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又一亿万富翁停止向哈佛捐款

  在12月5日国会反犹太主义听证会后,哈佛大学校长克劳丁·盖伊(Claudine Gay)虽然获校董事会支持而继续任校长,但要求哈佛作出改变的呼声越来越强,又一位亿万富翁伦·布拉瓦尼克(Len Blavatnik)中止了对哈佛的捐款。

  自10月7日哈马斯袭击以色列平民以来,从亿万富翁到应届毕业的许多哈佛校友都表示将停止捐赠,直到校方采取措施制止校内反犹主义。而在盖伊于听证会上作出闪烁其辞的回答、众议院开始调查该校反犹主义盖伊爆出的论文剽窃问题后,停止捐款的校友名单上又增加了一位亿万富翁。

  布拉瓦尼克是来自前苏联乌克兰的犹太裔亿万富翁,在哈佛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福布斯》今年10月估计其净资产为296亿美元。据了解此事的人士透露,布拉瓦尼克家族基金会已向哈佛大学基金会捐款2.7亿美元。

  筹款活动通常在每年12月进行,到第二年6月结束。布拉瓦尼克的行动可能会影响其他校友。如投资经理哈里斯·坎普纳(Harris Kempner)自1961年毕业以来,每年都给哈佛开一张支票,如今他打算给盖伊一年时间作出改变,否则停止捐款。

  亿万富翁们对哈佛失望

  早在哈佛校园10月间爆发亲巴勒斯坦抗议活动而管理层听之任之后,一些亿万富翁就停止了捐款,包括以色列的伊丹·奥弗(Idan Ofer)、美国对冲基金大佬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和前“维多利亚的秘密”老板莱斯利·韦克斯纳(Leslie Wexner)等。

  韦克斯纳曾入选《哈佛商业评论》全球百佳CEO,他的父母是来自俄罗斯的犹太人。韦克斯纳基金会的领导人表示:“哈佛领导层未能对色列无辜平民遭野蛮谋杀采取明确立场,让我们感到震惊和恶心。”基金会10月16日致函哈佛,结束与该校的“财务和项目关系”。

  基金会表示,其捐款每年支持多达十名以色列公共和政府专业人士攻读哈佛肯尼迪学院的学位,但哈佛“多年来对不同观点的容忍程度缓慢但明显地缩小了”,且最近发生的事件加剧了这个问题,“我们许多以色列的研究员在哈佛不再感到被边缘化,而是感到被抛弃了”。

  奥弗夫妇也在10月份取消了对哈佛的捐款,“以抗议该校校长令人震惊、麻木不仁的反应”,奥弗表示,哈马斯袭击以色列造成大量平民死亡,而校长却未谴责31个学生组织联署公开信指责以色列。

又一亿万富翁停止向哈佛捐款

 2023年12月5日,哈佛大学校长克劳丁·盖伊在美国众议院作证

  捐款减少的长远影响

  前哈佛校长、美国财政部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也批评哈佛领导人对哈马斯暴力袭击及学生团体活动的反应“在道德上不合情理”。他表示,捐款者撤离造成的财务危机,并不是影响该校改变立场的正确解决方案,“改变应该出于良心和社区对话,而不应是为了应对财务压力”。

  哈佛正面临运营成本的不断上涨,包括工资、维护,及为推动学生群体多元化而减免本科生学费。去年的运营支出总计59亿(美元,下同),其中2万名教授和员工的工资福利占一半以上。

  2023年,哈佛为本科生提供了约2.46亿助学金,使这些家庭每年平均只需支付1.3万而不是至少8.5万的费用。助学金可能涵盖近1/4的本科生,而年收入低于8.5万的家庭,学生可免费入学。

  据哈佛2022财年报告,其教育项目和研究工作产生的收入不足以资助运营,需要“依靠慈善事业来填补空白”。

  此外,虽然哈佛是私立大学,但却依赖美国政府资助,尤其在科研方面。上一财年,政府资金占其进项的11%。去年发放的1.05亿研究生贷款中,90%来自联邦资金,而国会正在重新考察对大学的资助和拨款,以剔除富裕的学校。

  《高等教育纪事报》(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撰稿人李·加德纳(Lee Gardner)表示:“(捐款减少的)影响不太可能立竿见影,但会是长期的,因为一些礼品馈赠或资金捐赠尚未进行,或多年后才会实现。”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又一亿万富翁停止向哈佛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