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贾万卡”,这一切都值得吗?

新闻 Alex 3周前 (11-18) 29次浏览

民宿惊现120年前保险套 尺寸超大鉴定后真相惊人

民宿裡有一个火柴盒大小的精美盒子,上面写著「やまと衣」(YAMATOKINU)图翻摄自节目「月曜から夜ふかし」 有传保险套早于公元前2000多年就出现在人类的生活当中,经过不断改良才变成今时今日的超薄乳胶保险套,你又知道100年前的保险套是甚麽样子的吗?最近,…

纽约时报:“贾万卡”,这一切都值得吗?

贾里德和伊万卡是特朗普总统任内浮士德式的海报夫妇,是焚烧原则的舞会上的国王与王后,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就在五年前,贾里德(Jared)和伊万卡(Ivanka)还是曼哈顿晚宴派对上的皇室成员。就是那样的地位。他们有钱、有青春、有名气。他们还瘦。有人告诉我,他们的举止无可挑剔,所以你永远不会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个真正的重罪犯,而她的父亲是一个事实上的重罪犯。而且,你不能因为家庭而反感某个人,对吧?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

但从那时起,我们确实做出了选择,我们要对这些选择负责。

贾里德和伊万卡就要被问责了。

他们选择把自己的命运和她父亲的命运捆绑在一起,选择搭她父亲的便车,选择看看这样能带他们走多远,如果这能带他们一路走下去呢?如果伊万卡真能当上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呢?她在曼哈顿的熟人向我保证,她幻想过这样的事情,她的父亲曾经大声说出这种令人眩晕的可能性。

这个登峰造极的冒险——也是至高无上的品牌机会——诱惑着她,于是她和贾里德为父亲的喜怒无常找借口,滋长他的妄想,洗刷他的残忍,在Instagram上贴满他们在华盛顿美妙新生活照片

在那里,靠近边境的地方,移民儿童被关在笼子里。在这里,波托马克河畔,贾万卡(Javanka,用贾里德和伊万卡结合而成的词。——译注)上演了金碧辉煌的活剧。

他们是特朗普总统任内浮士德式的海报夫妇,是焚烧原则的舞会上的国王与王后,有那么多人在他们身边一同起舞,尽管身上的服装没有他们那么精致。

这些人包括改头换面后的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去上过魅力学校的泰德·克鲁兹(Ted
Cruz),采用更严格养生法的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不再花那么多时间打高尔夫球的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这些人包括迈克·彭斯(Mike Pence)和尼基·黑利(Nikki
Haley),以及几十个在权位上来来去去的人,他们被权力所迷惑,被好处所迷惑,被未来的战利品所吸引,以至于抛弃了他们曾经应该持有的价值观,将正派降格为观赏性的东西,鱼片上的一枝香芹。

告诉我,贾里德。老实说,伊万卡。这值得吗?

对于特朗普总统身边数量惊人的群臣来说,这是个问题。时间会告诉我们。特朗普主义没有告终。特朗普本人也不会消失。他会有他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也许会有他的新媒体企业,有传言——我称之为威胁——他将着眼于2024年的大选。套在他身上的马车可能还没有掉进沟里。

但是属于贾里德和伊万卡的马车与其他人不同,它没有整齐地融入特朗普政府由权宜之计和野心组成的混杂大篷车队:他们是更加光鲜亮丽的骗子。这种不协调给他们带来了特别的嘲笑,因为这是一个特别令人不安的例子,说明了人们会愿意做出什么样的权衡,他们可以说服自己做出什么样的妥协。

对于小唐纳德来说,从在非洲狩猎大型猎物,到对将其老爸称为“RINO”(Republican In Name
Only,即“徒有其名的共和党人”,缩写意为犀牛。——译注)的政要喋喋不休,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飞跃吗?在他的老同学中,没有人会为此感到惊讶或惊骇的。

