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年纪最大的打工人,为什么都在东三省?

劳动力老龄化将对中国人力资本水平带来哪些影响?

近日,中央财经大学人力资本与劳动经济研究中心发布《中国人力资本报告2023》(下称“报告”)表明,截至2021年底,中国劳动力平均年龄增至39.42岁,其中乡村男性劳动力已超40岁,全国有五个省份劳动力平均年龄也超过40岁。中国人力资本总量持续增长,但增速有所降低。

在全球化智库(CCG)特邀高级观察员、人口学家黄文政看来,中国劳动力人口年龄逼近40岁,将进一步削弱全社会的创新精神和创业活力,为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增加不确定性。

中国人力资本度量项目负责人、中央财经大学特聘教授李海峥指出,劳动力老龄化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创新及生产效率,进而影响经济社会的发展。“为进一步提升我国人力资本总量,需要优化人口结构,提高生育率和教育程度,并加快创新和技术进步。”

过去36年来,全国劳动力人口的平均年龄不断攀升。报告显示,从1985年到2021年,全国劳动力平均年龄从32.25岁上升至39.42岁。其中,农村劳动力平均年龄从31.99岁上升至39.82岁,城镇劳动力平均年龄从33.03岁增至39.16岁。由于农村的年轻劳动力不断涌入城市,2005年后,城镇和乡村劳动力人口平均年龄差异逐步缩小。

分省份来看,中国劳动力最年长的三个省份分别为黑龙江(41.17岁),辽宁(40.76岁)和吉林(40.57岁),均超过40岁。平均年龄最低的五个省份是海南、新疆、广东、贵州、西藏。

此外,报告表明,中国人力资本总量持续增长,但增长速度有所降低。2001年-2010年间,城镇人力资本总量的年均增长率为15.26%,农村为8.35%;但在2010年-2021年间,城镇人力资本的年均增长率降至9.09%,农村降至4.33%。

所谓人力资本,是指能够带来效益的知识、技能及能力,衡量人力资本的指标有教育程度、工作经验等。一般认为,人力资本是技术创新与经济增长的源泉,是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推动因素,是减少贫困和不平等的重要保证。

其中,劳动力人力资本与人力资本存量的比率越高,年轻、高学历人群在人口总量中所占的比重也就越大。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该比率在1990年以前逐步上升,但1990年之后呈现明显下降的态势。尽管2005出现小幅反弹,仍未改变总体下降的趋势。这表明,在一定程度上,中国年轻人占总人口的比重在逐步减小,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剧,未来中国人力资本的产出效率可能会受到限制。

年纪最大的打工人,为什么都在东三省?

“全国名义总劳动力人力资本与名义总人力资本的比率”变化(1985年-2021年)图片来源:《中国人力资本报告2023》

如何激发中国的人力资本总量持续增长?最简单的方法是增加受教育程度。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首席专家、学部委员蔡昉曾对《财经》指出,国际经验表明,学前教育更具通识性,是社会回报率最高的公共投资。进入人口负增长时代后,义务教育阶段的人数进一步减少,更应将“钱花在刀刃上”。

“通过义务教育制度改革,将学前教育与高中教育同步纳入义务教育,愿意接受更高阶段教育的人口数量也会增加,劳动力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将会大幅提升,中国的人力资本水平自然也会再次增长。”蔡昉建议。

除了人力资本水平受影响,老龄化背后亦是退休金缺口不断扩大的问题。

养老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董克用曾在《财经》杂志、《财经智库》、财通汇主办的“2023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分析,现行基本养老保险采用“现收现付”制度,即年轻人缴费给老年人。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65岁及以上人口在人口中的比重越来越多,将来可能出现一个在职人员缴费要供给一个退休人员,“这就压力很大了。”

年纪最大的打工人,为什么都在东三省?

为应对未来基本养老保险不够用、企业年金覆盖太少,作为养老保险体系的“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制度相应落地。出台一周年以来,董克用评价其“平稳有序、成绩斐然”。从四点来说明,第一,补全了养老制度的短板;第二,参与人数一年突破了4000万;第三,金融机构很积极;第四,因为个人养老金的推出,使得全社会更加关注养老问题。

尽管市场大且关注度颇高,但个人养老金“开户热、缴存冷”的情况依然存在。根据麦肯锡发布的《2023年中国养老金调研报告》,目前,中国个人养老金普及率高但购买率偏低,国内居民对个人养老金制度的了解度已达80%,而实际购买率仅为8%。其中,从了解到开户的转化率为45%,从开户到最终购买的转化率仅仅为23%。

如何破解这些问题?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金融系主任叶小杰提出四点针对性建议:

第一,个人养老金投资期限过长,领取门槛过高,与投资者的实际需求不相匹配。可适当放宽个人养老金的领取门槛,兼顾投资者在非常规状态下的资金需求,以解除投资者的后顾之忧。

第二,个人养老金投资产品同质化明显,同时受市场波动影响,权益类产品的收益率不太理想,影响到投资者的缴费意愿。建议金融机构进一步优化个人养老金产品的创新,同时加强投资管理,不断提高产品的长期稳健收益。

第三,税收优惠政策有待优化。建议根据不同投资者的需求,进一步优化税收优惠政策,提高缴费上限,让减税降费能真正惠及投资者。

第四,金融机构过于注重开户环节,导致开户人数虚高。建议加强宣传,让市场真正认识到个人养老金的重要性,树立长期投资的理念,推动真正有需求的用户参与缴费和投资。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年纪最大的打工人,为什么都在东三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