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见证历史的审讯!港警高度戒备 民通宵排队旁听

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与《苹果日报》3间公司,被控《港区国安法》下的“串谋勾结外国势力”等罪名,星期一正式开审,警方在法院外高度戒备,派出装甲车以及大批穿着防弹衣的反恐特勤队驻守。有市民表示,担心再有“排队党”霸占法庭的旁听席,在寒风中提早12小时到法院外通宵轮候旁听席筹号,让黎智英出庭的时候看到有市民到场支持他。

亦有市民表示,黎智英是香港的一位历史人物,认为他燃烧自己的生命,带给香港人一些力量,希望到法庭见证这次历史性的审讯。

现年76岁的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与已经停运接近两年半的《苹果日报》3间相关公司,被控《港区国安法》下“串谋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等罪名,案件原定去年12月1日在高等法院正式开审,由3名国安法指定法官杜丽冰、李素兰及李运腾审理,不设陪审团。

黎智英还柙近3年正式开审

特首李家超去年在案件开审前宣布,就黎智英能否在本案聘请英国御用大律师Tim Owen抗辩,提请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国安法,令案件押后到今年9月25日开审,后来再因本案其中一名法官李运腾,同时审理另一宗国安法案件民主派初选47人案,经讨论后决定将本案再押后3个月,至星期一(12月18日)在暂代高等法院的西九龙裁判法院开审,预计审期80日。

黎智英2020年12月因本案被还柙,至星期一正式开审,期间扰攘3年,案件一直受到国际社会及传媒高度关注,由于法院正庭的记者席及公众旁听席座位有限,有市民及记者星期日(12月17日)晚已经在摄氏约10度的寒风中,到法院外通宵轮候旁听席以及记者席的筹号。

保安局局长邓炳强上星期五(12月15日)会见传媒表示,为避免有人在黎智英国安案审讯期间扰乱秩序,将会加派警力在法院外戒备。星期一清晨警方甚至派出装甲车,以及大批穿着防弹衣的反恐特勤队在法院外布防,甚至有警员带同爆炸品搜索犬巡逻。

见证历史的审讯!港警高度戒备 民通宵排队旁听

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被控“串谋勾结外国势力”案,12月18日正式开审,大批市民在西九龙裁判法院轮候旁听席筹号,排头两位的香港市民JC及宋先生提前12小时至6小时左右到场排队,希望进入正庭支持黎智英 (美国之音/汤惠芸)

见证历史的审讯!港警高度戒备 民通宵排队旁听

香港市民及记者法院外通宵轮候西九龙法院审理黎智英的旁听席以及记者席的筹号。(2023年12月18日)

王婆婆法院外撑黎智英撑苹果撑真相

现年67岁的社运人士,被公众称为“王婆婆”的王凤瑶星期一早上到西九龙裁判法院外示威,她曾经因为参与在香港的示威而被深圳公安行政拘留。她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支持黎智英及已经停运接近两年半的《苹果日报》,她又不满案件拖延接近3年才正式开审。

王婆婆说:“撑黎智英、撑《苹果》、撑真相就是这样。黎智英先生他贡献了香港几十年,就算他真的有些什么小错,都不应该这样(还柙)了3年了、未审先判又不放他出来,又不让他请律师、请他最想要的律师。”

王婆婆又表示,不满今次的示威区被安排在距离法院正门相当遥远的马路边,在访问期间数名警员要求王婆婆离开,其后把她带到距离更远、几乎完全看不到法院正门的示威区。

王婆婆说:“即是很离谱这么远,我又没有‘大声公’(扩音器)、又没有扩音机。又关(示威区),那么我回去对面(法院正门外),我想回去对面。”

警员说:“还有一个区域给你(示威)的。”

王婆婆说:“有没有搞错,(示威区)还要更远一些啊!”

女长毛指警方过度布防 怀疑有排队党

另一名社运人士、外号“女长毛”的雷玉莲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黎智英已经被还柙3年案件才正式开审,她希望到法院旁听看情况如何,并且支持黎智英。

雷玉莲说:“支持黎智英,因为我都是《苹果日报》的支持者。”

记者问:“觉得今天的情况如何?”

雷玉莲说:“今天的情况就是说很多警察、很多警力,出尽无比那么多,我觉得不需要这么紧张,对不对?进去(法院)的人所有都通过安检的了,所以还柙了3年一个人,你想一想,3年啊,我都未见过。以及它现在动用成千的警力,有需要吗?我觉得不需要。”

记者问:“觉得有这么多人好像不太敢面对镜头在这里排队,觉得是什么原因?”

雷玉莲说:“肯定是‘排队党’了,如果不敢面对镜头那些(人),我们光明正大的嘛。”

雷玉莲是现任社民连的主席,也是被公众成为“长毛”的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的太太。梁国雄目前因为参与2020年泛民主派立法会初选而被香港警方国安处控告“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关押等候审判。

市民通宵排队冀到正庭旁听支持黎智英

黎智英被控“串谋勾结外国势力”案,星期一早上10时开审,美国之音记者现场采访观察,早上8时半左右,法院大楼外有数以百计人群排队轮候旁听席筹号,部份疑似“排队党”的人士,三五成群戴上外套的帽子及口罩遮盖面貎,并且背对镜头,亦有英国丶加拿大丶法国丶瑞士丶澳洲以及新西兰等国家的驻港领事代表,排队轮候旁听席筹号。

排头位、现年29岁从事饮食业的JC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因为今年初民主派初选47人案开审时,有大批“排队党”霸占正庭的旁听席座位,令一些有心听审或者支持被告的市民不能进入法庭,她担心黎智英国安案开审再有“排队党”出现,星期日晚10时已经冒着寒风一个人在法院外率先排队,希望可以进入正庭听审,让黎智英被还柙3年后出庭的时候,看到有市民到场支持他。

JC说:因为想make sure(确保)自己可以进到正庭听(审),以及听讲之前有些人可能是收钱来排队,可能怕他们是故意妨碍真的想听(审)的公众人士进不了(正庭),所以就早些过来(排队)。

记者问:有没有见到这些类似(收钱排队)的人士?

