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资不抵债超2000亿,去世两年后,他的雷,炸了

昨天,早已暴露险情的中植企业集团向其投资者发出一封《致歉信》,也令其长期带着神秘面纱的债务风险进一步显露。

信中披露,按中介机构全面清产核资后的初步数据,集团目前总资产账面金额约为2000亿元,债务规模约为4200-4600亿元。

这也意味着,曾经头顶万亿光环的中植,在其创始人解直锟两年前意外离世之时,或许就已是负债累累的裸泳者。

相关新闻:中植集团爆雷 毛阿敏亡夫——解直锟亲属被逮捕

资不抵债超2000亿,去世两年后,他的雷,炸了

2021年12月18日,财经界突发大消息:

一向低调神秘,但却屡屡以资本运作名震江湖的民企巨头,60岁的中植企业集团创始人解直锟在普拉提运动中突发病情,医治无效,骤然离世。

辉煌时刻,解直锟旗下中植集团据称拥有万亿级的资产规模,资本市场上只要出现“中植”的名字,也往往都会引发特别的关注。

但解直锟的起点却很低,他来自于黑龙江省小兴安岭中麓的伊春,这里漫山遍野都是红松组成的原始森林。

中国有句话叫英雄不问出处,但对那些突然冒出来的大人物,人们往往还是会很好奇一个核心问题——他是怎么飞黄腾达的?他身后有什么样的贵人和高人?

解直锟也是如此。

毕竟他有一个名为解植春的哥哥,曾在黑龙江省委办公厅工作,并在后来成为光大、中投、中央汇金等的高管,在中国金融界有着算是显赫的地位。

但从目前为止的各种信息来看,解直锟的商业与资本版图还是靠自己的努力和历史的进程。最初,他只是一个普通工厂的“打工人”,路都是自己闯出来的。

上世纪80年代,解直锟只是伊春市五营区一个印刷厂的工人。这是一个亏损企业,跟那个时代的很多故事一样,一个有才华与干劲的年轻人因为能力突出承包并拯救了这个工厂,也从此开启了传奇的创业历史。

解直锟就是那个有才华的年轻人。

资不抵债超2000亿,去世两年后,他的雷,炸了

资不抵债超2000亿,去世两年后,他的雷,炸了

当时,他的名字还不是“直锟”,而是“植坤”,因为他在家族里属于“植”字辈,待到后来要干金融,他担心“木克金”对发展金融事业不利,所以才改名,并且直接把金刻进了姓名。

印刷厂在新任厂长解直锟的带领下很快发展起来。

与此同时,解直锟还相继投资建立了面食厂、服装厂、水泥厂和养殖场,并且开始接手一些经营不善的国有资产。

但在一些报道中,这些资产其实并非解直锟的“第一桶金”。

真正让他发家,并且有资格去承包工厂的,其实是小兴安岭当地的红松资源——当时盗伐林木是一些人的生计,而解直锟则是这些林木的买主之一。

这些早期阶段说不清道不明的细节,在当地人看来属于正常,“很多人都是这样富起来的”。不同的是,解直锟很快走出那个小城,把生意做大。

上世纪90年代初,他就开始整合旗下资产,成立了伊春市五营区地方企业联合开发公司,然后从森林走向大海:当时,海南兴起房地产热潮,于是解直锟前往创业成立了伊海实业公司,也由此更与改革开放同频共振。

1995年4月,随着注册资本金额5000万元的“中植企业集团公司”成立,解直锟真正开始了他的腾飞之路——他不仅把公司从木材造纸业务扩展到房地产开发,以及水利和公路基建等,同时还担任过区长助理、区政协副主席等官方职务。

此后不久,他转向资本运作,干起了金融——过程甚至是无缝切换的,房产开发本来就与金融密切相关。

资不抵债超2000亿,去世两年后,他的雷,炸了

2002年对于解直锟来说,无论是家庭还是事业,都堪称关键节点。

这一年他跟知名歌星毛阿敏结婚了——当时的毛阿敏,几乎就是音乐界的天花板。

事业方面他也大踏步转型,甚至脱胎换骨。

那一年,他旗下的中植企业集团,出资1.2亿参与了重组哈尔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后来又经多次股权收购之后,最终成了新公司中融信托的实际控股人。

拿下中融信托后,解直锟开始以此为核心资本运作平台,跑步向金融投资业务前进,老家的那些经营实体则逐渐边缘化,要么注销,要么转让。

中植在资本市场的主要打法是,一手捏着中融信托这个钱袋子,一手运作上市公司,低入高出,进进出出,雪球越滚越大。

收购西北矿业堪称中融信托的代表作。

2008年6月,中融信托设立了一个规模1亿元的信托计划,支持中植旗下的兴嘉盈公司收购西北矿业。

一番操作后,兴嘉盈如愿以偿,成了西北矿业的控股股东。

与此同时,中融信托还为兴嘉盈发起了多个信托计划,后者以自己持有的西北矿业股权作为担保进行融资。

2013年,上市公司兴业矿业决定,向大股东兴业集团及西北矿业定增股份募资10亿元,发行后西北矿业将成为兴业矿业第二大股东——潜伏西北矿业长达5年之久的中植,自然成了最大获益者之一。

