校园内出现反犹太主义,支持巴勒斯坦的学生运动甚至在校园中呼吁“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引发严重争议。

三位校长12月5日出席国会听证会作证,议员追问三人,学运呼吁“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是否违反学校有关骚扰的行为准则,三人都含糊其辞,表示这取决于当时情况与反犹太的背景。这样的回应引起外界抨击,74名国会议员写信要求立即将三人解职。

宾州大学校长麦吉尔(Elizabeth Magill)在强大压力下,已于上月9日请辞。

哈佛校长盖伊也面对辞职的巨大压力,随后她在学术方面还爆出“抄袭”丑闻。盖伊的学术著作多次未能充分引用来源,她主动修改两篇文章纠正错误;然而,之后她又面对新的抄袭指控。据《华盛顿自由灯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报道,12月19 日,哈佛大学研究诚信官斯泰西‧斯普林斯(Stacey Springs)收到投诉,详列出 40 多项关于盖伊学术作品的抄袭指控,从短语到整段摘抄。

先是容忍种族灭绝言论,后又爆出抄袭丑闻,盖伊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终究黯然下台。

是非不辨导向仇恨 左派理论重大缺失

哈佛大学是多少莘莘学子的梦想学术殿堂,从自由社会的常识出发,我们可能很难想像堂堂哈佛、宾大、麻省理工的校长竟然会容忍种族灭绝、种族仇恨,是非不分到这种地步;那是因为一般人确实很难理解西方社会被左派意识形态渗透到什么程度。

李靖宇:哈佛容忍种族灭绝言论?常春藤盟校怎么了

来自香港的时事评论员桑普表示,他以前就读台大哲学系时,课程中曾有一个大哉问:这个世界究竟是一个没有主宰而自发形成的“混沌”(chaos),抑或是一个上有主宰及预设价值的“秩序”(ethos)?他在很多年后才逐渐发现,这就是左派和右派重大观念价值观分歧的起点。

我认同桑普先生的论点。在左派的“混沌”思想中,善与恶的价值判断不存在,是非对错是相对的,一切知识、真相都是权力阶层的统治工具。在这种观念之下,传统理念受到批判,精典文本被“二次解读”,男女性别也是相对的,一切规则与秩序都需要被颠覆、被挑战、被“解放”。

普雷格大学的创办人丹尼斯‧普雷格(Dennis Prager)指出,左派不以道德为准则评价事物,而试图用三种角度看待世界:权力、种族和阶级。

首先,左派不用是非善恶评价人或国家,而从权力的角度出发,以强大弱小来做评价。他们认为:如果你弱小,你就是善良的;如果你强大,你就是邪恶的恶霸。以色列很强大,所以很恶霸;美国强大,因此它是恶霸。巴勒斯坦人被认为是弱者,因此它善良。

接着,从种族上来看,以色列人被认为是白人,而巴勒斯坦人不是白人,尽管事实上以色列有多数非白人人口。结论是:左派基本上无视巴勒斯坦对平民发动恐怖攻击的事实,反而极力谴责以色列对恐怖攻击的反抗。

第三,左派使用阶级来评价事物,认为富人和富国都是坏人,贫穷的人民和国家都是好的。这种观点起源于马克思,以阶级决定善恶。这种思想认为,工人、无产者是好人,老板、富人和地主是邪恶的一方。于是以色列和美国再次被左派仇恨,因为他们是富有的。

当越来越少的人用善恶来认识世界,而改以权力、种族、阶级代替普世价值,那么,仇恨就不可避免,因为总会有人更有权力,阶层更高,是“优势族群”。如此一来,对“自以为受压迫、被害妄想”的左派来说,采取任何暴力手段攻击别人就都是合理的,因为他们是在反抗“邪恶的美帝、邪恶的资本主义”,于是恐怖攻击也是可以接受的、种族灭绝也可以容忍,因为这都是迈向共产主义“人间天堂”(其实是人间地狱)的手段。

保持传统 人类文明才能持续进步

然而,数千年的正统理念价值观认为,善恶、是非、真假、对错、正邪、美丑,都有一定程度的客观标准。人们有自由意志,有言论自由,有宽容不同意见的胸襟,但同时也有道德和法律责任、有价值信仰。

我们相信民主自由、权力制衡、法治精神、人权平等、市场经济、公平竞争、勤奋努力、反对国家过度干预、重视传统,这些自由主义的保守理念正是人类文明得以繁盛的关键。

在正统的价值观基础上,人们在日常生活各行各业中不断精益求精、持续进步;在精神信仰层面,我们有儒释道文化、基督教文明,使社会维持相当的道德水准,如此不断进步,从而止于至善。

然而,左派思想却要颠覆一切正统与美好,从而把世界带向是非不分的一片黑暗之中。在美国,左派甚至占据了政治、社会舆论、教育、娱乐产业的中心位置。所有的媒体几乎都是左派立场,讲到保守派思想,字里行间就会出现“极右”、“民粹”、“背弃民主”、“非理性”等贬义词,暗示支持传统理念就是“极端”、“激进”、“邪恶”,只有左派思想才是“包容”、“多元”、“客观”、“良善”的“主流思潮”……数十年来,左派持续戮力打压传统理念。

现在就连历史悠久的常春藤盟校都沦落至此,着实令人忧心。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常春藤盟校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