JC说:应该是后面多过10个人的那堆,看起来不像香港人,而且用的(社交媒体)都是”小红书”、“WeChat”(微信)、简体字的那堆人应该是了。

JC又表示,作为香港人希望见证黎智英国安案的审讯。

JC说:因为我觉得黎智英先生都70多岁了,被还柙了3年,我不想他一出来(法庭)就看到那个旁听席是没人,或者全部是“人哋(家)的人”,即是就算他知不知(道)其实那些人是谁,但是可能心理上自己觉得是一个支持,而且因为这件事(情)其实都报道了有超过3年,因为他都被还柙3年,这样终于拖到今日(12月18日)开审,觉得想、作为一个香港人想见证这件事。

对日后香港传媒生态重要案例

JC表示,这次是她首次到法院旁听国安法案件,她希望到法院了解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直接制订的《港区国安法》的红线在哪里。 JC又表示,国安法实施之后香港的言论及新闻自由已经收窄,她认为黎智英国安案的判决,对以后的传媒将会成为一个有代表性的案例。

JC说:你已经不知道CCP(中国共产党)那条线是怎样,而它亦都是基于你们(香港人)去做了些什么而去订那个法律(港区国安法),其实它将那个范围不断缩小,其实它都只是想将你们(香港人)的行为去订罪,所以今次来(听审)另外一个原因,亦都是想去了解一下所谓国安法实施了之后,因为这个都是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trial(审判),会为将来其它类似的案件订下案例,想知(道)国安法那条线、即是对于管治香港人的自由,或者他们的行为,或者它们所谓的”软对抗”的那个界线是去到哪里。

市民希望到庭见证历史性审讯

排第二位、现年45岁从事自由业的宋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星期日晚看到有传媒在法院外直播,拍摄JC独自一人在法院外轮候旁听席筹号,他觉得虽然大家互不相识,也希望到场陪伴她,令大家不至于太过孤单,因此,宋先生星期一凌晨4点左右已经到法院外排队。

宋先生表示,黎智英是香港的一位历史人物,认为他燃烧自己的生命,带给香港人一些力量,希望到法庭见证这次历史性的审讯。

宋先生说:黎智英在我心里面他是一个历史人物,既然在这个历史时空他有这样的遭遇,他亦都好像在我的眼中他拥抱这一种遭遇,或者他好像在接受这种遭遇,即是说好像是不是上天就是为他预备了这一件事情,我会说刚好我在这个历史时空,我都在(香港)这个土地、这一刻我可以负担得到来这里(法庭)、出现在这里,去成为其中一个在公堂上面一个“村民”(旁听人士)、其中一个脸孔,希望以给到微小的力量他(黎智英)、微小的陪伴、微小的支持给他。

见证历史的审讯!港警高度戒备 民通宵排队旁听

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乘坐的监狱武装车离开西九龙法院。(2023年12月18日)

形容黎智英用自己被囚禁无声表态

黎智英面对的“串谋勾结外国势力罪”,最高可被判处终身监禁,对于黎智英被还柙接近3年,案件才正式开审,宋先生形容黎智英好像用自己的身体被囚禁去发表无声的宣言,让香港人感受到他没有放弃。

宋先生说:他(黎智英)好像在发表一个宣言,他容许自己的身体被囚禁,我见到到底一个人牺牲是什么意思,或者是他真的在用他自己的身体、用他的青春去表达一些东西,那个表达不是说我喊出来、或者我讲一些强烈反对的东西,或者不是那个声嘶力竭的东西,他好像就是用他自己一个静静地,或者有时传媒拍到他的一些样貌,他继续在牢狱里面去有某种的生活,有某种的继续存在在这里,他好像没有放弃,他在燃烧他自己的生命,这3年他不是纯粹的、某程度上面我会觉得是有某种“白坐”(白白坐牢)的,但是我意思是在另一个层面上,他不是”白坐”(白白坐牢),他每坐(牢)的一日他是在燃烧他自己,他是在给力量(别)人。

辩方争议串谋煽动罪超出检控限期

正在赤柱监狱服刑的黎智英星期一早上由囚车押解到法院应讯,他被带到犯人栏的时候身穿灰色西装外套,身型明显消瘦但精神不俗,坐在两名惩教人员中间,不时望向公众席向亲友轻轻挥手。

代表黎智英的资深大律师彭耀鸿开庭时,首先就“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的检控时限提出争议陈词。彭耀鸿表示,根据《刑事罪行条例》第11条,煽动罪行的检控只可于犯罪后6个月内开始进行,而本案控罪中所提到的首篇煽动刊物,于2019年4月1日发布,最后一篇于2021年6月24日发布,因此检控期限为2019年10月1日。

彭耀鸿表示,如果法庭不接纳上述情况,控罪以开始串谋当日起计算检控时限,亦应由串谋最后一日起计算,即是2021年12月24日。而黎智英在2021年12月28日被控“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即是已经超过检控期限4日,他认为法庭没有司法权处理这一项煽动控罪。

彭耀鸿强调,检控期限(time bar)的争议与法庭是否有管辖权审理相关,他认为如果超出检控期限,法庭没有司法管辖权处理。尤其本案涉及基本个人权利以及新闻自由,法庭应该更宽松地诠释法例,对控方更严格。案件星期二(12月19日)续审。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见证历史的审讯!港警高度戒备 民通宵排队旁听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