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不是俄罗斯去不起,而是哈尔滨更有性价比。

几年来,相信你即使没拍过,也一定看到过这样的“公主照”。

西双版纳的星光夜市里,甜美的哈尼公主和人鱼公主携手并行;西江千户苗寨,每个姑娘都是蛊惑人心的苗疆少女;长安城和洛阳城的广场上,身着汉服的“同袍”来来往往;延吉的大酱缸旁,朝鲜公主成群,好似穿越到古装韩剧。

公主风潮早已涌动于大江南北,今年冬天,它终于来到了哈尔滨。

女性用户为主的社交平台上,关于“哈尔滨公主”的视频动辄几千上万赞。其中最常见的标题是“不是俄罗斯去不起,而是哈尔滨更有性价比”。

穿着俄罗斯民族服饰的游客,占据了索菲亚大教堂门前的空地。

这一寸台阶属于雪国公主,那一寸雕像有叶卡捷琳娜大帝们正在排队照相。不明就里的人走过去,可能会误以为自己目睹了某场少数民族活动节日。

实际上,这些都是来自天南海北的游客,有的人特意从温暖的海南前来“反向过冬”,只为在雪国里过一把公主瘾。

接下来以《权力的游戏》临冬城为主题的冰雪大世界也将陆续开放,已经有不少人打扮成剧中的女王角色进行拍摄。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俄式公主梦的背后,是一条早已成熟的产业链。拍照、妆容、服饰,分工明确。

从版纳到东北,旅游业的新生态,正在悄悄形成。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01

零下十几度 层层叠甲

冻到失去表情管理

来自天津的小严是个特别活泼的女孩。

平时她就喜欢打卡各种本地活动,这次因为刷到了俄式公主的视频,才临时起意来到哈尔滨。

当地写真馆、个体摄影师有很多,但是水平参差不齐。她找到了一位在社媒上小有名气的本地摄影师,468的价格不包妆造,有60张底片和12张精修。两位工作人员全程陪拍,感觉还不错。

拍照地点就在最火的索菲亚大教堂。教堂本身就是知名景点,有100年多历史,是这次“俄式公主照”的主要背景。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妆造店是摄影师推荐的,在索菲亚教堂旁边的金太阳商城里。

这座商场开了很久,之前两年一度临近倒闭,但是旅拍经济的蓬勃让它逐渐回血。现在商场的三四楼里,开设了各种各样的写真店,从“叶卡捷琳娜”到哥特风格的“巫女装”,各种造型都有。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教堂左侧就是金太阳商城

小严去的那家当天是装修后第一天开业,但是顾客已经有不少。

现场好看的衣服被抢得很快,她没能抢到自己心仪的头饰,只好安慰自己“将就一下”,用一件白色串珠复古造型的头饰代替。

不过她对妆造很满意,化妆师小姐姐嘴很甜,情绪价值满分。而且妆容也不是千篇一律的那种大卧蚕腮红妆,比较成熟知性,和小严自己的风格很贴合。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正式开拍的时候,小严才发现好几个出片的地方都在排队。教堂拱形门、正门口和侧前方椅子,都站了至少十几个人。

接近零下二十度的天,她不想因为拍照如此挨冻。于是干脆选了人不多的地方,直接拍了起来。

即使如此也难逃“一冻”。尽管穿了保暖内衣、加绒保暖裤和暖宝贴,她还是感到寒冷难耐。

一手举着白鸽微笑着摆姿势,其实嘴角已经快冻到失去表情管理。从视频里,可以清晰看到她口中呼出的寒气。

幸好摄影师团队非常熟练,一个躺地拍照,一个不断提起裙角塑造动态效果,二十分钟很快结束。

最后的成片效果还不错。唯一让小严感到遗憾的是,因为时间紧迫,没来得及和摄影师多沟通,姿势摆得单一了些。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开拍前的常服照

