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为何是他?新任国防部长缘何选中了董军?

担任海军司令员才两年零四月就被宣布接替李尚福国防部长职务的董军不但是具备正式学历的”科班出身”,而且也已经具备了丰富的军事外交经历。至于他事实上已经被内部宣布的中央军委委员职务只是因为”程序”上的原因才暂时还不能对外正式公开。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创造了两项中共人大史上的人事任免记录,第一是在本届人大任期刚刚九个月时即一次性新任命了三个部的部长。第二也是在本届人大任期才满九个月时就一次性罢免了九名代表,而且还全部是来自军方。

新任命的三个部长中,自然是新任国防部长董军最值得关注。中共中央军委本月25日举行晋升上将军衔仪式的新闻中,宣布了两个新任上将之一的胡中明的职务是海军司令员。而自然是已经被这个胡中明接替了海军司令员职务的董军被眼尖的媒体人发现不但是现身于这次晋升上将仪式,而且还是和在位的中央军委委员们一同坐在第一排。于是,这个董军当时就被猜测为李尚福的国防部长职务接替人选。

就在这个最新一次晋升上将仪式举行的次日,曾被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长文指立场偏向中国,“日常性地呼应北京最刺耳的假话” 的新加坡主流媒体《联合早报》刊登了发自它的“重庆特派员”的文章《南中国海势持续紧张 胡中明接任中国海军司令员》,说是“今年来中菲在南中国海紧张持续升级。中国外长王毅12月20日应约与菲律宾外长马纳洛通电话,警告菲律宾若误判形势,一意孤行,甚至与不怀好意的外部势力相互勾联,继续生事生乱,中国必将维权并坚决回应。不愿具名的中国军事分析人士向《联合早报》指出,中国高层改用出海经验丰富、曾任海军新型潜艇艇长的胡中明出掌海军,可能在释放军事信号。”

文章中还说:“该(不愿具名的)人士分析,中国周边包括台海、南中国海等沿海局势持续动荡,中国军方最新的高层人事安排,着眼于把能打仗的人放在重要岗位,以强化实战备战能力建设,确保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与此同时,中国境内媒体也不乏有把海军司令员换将与所谓“南海局势紧张”联系在一起,比如网易刊登的分析文章《南海局势紧张, “大校艇长”胡中明接任司令,能打胜仗成为关键》。

文中介绍说1964年1月出生的胡中明籍贯山东青岛。先后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现任第二十届中央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员。他十五岁就参加了海军,是军中非常厉害的“学习型军官”,他曾先后完成常规潜艇艇长全训、驱逐舰舰长独操合格训练,以及某新型潜艇艇长全科目训练,有把控三舰(常规潜艇、新型核潜艇、导弹驱逐舰)的经验。他担任过094型战略核潜艇一号艇艇长,被称为“大校艇长”。要知道解放军海军主力的导弹驱逐舰的舰长基本都是上校军衔,实习舰长则为中校军衔。虽然在一些公开报道中可以见到个别大校军衔的舰长,但这并不是普遍现象。胡中明还在2002年参加过中国海军首次环球航行,并多次参加重大演习和演练任务。

如上文章还介绍说:胡中明2016年升任海军副参谋长,2019年晋升海军中将,2020年1月担任某潜艇基地司令员,2021年12月转任海军参谋长至这次履新。作为拥有丰富实战经验的司令员,外媒普遍认为这是中方着眼于将能打胜仗的人放在重要岗位,以确保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确实,这个胡中明在去年中共二十大上能够以海军参谋长的副战区级职务与此前一年才被晋升为海军司令员的董军,以及当时刚刚出任海军政委才九个月的袁华智一同被安排为新任中央委员,就足以见出习近平当局对他胡中明的另眼相待。毕竟军队系统里的当然中央委员只有正战区级和少数副战级独立单位的军政主官,在独立单位里担任副职者能够成为中央候补委员就已经是政治上的幸运儿了,更何况中央委员。