也就在这期间,中植一度通过这种模式,与数十家上市公司有过关联,为其提供资金弹药的,主要就是中融信托等为代表的金融平台。

一定程度上,在经济畅旺,资本市场处于上升通道时,中融信托和中植的这种模式,几乎可以旱涝保收。

为了让中融更具实力和确定性,解直锟还在2010年,资本市场最活跃的时候,以12亿元的价格,将中融信托36%的股权转让给央企中国恒天旗下的上市公司经纬纺机,自己则退居第二大股东。

中融信托因此有了央企背书。

中融信托的模式逐步跑通的过程中,解直锟还建立了其他资本和金融运作平台。到2020年之前,中植集团仅在金融板块的业务版图就包括:

控股或参股了六家持牌金融机构:中融信托、中融基金、横琴人寿、恒邦财险、中融汇信期货,以及天科佳豪典当行;控股或参股了五家资产管理公司:中海晟融、中植国际、中新融创、中植资本、首拓融盛;控股或参股四家财富管理公司: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

而据媒体报道,到2016年时,中植的资产管理规模就已超过万亿之巨。

但那也几乎是中植最后的高光时刻了。

金融强监管时代扑面而来之后,敏锐的解直锟开始持续收缩战线。

2018年初,经纬纺机公告称,拟接手中植集团持有的中融信托全部股权,也就是中植将从中融信托全身而退。

但这笔交易后来告吹,而中植模式的好运气似乎也用光了。

一方面是,在投资标的上屡屡出事,诸如乐视网、康得新、长生生物这样的超级大雷,中植个个都踩中了。

有时,甚至被迫成了大股东——2020年初,解直锟成了上市公司融钰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就是在投资上市公司时被迫“债转股”成了控股股东。

据统计,到2021年去世之时,中植依然持股超5%以上的上市公司多达25家,控股达8家,但相当部分都乏善可陈,有些甚至沦为ST股,资产质量堪忧。

快钱很难赚到了,转型迫在眉睫。

解直锟去世之前,可以说是披星戴月地加速脱虚向实:

瘦身金融,聚焦实业。

据媒体报道,当时的他本已淡出管理工作,连续几年都未在北京总部办公,但不得不重回一线。

然而形势很快变得更加错综复杂,经济大环境,资本市场,也都持续偏向不利于中植腾挪转移的一面。

此后不久,临危复出的解直锟却意外离世了。

资不抵债超2000亿,去世两年后,他的雷,炸了

据公开信息,解直锟有心脏病史,常识是不能从事高强度工作。

但在周围人眼中,他是一个异常勤奋的人,经常从清晨7点多忙碌到深夜乃至凌晨一两点,吃早饭时要听工作汇报,还时不时在车上开会。

同时,他也是一个拒绝抛头露面的人。

但去世前的2021年4月份,有人在杜江、霍思燕夫妇的一场聚会中,看到了他与博纳影业总裁于冬碰杯。

这可能也是他少有的轻松时刻。

去世前,解直锟也还在正常且加班加点的工作,直到工作间隙,一次与往常无异的普拉提中,他突发不适被送医,并宣告不治。

解直锟去世后,他的哥哥解植春在朋友圈中写道,“长歌当哭,挥泪问天,如何英年堪永别;一生爱恨,功业是非,人间天上终无悔。”

中植集团的大摊子,则暂时交给了解直锟的外甥、中融信托董事长刘洋代理主持,并且定下基调:将继续实业与资管双轮驱动。

也就在当时,市场上便有传言称中植已经盖不住了,如今回头看,所言应该基本属实。在他离世后不久,便频频传出中植集团旗下理财产品暴雷导致众多投资者血本无归的消息,不少明星,企业家都是受害者。

昨日的《致投资者的一封致歉信》中,中植集团一方面表示解直锟猝然离世后,集团内部管理已面临失效状态;一方面表示集团所有在岗人员将继续坚守岗位、履职担当,做好现有资产的有序运营,对于不良债权,应追尽追,应收尽收,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并:

“再次向所有投资者致以最诚挚的歉意!”

解直锟尤其推崇朗费罗的《生命礼赞》——“在世界辽阔的疆场上,在生命露宿的营地上,别作默默无声,任人驱使的羔羊,要在战斗中当一名英勇无畏的闯将。”

这一段也出现在了他的讣告中。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资不抵债超2000亿,去世两年后,他的雷,炸了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