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马保国和马国保的人生

马保国大师何许人也?相信不需要我多废话。

按评书里的说法,英雄人物出场时要加上一连串的Title:比如程咬金是“打闷棍,套白狼,报名劫皇杠,三斧子定瓦岗,探地穴当上混世魔王大德天子,官拜十八路反王都盟主”等等一大套,我记不全乎了。

那马保国就是:

混元形意太极拳掌门·颈椎治疗大师·击败MMA冠军皮特鳄梨·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武馆拥有者·不讲武德耗子尾汁发明人·闪电五连鞭一代宗师·接化发传承者·B站鬼畜经济拯救者·徐某某克星·嘴硬抗揍不讹人·封不死的网红·70岁以上流量明星第一人·三爱正能量非物质没文化遗产传承人·Master·保国·里昂·马(此处应该有掌声)

那马国保是谁?大家可能不知道,来看下图。

马保国和马国保的人生

马保国和马国保的人生

一个月前“一家五口都在北京当外卖骑手”的照片走红网络。马国保正是这一家人的中流砥柱,在他的指引下,除了年仅4岁的孙女,马国保本人、老伴儿赵华清,大儿子马闯、儿媳都在北京街头送起了外卖,二儿子也曾来北京兼职送过几个月外卖。

我知道的姓马的名人不少:马布里、马步芳、马俊仁、马斯克、马克斯、马云、马化腾、马加爵。他们的名字各不相同。但“马保国”和“马国保”实在很容易混淆。我就称他们为马大师和马外卖吧!请二位见谅。

说书的一张嘴,表不了两家的事,先说说Master马。

马大师初次爆红是在几年前王某安的“某面”访谈记录节目上,马大师踏浪而来,赴徐某某之战。一路上,呵斥老伴儿,令弟子举旗,大秀英文斥退记者,唱歌破裸绞,单指降服150公斤大汉,铁砂掌给修自行车的师妹留下3年伤痕,伸手让王某安“随便打”看都不看,老年夹子音侃侃而谈,留下“手上肉球是汽阀”,“传统功夫讲究滚进滚出身体是螺旋的”,“接化发”等一代网红词汇,风靡几许青少年。后因不明人士报警,徐某某被警方带走,马大师不战而胜,笑傲江湖,从此开启初代马大师网红生涯。

马大师的闪电五连鞭,被年轻人偷!袭!,不讲武德,耗子尾汁,大意了,没有闪,等原创动作被B站嫁接,据说直接获利6、7个亿,马大师武德高尚一分未得,后参加实战,用脸硬接业余散打壮汉3拳而毫发无损,一时风头无两,红得发紫,紫里透红。

马保国和马国保的人生

马保国和马国保的人生

马保国和马国保的人生

马保国和马国保的人生

马保国和马国保的人生

怎奈欢乐的时光终究是短暂的,后面就是无穷无尽的痛苦和长叹。马大师被封杀,沉寂三年。

照理说,网红的过气速度比小李子换女朋友还快,三年后,大浪淘沙,众神归位,王某安、徐某某都彻底消失在内网,二代马大师复出依旧风头无两,且迅速积累几百万粉丝,大有洗白上岸之势。

讲真,我对马大师并无恶感,经常看他一遍遍打他的五连鞭,从中汲取力量。

我现在每天要上各种招聘网站,试图找个兼职编剧工作以发挥、发展自以为是的写作能力。

我发现这事相当耗时耗神,比上高三还要辛苦。在招聘网站上待的时间越长,我就越是觉得现实世界不真实。什么AI绘画,什么ChatGPT,什么智能写作什么男频女频,短视频化,节奏快,爽虐点鲜明,精简直白,直接抛信息点,情绪调动。