按照姓氏笔划为序,中共军队系统里副战区级的时任中将军官有幸成为二十届中央委员的只有如下几位:西藏军区司令员王凯;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部长王鹏;中央军纪委书记王仁华;中央军委联勤保障部队政治委员王文全;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部长刘发庆;新疆军区政治委员杨诚;南部战区海军政治委员杨志亮;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部长张林;中央军委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赵晓哲;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中央军委主席办公室主任钟大军;空军参谋长俞庆江(今年9月任空军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南部战区副政委兼战区空军政委徐西盛(今年7月晋升上将军衔,任火箭军政治委员);陆军参谋长黄铭(2023年1月升任 中部战区司令员,同时晋阶陆军上将)。以及胡中明。

请注意,如上人等中的大部分都是一个副大军区级单位的军政主官,而其中的正战区级单位的副职(包括参谋长)只有胡中明、俞庆江、徐西盛和黄铭。而其中的徐西盛之所以在火箭军“窝案”事发后被紧急安排接替火箭军司令员职务,他是现任的中央委员应该是被考虑因素之一。徐西盛跨军种晋升之后,空军系统里毕竟还有一个副战区级的中央委员“备胎”俞庆江以备不时之需。

毫无疑问,俞庆江当时以空军参谋长身份被安排为二十届中央委员,应该与时任海军参谋长胡中明的被考虑因素相同。都属于等待晋升正战区的“人事储备”。不过呢,比胡中明年长两岁的董军出生于1961年,按照正战区级最高服役年龄为65岁的规定,让董军与胡中明进行正常的“新老交替”的时间应该是在2026年,也就是中共二十一大召开的前一年。

我们外界无准确猜测习近平当局在酝酿二十届中央委员候选人的过程中是怎么具体考虑胡中明与董军之间的何时进行“新老交替”这一问题的,除了基于年龄因素的正常新老交替,也许还有其它的预案—–比如将其中之一调任联合参谋部任职。但可以肯定的是,假如没有李尚福在上任新一届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几个月之后就被查处的“意外”发生,就没有这个董军居然成为中共海军史上最短任期司令员的事情发生。查中共海军史,董军的海军司令员任期只有两年零四个月。另外只有一个任期不足三年的是叶飞,但也担任了两年零七个月。

换个角度分析,如果没有李尚福的被查处,董军与胡中明的“新老交替“即使是所谓”预案“,也不应该早至现在就发生—-无论有无所谓”南海局势紧张”事情的发生。

董军被宣布出任国防部长的当天,我们自由亚洲(粤语)刊登了《前海军司令员董军“破格”接任中国国防部长》一文中,说是前海军司令董军获任命为国防部长的任命也是破格,董军是1949年中共建国以来,首位出自海军的国防部长,也是多年来首次由非中央军委排名第一的委员兼任国防部长。

为何是他?新任国防部长缘何选中了董军?

已被任命为中国国防部长的董军原任海军司令百度百科截图

笔者首先是不同意所谓的“破格”一说。董军本来就是二十届中央委员,海军司令员,上将军衔。而从军内编制角度,无论是海军还是空军和陆军的军种司令部都是正战区级单位。从正战区的军政主官到由中央军委委员担任的国防部长也好,联合参谋部参谋长也好……,都不是跳升,当然谈不上破格。其实,李尚福在被习近平安排为中央军委委员、国防部长之前的职务不过是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的部长,而装备发展部严格上说是属于副战区级单位,只不过它和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一样,现任主官高配为正战区级。

至于董军目前暂时还没有被宣布为中央军事军委委员,表面上看现仅仅只是被任命为相当于地方上的正省部级的国防部长,原因如下。

在四天前的晋升上将仪式上,董军所坐的位置证明了他的实际军中地位已经是和现任中央军委委员平起平坐。我们自由亚洲的相关新闻中也介绍了“央视《新闻联播》画面显示,参加晋升上将军衔仪式时,董军在主席台下第一排就座,显示他另有大用。”