同样的威胁,新的猎物。

彭斯和庞皮欧的虔诚信徒们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吝惜对特朗普的崇拜,因为他们所有人共同发现了这种扭曲的宗教。没有一个严肃的观察者会对麦康奈尔感到幻灭,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有一个严肃的观察者对他抱有任何幻想。他只是做了他必须做的,以便最大限度地发挥他的影响力。

但是贾里德和伊万卡呢?他们代表了那种有身份地位、长春藤校出身的精英、依赖全球化的美国人,也就是她父亲所讽刺的那种人。他们支持猛烈抨击那些从前的朋友。你可以说他们叛逃了自己的阶层。但现在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已经不再是他们的俱乐部会所了,他们真的会满足于自己的社交新家园吗?

从地理角度来讲,他们将在哪里安身?《名利场》(Vanity
Fair)和CNN最近突出讨论了这个问题,它们或多或少地把他们描绘身背LV包的流浪汉。

华盛顿是行不通的,就连特朗普国际酒店的套房也不行,因为没有什么比音乐停止后还在派对上流连忘返更可悲的了。

马阿拉歌也值得怀疑。那里是梅拉尼娅(Melania)的天下,她和伊万卡的相处就像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和白思豪(Bill de
Blasio)一样融洽。新泽西是库什纳家族的发源地,但贾万卡习惯更多的浮华。在这一点上,他们更像是阿斯彭,而不是阿斯伯里公园。

我有几个建议。朝鲜就是其中之一。伊万卡曾经会见过该国领导人,还去过那里的非军事区。这样她就不用问路了。沙特阿拉伯也不错。贾里德和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子(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是精神上的双胞胎,优越感把他们结合在一起。

俄罗斯。是的,俄罗斯!这会是一个充满诗意的选择,可以让特朗普家族的总统冒险之旅圆满结束,回到原点。

但吸引他们目光的是纽约市,贾里德和伊万卡仍拥有一套公寓,肯定会吸引他们的目光。但这,嗯,很尴尬。特朗普政府确实给那个地区贴上了“无政府管辖地”的标签,试图拒绝向那里提供120亿美元的联邦资金。贾里德和伊万卡得解释一下才行。

他们可能找不到多少人愿意倾听。“每个有自尊、有职业、有道德、尊重民主的人,或者那些不想让自己的朋友在私底下和公开场合羞辱自己的人,都会避而远之,”他们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熟人在《名利场》的一篇文章中对作者艾米丽·简·福克斯(Emily
Jane Fox)说。

别再期待伊万卡的空头支票

还有一个人说:“伊万卡不是玛格丽特公主,贾里德也不是温莎公爵,他们没法让听众入迷,讲点什么趣闻轶事逗他们开心。没人想知道萨拉·赫卡比(Sarah
Huckabee)的派或史蒂文·班农(Steven
Bannon)的衬衫这样的事。”这么势利的一个人,真配得上他俩这样的活力二人组(这或许能说明特朗普总统是如何在美国中部区域得到广泛认同的)。

贾里德和伊万卡不能为自己辩护说,是他们让总统变得温和,尤其是在过去几个星期里,总统疯狂地反对民主并密谋颠覆民主之后。他们不能回过头来声称他们对特朗普政府有一些深刻但压抑着的的矛盾情绪,尤其是她在共和党大会上对特朗普做出一系列狂热赞美之后。

不,他们得洗洗睡了。幸运的是,床单的针数很高。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纽约时报:“贾万卡”,这一切都值得吗?

指控死人投票竟是乌龙 FOX新闻川粉主播认错了

虽然美国总统川普一再指控美大选舞弊重重,例如在关键战局的乔治亚州出现死人投票。不过,据《今日美国》报导,对于川普阵营指控一名过世14年退伍老兵布拉洛克(James Blalock)竟然能投票,其实是一直对外以婚后全名“詹姆斯.布拉洛克夫人”称呼的96岁遗孀艾格…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纽约时报:“贾万卡”,这一切都值得吗?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