什么霸总男主嘴毒,伤害女主时戳心窝,火葬场时卑微,什么女配“茶言茶语”、渣男、普信直男语录这些东西对我来说那叫天方夜谭,还不如WWE冷石拿啤酒罐砸人来的好安排。

这些就是现代编剧的要求?这些白痴东西真有人愿意看?(还花钱?)这些白痴东西真能用AI写作?在白痴面前AI写得真比我好?感觉自己就像突然闯进了一个平行宇宙,这里正在发生的事竟是那样不真实。我的逻辑自洽因此摇摇欲坠,觉得无法想象自己的未来和世界的未来会怎样。

因此马大师对我就非常重要了,每次看到马大师的五连鞭,就觉得世界还是那个世界,生活还是那个生活,他就是茫茫宇宙中的一个锚点,牢牢地定在那里,我逻辑自洽的安全大船就不会随波逐流,马大师的五连鞭每次都不一样但又有相同的作用,面对镜头他自信满满,中气十足地喊出“第!一!鞭!”我的生活就回来了。

我相信AI可以复制范冰冰,但AI不能复制闪电五连鞭,因为连马大师自己都不能够复制。

三年前的初代闪电五连鞭和三年后的二代闪电五连鞭有什么不一样?AI知道吗?

一天打闪电五连鞭自信满满并不难,难的是天天如此,更难的是三年前和现在的马大师已经明显不是一个马大师,那闪电五连鞭还是一个五连鞭吗?

马大师不用ChatGPT,马大师也不会AI绘画,但他会打闪电五连鞭,他只关心闪电五连鞭,任何人乃至AI都无法模仿闪电五连鞭的精髓。即便AI统治了人类也没用,闪电五连鞭将是AI不能逾越的天堑。AI用尽全球的算力也不会明白马大师和他的闪电五连鞭,以及他身后的人类为什么存在?

有马大师在,男频女频和尿频,霸总、女配、渣男、普信、虐点、爽点和这帮白痴以及这帮白痴创造的世界就不会是主流。

但马大师是真的吗?

三年前我曾经相信马大师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是现在,我觉得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三年前我曾经相信马大师听不懂别人在说什么。但是现在,我觉得他听得懂了。

三年前我曾经相信马大师是为了他的道理,他的真实,但现在,我觉得他就是为了站在舞台中央接受欢呼。

还是三年前我就错了?从头到尾马大师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如果真是那样,那他报警赶走徐某某的解释就合理多了——马大师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WWE的摔角运动员——只不过是用嘴。而徐某某这个角色,应该按照指定的剧本走,但徐某某把表演当成了正规比赛,这是会错了意?

如果马大师真的清楚明白,那他又为何真的走上擂台,接受王庆民三拳KO,难道真的是为了秀自己的抗击打能力?或是剧本需要?

我不相信马大师的剧本敢这么写。

马大师是一个谜一样的人,AI猜不透,我也猜不透。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马大师不会功夫,一点儿也不会。马大师说过假话(我是指故意说假话),并且老老实实地说假话,诚心诚意地说假话,大大方方承认有团队(这在三十六计里叫反客为主)态度真诚地恶搞,彬彬有礼地忽悠,形成强烈的“反差萌”,实力圈粉。

会功夫的徐某某,说真话的徐某某,会采访的王某安,讲真话的王某安,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但马大师还在,这个结局AI猜得到吗?

花分两头,再表另一支。

说马国保,也就是马外卖,他的人生相对就简单许多。

马外卖的父母都是农民,但马外卖完成了走出农村的第一步。他二十岁结婚生子,在大儿子马闯五六岁的时候,用几百块钱的本钱,在南阳市批发卖菜,走出了驻马店的村子。

前几年,马外卖蔬菜生意不好做了。因为卖菜也是一种投资,投资就会面临风险。比如快过年时进货一卡车上海青,一直到大年三十都没卖完,全部腐烂,只能倒掉,亏了几万块。持续亏损不断挫伤马外卖的信心,他决定放弃。在北京干起了全职外卖员。