但是,就是因为李尚福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的头衔虽然已经被上月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例会宣布免去,但他的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的头衔还要等待三中全会的召开才能被正式宣布免除,所以董军也必须等到三中全会上李尚福被免除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头衔的同时,也被宣布接替这一头衔。然后才会再被人大全体会议或者人大常委会议“决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委委员。也就是说,董军已经是事实上的中央军委委员。只是因为“程序”上的障碍不能现在就对外宣布而已

另外,很显然也是因为董军目前还不能被公开宣布为中央军委委员,所以从人大角度对他的行政职务的任命也需要分两步走。等全国人大的全体会议或者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某次会议宣布增补他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的同时,也宣布增补他为国务院国务委员。

至于接替李尚福国防部长职务的人为什么最终选中了海军司令员当得正顺手的董军,而不是另外的某一位目前在位的解放军上将同时也是二十届中央委员,大纪元的相关报道中引述了大西洋理事会全球中国中心非常驻研究员宋文迪(Wen-ti Sung)的看法,认为“新任国防部长董军的任命,加上这些具有海军和南海经验的新任高级军官的提升,是一个迹象,表明中国(中共)将南海视为中美地缘政治角逐的新优先领域。”。

他补充说,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说过,激烈的竞争需要激烈的外交。“那么,中国(中共)刚刚提拔了两名能在南海激烈争夺海军霸权的新将军,并任命了一名来自海军的新防长来进行激烈的军事外交。”

而笔者认为董军的海军“科班出身”,以及他过去已经有过的军事外交履历,是他最终被习近平等人比选出来的重要考虑因素。

我们先看一下董军的简历,此人出生于1961年,是山东烟台人。

公开报道中说他董军是1978年考入大连舰艇学院,毕业后加入海军。这种说法不太严谨。这所大连舰艇学院的全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大连舰艇学院”, 是中共海军第一所高等军事院校,主要面向海军培养水面舰艇部队指挥官、海洋水文与测绘类技术军官,学院中所有学员都是现役军人。1978年凭参加全国高考得到不错成绩的董军入学即是参军。毕业后历任海军司令部军训部长、北海舰队副参谋长、海军92269部队司令员、东海舰队副司令员、海军副参谋长、南部战区副司令员。 2021年8月升任海军司令员,次月晋升上将。

相比于其他中共高级将领,关于董军的公开资料有限,但却有至少三项他重与的军事外交活动。

2001年8月25日,中俄两国海军举行首次两栖联合军演,这也还是中国军队首次登陆外国领土参加演习。过程中约有200名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从停靠在距俄罗斯太平洋海岸半英里处的071型两栖战舰登陆……。当时的相关报道中援引时任中国海军副参谋长董军的话说:如此大规模联合登陆需要精心统筹和指挥。 显然当时的董军是这次联合军军演的中方负责人之一。

2020年1月,时任南部战区副司令的董军作为演习中方总导演参加了为期9天的“海洋卫士-2020”中巴海上联合演习。当时的巴方总导演是该国的海军舰队司令阿西夫·哈里克中将。

另外,笔者还从中共外交部的网络信息中查找到了董军的踪影,标题为《邱小琪大使会见出席墨西哥独立庆典中方代表团》消息说,2014年9月15日,驻墨西哥大使邱小琪在使馆会见了由北京军区副司令员郑传福中将率领的出席墨西哥独立庆典204周年的中国军方代表团。海军东海舰队副司令员董军少将、河北省军区参谋长王舜少将等参加会见。

由如上信息判断,海军“科班”出身的董军也许会是中共军史上第一个懂外语的国防部长。

( 注:本文转载自RFA的“夜话中南海”栏目。)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为何是他?新任国防部长缘何选中了董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