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德国政府要玩完?

德国财政部叫停了几乎全部财政支出。因为此前联邦宪法法庭的一项裁决,导致德国政府的预算出现了高达600亿欧元的缺口。

来自财政部的声明言简意赅,但其暗藏的政治爆炸力却非同寻常:周一晚间,自民党人林德纳领导下的德国财政部出台了极为激进的一揽子措施。财政部国务秘书格拉兹(Werner Glatzer)发出的一份通知,叫停了联邦预算中几乎所有领域的支出计划。”对于联邦财政来说,当务之急是审核预算总体形势。”

只有当国库确实缺钱时,政府才会使用这样的文字。政府此举是在明确表示:联邦宪法法院严厉裁决的后果,远比最初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一周前,联邦宪法法院裁定:由社民党、自民党和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不得按预定计划,将防疫基金中的六百亿欧元转到气候保护基金中。这笔钱不能用来改建老旧暖气设备、不能用作铁路的更新换代、也不能用来补贴不断上涨的电费。也就是说,这笔钱不能被用于实现德国雄心勃勃的环保目标。

联邦宪法法院的裁决令柏林联合政府措手不及。

“一地鸡毛”的德国政府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这笔资金源自新冠疫情期间建立的一个基金,但相关款项最终并没有投入实际使用。2021年底至2022年初联合政府上台伊始,就将这笔款项转入了气候转型基金,以推进政府雄心勃勃的气候保护计划。值得一提的是,这笔款项并非真实存在,而只是贷款许可而已。气候转型基金拥有资金一千亿欧元,其中就包括来自防疫基金的600亿,但这笔款项现在却已经无法动用。根据宪法法庭的裁决,同新冠疫情期间不同,现在已经不再具备申请这笔贷款的紧急情况。

德国政府要玩完?

菲尔德:政府的钱永远不够用

大多数专家都对宪法法院的裁决表示认同,负责评估德国总体经济形势的专家委员会前主席菲尔德Lars Feld 教授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现为弗莱堡大学经济政策教授的菲尔德对新闻平台”前锋”表示:”关键点在于,要想满足政府的各类愿望,钱总是不够用的。 如果财政领域没有相应的规章制度,那就意味着,我们会在公共财政负荷框架内,不断为子孙后代增加负担。”那么,现在政府应该怎么办呢?本届政府能熬过这场危机吗?对此,现在任何人都无法给出肯定的回答。因为,宪法法院的裁决,正在令不同执政伙伴间的分歧进一步加剧。

气候保护计划将失去资金保障?图为今年九月柏林的一次气候保护大游行。

社民党建议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周二,社民党议会党团代表团主席穆策尼奇(Rolf Mützenich)表示:”当前世界上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使德国陷入了非同寻常的紧急状况,这些状况政府无法管控,并严重影响着国家的财政状况。”他在联邦议院向三个联合执政的政党发出呼吁,利用”总理多数”宣布2024年为紧急状态年。事实上,联邦议院本来计划在近期内就2024年财政预算进行表决,但表决能否如期进行,现在已经无法定论。

债务刹车引起广泛争论

现在怎么办?执政联盟内部已经逐渐形成了一种共识,这笔600亿欧元的亏空,绝不是各部门都节省一点开支就可以填补上的,因为今年联邦政府计划中的财政总支出也才只有大约4760亿欧元。如果不取消一系列气候保护领域的重要投资,那么现在可行的补救措施还剩下提升赋税,或取消债务刹车机制。从2009年开始实施的债务刹车机制非常复杂,即联邦不得为各联邦州举债,联邦新增债务不得超过国民生产总值的0.35%等。但发生自然灾害或经济危机时,则可以采取例外行动,新冠疫情就是这样的特例。在财政部长林德内看来,对自民党来说,取消债务刹车是绝对不可触碰的红线。除此之外,债务刹车是宪法规定的,要想取消也必须在议院获得三分之二多数的支持。但达到三分之二多数,目前绝无可能,因为基民盟和基社盟也都是债务刹车机制的坚定拥护者。

财政部长林德内:债务刹车机制不容讨论。

但是,正如穆策尼奇所建议的那样,一旦紧急状况被确定,取消债务刹车就将成为可能。而这项建议如无法兑现,那么增加赋税就将成为下一个的选项,然而,提高征税额度也很难在议院中获得多数支持。这样一来,就只好大幅削减开支了。

绿党已经到了承受极限

国家财政上出现的巨大缺口,对绿党的冲击最大,能否保障面向未来的气候投资,直接关系到绿党的生死存亡。为了保持执政地位,绿党已经做了一系列苦涩的妥协,比如同意收紧难民法等等。如果该党的核心关切- 气候保护也将失去财政基础,那么,该党还有什么意义继续参与联合执政呢?

从周四在卡尔斯鲁厄开始的党代会上,以副总理哈贝克为首的绿党高层想必会明确感受到基层党员的强烈不满。一些很有影响力的环保组织也在不断向绿党施压,绿色和平组织就已公开表示,气候保护事业正面临巨大挫折。

没有共同路线的联合政府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由三个政党组成的联邦政府并没有朝着一个方向努力。社民党希望避免增加中低收入者的税务负担,因为他们所面临的困难已经够多。而自民党则坚持节约原则,并认为绿党的投资热情过于夸张。绿党则认为,他们之所以参加联合执政,目的就是为了推动德国为实现气候中性而完成转型,为此目的,他们宁肯大幅举债也在所不惜。联邦总理肖尔茨曾经在联邦议院表示:”我坚信,执政联盟将能够成功地提出正确的建议。”

然而,执政联盟的民调数据已经跌入谷底。无论是政府解体,还是重新大选,参与执政联盟的三个政党都已经名誉扫地。现在,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都在为摆脱僵局寻找出路。但问题在于,迄今为止,解决问题的出路仍毫无踪影。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德国政府要玩完?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