儿子马闯没有考上大学,但不愿意继承买菜的买卖,来到上海进厂打工觉得那不是人干的活(废话),后来到京城随父亲送外卖。

马外卖的老伴儿、儿子马闯的媳妇、二儿子等家庭成员不断加入外卖大军。最终汇聚成一家五口送外卖的场景。

一个月房租两千元(老夫妻和小夫妻租两间房),房贷两千元,四个大人生活费两千元,幼儿园学费壹仟伍佰元一个月,摩托车加油一个月一千元,再加上其他开销,一个月怎么也得一万块。这样的生活,经不起任何计划外开支的考验。

儿子马闯彻底崩溃过一次。那天他提前下班,一到家,就冲进厕所,关上门,躲在里面哭了出来。哭声穿透单薄的墙板直到门外。马闯在工作群里发了条消息:“人这辈子活着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天天送外卖吗?”

马闯之前开过餐厅,生意不错,半年后口罩来了,马闯被赔本欠债,这也是他不得不送外卖的原因。

“人这辈子活着是为了什么?”其实这样的问题没有必要提出来,因为肯定不是送外卖。那位觉得送外卖好,赚钱多的,想一辈子送外卖的,可以自己去试试。

没有看不起外卖小哥的意思,但这个活,夏天暴晒,冬天爆冻,风吹雨打,总是在奔跑,不得不闯红灯逆行危险极大,收入不高,而且毫无成长性意义,如果不是为了活着,没有人愿意去干。

故意撒谎的马保国盆满钵满,甚至受人尊重。勤勤恳恳的马国保送外卖,赚钱不多,很辛苦,且不受人尊重。

这是为什么?

马大师和马外卖都从底层走出来,甚至前期都还可以,但马大师退休后仿佛开挂一般,而马外卖却高开低走一路跌停,这又是为什么?

有人总结马大师优点,发现他确实是人中之龙,比如他高中毕业参军,复员之后当工人,恢复高考的第一年考上南阳师专,后继续攻读,考上西安公路交通大学,拜名家尚济为师,毕业后进入县局机关任职(他自己说是大型国企中层干部)。

儿子去英国留学,马大师欠下14万元债务(2000年初的14万,恐怕不比马外卖一家欠债少)。于是辞去体制内职务,去英国创业。

在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土地上,马大师一无人脉,二不会语言,三不送外卖(英国人是不是不吃外卖?)而是教英国徒弟打拳,自己开武馆,出版书籍,拳打MMA搏击冠军皮特鳄梨,割外国韭菜。几年后,不仅还清欠款,还攒下几十万给儿子在上海交了房子首付,买了一辆车。

如果说马大师是高智商人才,这个评价一点也不过分,起码他的学历高过徐某某太多,比采访他的王某安也不差,并且在那个年代考上大学可谓凤毛翎角,含金量远飞今日可比。

只是马大师的聪明没有用在正道上,就像他说的,是“小聪明”。马外卖的力气都用在了正道上,甚至徐某某,王某安的力气都用在了正道上。

结果马大师赢了,马外卖输了,徐某某和王某安消失了。

这告诉我们一个什么道理呢?

呵呵,不用担心大家都去学马大师,因为学不会。也不用担心大家都去学马外卖,因为大家都送外卖还有谁吃外卖呢?

毕竟还有男频女频和尿频嘛!毕竟还有霸总和茶言茶语的女配嘛!女的流动就业搞直播,男的流动就业送外卖,外卖送累了看直播,直播播累了点外卖——完美!

这个世界如果只有弯道超车和“网红”能生存,而底层始终看不到希望,这是个什么世界?应该想方设法提升基层劳动者的收入与尊严。

一家三代烟草人和一家五口外卖员或一家三代当网红,都是令人悲哀的现象。

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无论再多化妆或再多滤镜,人总会看到镜子里素颜的自己。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平静地和镜中的自己对视,也能认出镜子里的那个人是谁。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马保国和马国保的人生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