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他们沆瀣一气妄想重塑世界秩序

()林孟编译报道:美国“全球台湾研究所”(Global Taiwan Institute)网站发表高级非常驻研究员及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非常驻研究员马扎(Michael Mazza)的文章说,北京一直试图给人一种独立和平缔造者的形象,但她对侵略受害者的和平、稳定和正义不感兴趣,而是对促成一种全球事态感兴趣。在这种事态中,中国可以更容易地追求自己的目的。目前的混乱正适合习近平。

然而,冷战和后冷战时代都有一种秩序。基辛格认为,在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秩序本质上是区域性的,而不是全球性的。这种情况从19世纪开始发生了变化,当时欧洲的威斯特伐利亚秩序(Westphalian order)走向全球,依赖互不干涉内政的独立国家体系,通过普遍的权力平衡来制衡彼此的野心。但现在威斯特伐利亚秩序的现代结构正受到威胁。

俄罗斯2007年对爱沙尼亚的网络攻击,2008年入侵格鲁吉亚,2014年非法并吞乌克兰的克里米亚,2022年全面入侵乌克兰,都表明普京长期以来没有把邻国视为主权国家。俄罗斯现在正回到沙皇不停扩张的悬崖边上,俄罗斯是否倾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乌克兰的情况。

与此同时,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对世界秩序感到愤怒,在这种秩序中,她应该受到不是由她制定的规则约束。在这个秩序中,它只是亚洲和全球众多平等国家中的一个。北京已着手至少在自己的邻国,也许在更远的地方,重建以中国为中心的秩序。其国内、国际经济政策和“一带一路”倡议旨在确保所有经济道路都通向北京。对军事力量的投资和越来越多地使用这种力量,目的是确保北京能够通过恐吓和强迫来确保仅靠外国经济利益无法保证的东西——将中国,而且只有中国,置于一个新的亚洲等级制度之上。在这个等级制度中,强权就是正义,中国共产党可以统治现代朝贡体系。

万维专稿:他们沆瀣一气妄想重塑世界秩序

他们妄想重塑世界秩序

伊朗及其什叶派卫星国和派别,包括哈马斯和真主党,对国际秩序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但与俄罗斯和中国一样反对今天的主导秩序。德黑兰的目标在某种程度上让人想起威斯特伐利亚条约之前的欧洲,其中宗派分歧导致了国家间的冲突。伊朗仍然致力于“输出”革命,目的是传播什叶派,为什叶派穆斯林提供击败“帝国主义者”的意识形态、军事和经济工具。尽管哈马斯在治理加沙方面发挥了作用,但根据哈马斯自己的盟约,其目标在性质上同样具有宗教性质。

因此,俄罗斯、中国、伊朗和哈马斯都是修正主义者。他们可能在世界秩序最终应该是什么样子,或者是否应该有一个世界秩序方面意见并不一致,但他们团结起来反对现有的秩序,并且正在取得进展。用基辛格的框架来说,现在的世界可能正在接近这样一个时刻,在这个时刻,没有一个单一的秩序概念享有广泛的合法性,长期支撑主导秩序的权力平衡被证明不再能够胜任这项任务。

目前,俄罗斯、伊朗以及伊朗的国家和非国家代理人,是攻击全球秩序的主要对手。他们所有人都在努力将其他主权国家从地图上抹去,并竭力反对或完全无视基辛格指出的旨在限制“世界无政府状态”的“国际法律和组织结构”。北京已决定不阻挠他们,而且事实上为他们的努力提供了适度但重要的支持。也许习近平认为,一旦其他国家完成了破坏全球秩序的艰苦工作,中国就可以按照自己的形象重建秩序。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他们沆瀣一气妄想重塑世界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