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车祸笔记(一):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我前两天出了个车祸。

  人没事,车子当场报废了。

  虽然是对方的错,但丢的全是我的脸。

  精神损失极大。

  一

  上周三一早有个年底的身体检查,因为要验血,得空腹12小时,所以我早晨什么都没吃,只带了一大瓶水。

  8点钟把洋相送到学校后,我直接开车去诊所,本该26号出口下,高速有点堵,手机提示走local可以快点,于是提前从24号出口下去了。

  这是一个让我非常后悔的决定。

  下高速不到五分钟,就在十字路口被对面一个左拐的工程车撞了。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高峰时间高速会堵车,却不知道local会有愣头青开车不长眼。。。

  其实到现在我也不明白对方车主是怎么回事。事发地点是个繁华路段的主干道,当天风和日丽大晴天,能见度极佳。我绿灯直行,既不是刚变绿,也不是绿变黄,就是个标准规矩正常的绿灯。哪能想到开到路中间时,一辆工程车会斜斜地,全速撞过来。

  我开了个SUV,对方开了个工程车,这么两辆车迎面相撞,按说应该挺响吧,但记忆里完全没有声音,也不记得被安全气囊打到,只记得当时脑袋里混混沌沌的一个念头:这气囊怎么这么小?

  我对安全气囊的印象还是停留在某个九十年代的动作片里,男主开着跑车追坏人,撞车后嘭地爆出好大一个气囊,顶得男主在车里动弹不得,车头还呼呼冒火,关键时刻他用一把军用刀割破气囊才爬了出来。

  可我的气囊弹出来之后就立刻瘪了。

  也好,否则我都没有军用刀,只能用牙啃出一条生路了。

  二

  我猜我当时是有点panic attack了(好吧不是有点,是很多),因为右手腕剧痛,右膝盖也很疼,在座位上还能看到车前方冒着很浓的烟,哆嗦着用左手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一脚踩空就摔了出去。

  摔在地上时,我第一反应是身上哪里应该是骨折了,所以也不敢起来,但发现地上有水,下意识往前蹭着挪了几下,想找个干点的地方躺着。挪完之后意识到不对,再回头,看见车底下的地面全是湿的,底盘还在往下滴着啥,不停地嘀嗒。

  那一瞬间真是吓得毛都炸起来了,把这辈子看过的所有电影里的汽车爆炸场景想了个遍。

  正挣扎着要爬起来,过来俩人,我趴地上看不见脸,只看见四条腿,一个是个男的,我猜是肇事方,跟我说他已经打911了,警车救护车马上就来,让我别慌。

  另一个是个女的,事后知道是目击证人,也一个劲地说你躺着啊你躺着啊,不要乱动。

  艾玛这谁躺得住啊,你们俩要不要也趴下来看看这车底下到底在流个啥?

  不过有人来了我倒也不像刚开始那么慌了,仔细感受了一下,意识到腿应该只是磕到了,并没有大碍,于是使使劲,就在证人大妈连声别起来中,我捂着胳膊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但起来之后我俩立刻同时陷入了尴尬。

  我裤子湿了,前面后面都湿了。

  真特么还不如趴着呢。

  三

  有时候,很多小细节你当时觉得不重要,事情发生后回想起来才意识到原来每一个细节都很关键。

  就比如那天,要是留在高速走26号出口,我就不会在十字路口被一个愣头青撞了。

  同样的,如果那天早晨我没带那么满满一大瓶水,撞车时那瓶水就不会好死不死地跳起来全洒到我腿上。

  其实一开始我并不是很确定这裤子到底咋湿的,所以当时崩溃极了,一半脑子在想:我的胳膊是不是断了?我的胳膊肯定是断了!另一半脑子在想:天啊我尿裤子了?不至于吧?真不至于吧!

  万幸这时我的手机在车里某处不停地响,大妈打开前门帮我找手机时,我看见水瓶倒在座位上,已经空了。

  顿时释然!

  但很快我就意识到这个释然并没啥用。

  因为我又不能满世界跟人解释我的湿裤子:是水,真的,不信你闻闻。。。

  四

  电话是得意打来的,我们一家四口都连在同一个定位系统上,我刚出车祸,定位系统就立刻给他们三人发通知,说我疑似车祸。

  要说还是女儿贴心,一看到通知就开始疯狂给我打电话,等我终于接了电话,小姑娘都快哭出来了,说妈妈你怎么了,受没受伤啊,刚才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既怕闺女担心,也不好意思跟她说你娘我刚才一直趴地上呢,就简单说是出了个车祸,不过妈妈没事。