像小严这样的旅客还有很多。

就在这个月,哈尔滨铁路旅客发送量突破了600万人次,市内地铁客流量则暴涨至百万以上,创造了历史新高。

无数公主们,正在前往哈尔滨的路上。

02

鱼龙混杂

择店需谨慎

一直留在当地的摄影师小F,对于哈尔滨旅拍爆火的现象看得更为清晰。

她之前就有拍照经验,今年3月正式入行。为了让自己更有特点,她拍照的时候故意背了一个大牛油果包,既可以方便躺在地上仰角拍摄,又能将自己和其他摄影师区分开来。

没多久,就积累了一波名气。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工作中的小F

很多人以为哈尔滨冬天才火,但小F告诉我其实不是。

这里夏天开始游客就有很多,7、8月的时候她给客人拍照,几乎每天都能满单。最忙的时候一天光修图就是100多张,生意非常好。因为都是常服,拍起来也很快。

除了索菲亚教堂外,还有融创茂乐园、哈药六厂都是热门拍照点。前者号称“东北迪士尼”,后者人称“东北卢浮宫”,都很有特色。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哈尔滨中央大街

10月份开始,“俄式公主”爆火,客流量一下增加了不少。但是因为又要换装又要妆造,反而一天内客单变少了,非周末时间差不多一天六七单。

还有好多外地店跑来临时加入。为了快速扩大店面,他们有的雇了没什么经验的摄影师,大打价格战。网上放一些盗图或者假图,线下雇了人拉客,不熟悉情况的人去了可能会被“宰”。

对此,小F的建议是:

“不要找楼下大爷大娘推荐的地方,100%不靠谱,拍得好的店从来不缺客人;不要找样片是模特、网红或者外国人的店,因为能拍好网红的,不一定能拍好普通人。”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小F和师傅

她的说法和写真店老板熊仔不谋而合。

熊仔之前在婚纱摄影工作,后来自己开旅拍店,兜兜转转在摄影行业里打拼了10年。

这也让她更加能看清行业的情况。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熊仔出镜的公主照

她的店之前开在延吉,现在来哈尔滨“试水”。和傣族服装不同的是,一套好的延吉公主或者俄式公主服都成本很高,基本都要1000多。再加上摄影师、化妆师聘请,很难降低价格。

那种说自己很低价格一切全包的,要么是骗子,要么很可能就会在片子质量环节出问题。

总而言之,便宜“没好货”。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12月中冰雪大世界开放后,哈尔滨的游客数量还会大幅增长一次。

这是每年的固定项目,用冰雪打造出游乐园。今年不仅规模增加,还新增了室内游乐场,怕冷的人也可以去玩。

还可以结合临冬城的主题,扮演成龙妈或者剧里其他角色,在中国北境做一回冰雪女王。

小F和熊仔们的旺季,才刚刚开始。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哈尔滨航拍小雄

03

流水的拍摄

不变的快乐

从西双版纳到哈尔滨,类似的换装打卡活动越来越多。流水线式的拍照流程,成为不少城市拉动旅游的流量密码。

有人觉得这是种网红跟风行为。千篇一律的公主造型,去了也是像赶集一样拍,匆匆忙忙开始,匆匆忙忙结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但在繁忙的工作节奏和生活压力下,换装拍照也许是年轻人解压的方式之一。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在上海当建筑师的高高就把今年的年假全部留给了哈尔滨。

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她花几百块钱在教堂广场上当公主,在金太阳六楼吃砂锅面,和陌生“老铁”一起街头蹦迪。零下二十度的天,她穿着棉袄和棉帽蹦得不亦乐乎。

蹦完迪大家一起在雪地里放烟花,有一个小小的瞬间,她觉得她就是自己的蔡国强。

对于一个月四周几乎有三周都要加满班,忙到恋爱都没空谈的她来说,这几乎是她半年来最开心的事。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甚至这份快乐都不独属于年轻人。

摄影师小F的客人里,有一位是60多岁的哈尔滨阿姨。她之前是省民族舞冠军,本人特别有气质。

这次为了和外地回来的女儿拍照,不顾感冒也要拍完。还特意选择了叶卡捷琳娜大帝的装扮,阿姨也有自己的“女王梦”。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

拍照是“流水”的,可是快乐的心情却是真实的。

正如那句TVB经典台词,“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去哈尔滨当“俄式公主”的女孩儿们,被冷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