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广州教学医院爆集体罹癌 凸显中国实验室风险

中国经济观察报10日报道,中山二院集体罹患癌症风波持续发酵,中国各实验室的规范和安全维护是否严谨备受关注,若干害怕的学生表示,如今才知,原来自己用过的那麽多试剂都有毒。

近日网传中国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乳腺外科团队,疑似因实验环境和试剂影响,导致多名医学生集体罹癌。

不过院方8日凌晨发声明澄清,近年确实有3个曾经在乳房肿瘤中心实验室工作和见习者罹癌,但都不是在学学生。

尽管如此,中国经济观察报的报道说,许多长年泡在实验室赶研究成果的学生仍感到后怕,并说:“中山二院的消息上了热搜,我才发现,原来用过的那麽多试剂都有毒。”因很多试剂并没有执行生物危害评估。

目前攻读博士的沈南(化名)仍记得还是硕士生期间首次进实验室的场景,导师交代实验项目后,其馀皆由学长学姊带领做实验,第2次就全靠自己,完全没有实验安全训练。

她说,同学们的防护知识只停留在戴手套和口罩,至于为什麽戴?哪些东西对身体有损害,都不清楚,有回因染片独自一人在实验室操作逾2小时,二甲苯的气味熏得她头疼,饭都吃不下。

沈南表示,二甲苯可能对呼吸道、皮肤、造血功能等造成损害,“很多危险的操作都是我自己后来慢慢反应过来的”。

按常理,涉及二甲苯的实验,应该在通风装置里操作,但沈南的实验室没有这设备,并说要不是中山二院事件,甚至不知道慢病毒实验需要在P2实验室执行。

P2实验室是指生物实验室安全等级的分类,适用于对人体和环境具中等潜在危害的微生物。

两年前从浙南一所医科大学硕士毕业的苏晴(化名)告诉经济观察报,研究生期间,自己所在的实验室,不论做什麽实验,都是一双手套“打天下”。

她说,导师偶尔来实验室做细胞实验,手套也不戴就徒手操作,“细胞实验不算危险,但有时候会用到有毒试剂,他也没戴口罩”。

另个不具名医学博士仍记得实验室里鬆散的管理,许多注意事项来自“随口一提”,像是有个同学没给DNA胶缓衝液上盖,学姊仅告知“这个有剧毒”,并告诉当时又惊又怕的在场者两个字:淡定。

即使老师提醒同学上餐厅解决三餐,但实验时间不定,熬夜通宵家常便饭,无可避免必须在实验台吃喝,甚至直接把烧水壶放在实验室桌上,若干经费不足的实验室可能护目镜都是破烂的,学生还得倒贴自己买手套。

一所211大学的教师陈康(化名)发现自己的甲状腺生成结节,虽然他不确定是否与实验相关,但他比较确信,可能是实验室通风不好,而且自己的咽喉炎极有可能因长期吸入些许气体所致。

陈康说:“学生的办公桌就在实验室里,长期生活在实验室的环境中,一些化学试剂,如苯酚、醇等实验试剂会有致病可能。”

上述受访者都一致表示,所谓的定期安全检查仅限于剧毒溶液的储存、上锁,以及实验台是否堆放生活物品、食物等,通常行政人员来查,赶紧把东西收拾妥,肉眼看不见就可以了。

另据香港星岛日报10日报道,中山二院爆发集体罹癌的实验室盛传被拆除,但院方澄清并非如此,还说只是基于消防安全考量,而搬走实验室走廊的橱柜,其馀设备、仪器等一切照旧。

广州教学医院爆集体罹癌 凸显中国实验室风险

近日网传中国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乳腺外科团队,疑似因实验环境和试剂影响,导致多名医学生集体罹癌。(撷自搜狐)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广州教学医院爆集体罹癌 凸显中国实验室风险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