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罗刹国向东两万六千里

  罗刹国向东两万六千里,是齿寒国。

  我在那里游历了相当长的时间,今年三月才动身回来,上星期刚刚到家。

  由于齿寒国奇异的风土人情在我们这里大传了近百年,我好几个朋友特意来找我,说是为我接风洗尘,实际是想了解传说的真伪。我感到十分为难。

  据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所谓的深渊游龙、险山凤凰,幻化成美貌女子的花株,激发人体无限潜能的悬崖峭壁,如此种种,居然全是我们古人的戏作。

  无论我向哪个齿寒人求证,他们听后都会大呼神奇,认为我在讲述自己的经历,有些执迷的,甚至想方设法要跟我回来猎奇,就像我当初前往齿寒国的目的一样。简直让我哭笑不得。

  虽说我现在的心境已经平复下来,如同梦醒,但面对朋友们的期待,我又不忍扫兴。我想着,应该以怎样的方式讲述真实的齿寒国,既能让他们接受现实,又能让他们相信我不是故意隐藏真相。总之,我得让他们知道,齿寒国不仅了无生趣,连民风淳朴也是杜撰出来的。我决定讲一个最具代表性的真人真事。

  事情发生在两年前,罗刹国和唇亡国爆发战争的那天。我住的楼房底下,有一对经营面食店的青年夫妻,我经常在那里吃牛肉汤,和夫妻俩个都熟。那天夜晚下着大雨,店里就我一个顾客。

  因为战争,我忧心忡忡,破例点了瓶酒,叫他们也来喝。我当时只想着自己的心事,没留意他们的表情,我只记得男主很不好意思地对我说,他们有急事,问我能不能打包回去。我当然不能拒绝,还问要不要我帮忙。结果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们说的急事是房事。原来女主听到战争信息,心中喜爱的君王无比的强硬,竟然即时排卵,男主觉得必须抓住机会生对龙凤胎。

  说实话,听后我顿感尴尬。倒不是男主和我说起隐私,而是我突然发现,我认知中勤勉老实的这对夫妻是支持残暴侵略的。我大为不解,心有不甘,和他们辩论过好几回,最后的一次,我正想着不再去他们店里,他们却抢先表态,说以后不想再见到我——那种只为正义不为生意的高尚感实在让我吃惊。

  间隙没有弥补的可能,我带着遗憾和他们断交了。

  说起来也是我自己不争气。有过那么几次,我从他们店前经过,寻找他们的目光,总想走进去和解,只是看到他们转过身去,自尊心又催我必须远离。终于有一天,我为了彻底避开尴尬,搬到新的地方去了。

  再见到他们是一年之后,意外的相遇。我乘着出租马车,老远望见他们在公交站牌边等车。男主拎着行礼,女主抱着婴儿。我也没想太多,只觉得久别重逢,曾经是朋友,就叫马夫停下。他们也远远看见是我。

  这次我没等他们拒绝,我知道地段偏僻,公交车得很久才来。我问他们去哪,我可以送一程。男主摇摇手,但女主多少有些着急。我又问,是不是遇上什么困难?我又笑着对男主说,朋友,还记仇呢?

  男主依然一副冷漠表情。我只好说,能再见到你们很开心,我马上回国了,祝你们好运。说完,我示意马车主赶动马匹。

  还没走多少远,我正回忆着争论的往事,不料马车主回头找我聊天。他说,他们现在可是大名人。说完哈哈大笑。

  我问,怎么说?什么大名人?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他们是我从前的朋友,开面馆的。

  马车主一边抽动长鞭,一边驾轻就熟地回答我的疑问,我们赶马车的都知道他们,那个女的,怀里的孩子,你注意到没有?灰白的头发,深陷的眼窝,鹰一样的鼻子,活脱脱外国野种。(哈哈大笑)她的老公以为她出轨,隔几天就带孩子去查,结果是他亲生的。我敢说,现在全国人都知道这个奇葩事。

  马车主显然很夸张,最起码我每天都在外面奔走,却是刚刚听说。但我只能悉心求教。我问,到底怎么回事?

  马车主也不慌,连看也不看我,整个事情就脱口而出。说是女人也感觉委屈,医生也说是医学奇迹,如果硬要解释,只能说,女人当天排卵的时候,心里想君王想得真切,所以孩子生下来,长着外国模样,你别说,我仔细看了好几回,真和那个君王很像。要不是医学鉴定,谁都会怀疑女人出了问题。你是不知道,据说男人那天在医院闹得非常厉害,再后来,很多等在产房外的男人都在担心自己的孩子会不会出同样的祸事。说来也怪,仰慕外国君王的女人很多很多,她们坐我的马车,我常常听她们窃窃私语,希望有一天能被看上,但我驾车穿越几个城市,也只见过这一个奇怪的婴儿。

  我好奇地问,既然男人查证是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还不开心呢?在我印象中,他们夫妻俩个都是君王拥趸,孩子是亲生,又长得像君王,难道不是好事?

  那是你不了解我们齿寒国的人。马车主说着,补了一句,你肯定不是齿寒人对吧?

  你怎么看得出?我问。

  齿寒人不会主动和仇人和好,刚才男人一直握紧拳头,我还担心会出事。马车主欣慰地说,好像阻止了一场战争一样,他接着说,我们齿寒人为了面子,可以牺牲一切。比方说,孩子是他的没错,但他的余生都得活在绿帽子的阴影里,因为所有人,不会看医学证据,只会用外表决定结果。是不是很不讲道理?人人嘴上说仰慕外国君王,但真正仰慕的是君王的权力,甚至可以说,就算那个孩子将来和君王长得一模一样,但他没有权力只会活得比普通人更惨。因为齿寒人骨子里排外,排除异己,对自己人更是残忍无比。哎,那个孩子真是可怜。

  排外,我生活了好几年,没有这种感觉啊,相反,所有人都对我客客气气,最少不像你说的排外。我反驳他。

  那是因为你是外国人。很乱对吧。是的,你在我们身边,我们因为你是外国人,会演绎友好,但你回到你的国家,肯定会被我们虽远必诛,当然,那个时候你根本不能察觉,哈哈哈哈。马车主尽情地挥舞着马鞭,好像手握一柄权杖。

  我变得沉默,想着他说的话,感觉一扇秘密的大门突然被人撞开,里面的异味扑面而来,让我内心很不是滋味。当我犯着玄晕躺倒在马车上,发现眼前的马车主正在为了车费故意带我绕圈的时候,我感觉有点晕车,天旋地转,控制不住呕吐,颠簸的心在双脚安全落地后才恢复平静。那一刻,我做了回家的决定。因为我知道,对于齿寒国,我找到了我想要的答案。

  我朝朋友们举起酒杯,神情庄重地邀他们共饮,当我抢先干杯,放下酒杯带着请他们释怀的微笑说,珍惜当下,畅通未来,我们共勉。

  他们像安慰我似的立即回应,共勉,然后不约而同地,痛快地豪饮,好像让我看着齿寒国随着酒精液体被他们灌进喉咙里。

罗刹国向东两万六千里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罗刹国向东两万六千里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