  过会儿又接到洋相的电话,小孩儿上着课看到车祸通知,赶紧跟老师说得出去给妈妈打电话确认一下。

  再次强调,这俩孩子在贴心关心人这点上彻底随我,百分百随我。

  跟他们的爹一点关系没有。

  钱有剩压根没注意到手机上的通知。

  我猜我真要是出了啥大事,就算警察打电话通知他,他都能当成骚扰诈骗电话给挂掉。

  好在我有自知之明,不等不靠,上了救护车,确认了要去的医院之后,就给有剩打了电话,跟他大致说了情况和医院地址。

  不过有剩也不是完全没有体贴的时候,他只是贴的地方总是错的。

  临挂电话前我叮嘱他:你别直接过来,先回家给我取条裤子,我裤子都湿透了。

  这话刚说完,就听那边的语气立刻温柔和缓了好几度,连声音都放低了,好像怕谁听见似的:啊。。。没事没事,这很正常,别担心。。。

  当时正好救护人员过来给我调整仪器,我哦哦了两声,说我到医院再给你打电话吧。

  挂了电话,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勃然大怒。

  什么叫这很正常?妈的傻老爷们儿想什么呢!那是水!是水瓶里的水!

  五

  做x光之前,我前前后后跟不同人讲了四遍撞车经过。

  急救人员一遍,警察一遍,到了急诊室,又讲了两遍。

  每次讲的时候都很想在结尾处加一句:撞得那个猛哦,水瓶都翻了,满满一瓶水,早晨刚灌的,全洒我裤子上了,喏,你看。。。

  可我没说,一是脖子疼胳膊疼,没力气说话,二是。。。怕人家以为我欲盖弥彰。

  也是我倒霉,有剩当天在隔壁镇开会,开过来得一个多小时,再刨去回家取裤子的时间(更不要说这人压根不知道我的衣服都放在哪里,贼找东西都比他快),整个过程中,我就一直穿着个湿裤子转圈丢人。

  每去一处都盖戳一样地留个湿屁股印。

  在救护车上留个湿屁股印,在轮椅上留个湿屁股印,去做X光换个轮椅再留个湿屁股印。(所以给我换轮椅时我是很抗拒的,就紧着一个轮椅湿不行吗?再说都坐热乎了)

  这还不算完,等X光结果时我实在憋不住,上了趟厕所。

  那真是当天的耻辱高峰。

  先是脱裤子就脱了半天,我右手不能动,牛仔裤又比较紧,中间又憋又急一度都要崩溃了,心想干脆不脱了,反正外头大家已经以为我尿裤子了,何苦白担这么个污名。

  费尽力气总算脱了下来,一番如释重负之后,又开始愁怎么提裤子。

  实事求是地说,提裤子比脱裤子难多了,尤其是条湿裤子。

  最后我决定找人帮忙。

  按说最方便的就是马桶旁边的红色急救铃,下面老长一根绳子垂到地面。但这个我是真不想用。因为当初刚生完洋相时在产房洗手间差点晕倒,摁了这个铃,呼啦啦进来四五口人,推着仪器,阵仗很大。

  为提个裤子叫来这么多人,太不合适了。

  另一个选项就是自己叫人。

  那个厕所是个单人间,外面就是大厅,当天急诊室人不多,七八口吧,安安静静一点声没有。大厅对面是接待和护士台。我要是想叫人,就得裤子挂在膝盖处小碎步捣到厕所门口,打开门,探出个脑袋,声音越过大厅那七八口人,对着护士台喊:哎谁来帮我提下裤子啊~

  。。。算了,还是用急救铃吧。

  想象中拽完绳应该有个对讲机问我怎么了,居然没有。刚拽了绳,就听见门外一阵脚步声,随后一个女人高声喊:Ma’am,你还好吗?我要进来了!

  就在我一阵慌乱不知道该站着还是坐着的时候,门已经咣当开了,进来个铁塔样的壮姑娘。

  我知道她应该是用钥匙或者工具开的门,但当时那声势,就感觉这个女李逵是破门而入的。

  我尽量往门后站了站,对着地上的瓷砖非常卑微拘谨地说:你你你帮我提下裤子可以吗?

  六

  在女李逵墩面口袋一样地帮我提好裤子之后没多久,有剩终于带着吃的喝的,和三条裤子来了。(是的,三条,这人大概以为我永久性失禁失控了,需要每小时换一条。)

  X光做了,厕所上了,身边有人陪了,裤子也换了,我立刻成了全急诊室最精神焕发的病人,开始颠三倒四哀怨且亢奋地给有剩讲车祸全过程。

  然后就越讲越郁闷,越想越崩溃。

  因为终于回味过来整件事是有多么丢人。

  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糟心事埋在一堆糟心事里时,并不觉得有那么糟心。可是当其他糟心事都没了的时候,这件事的糟心程度立刻直线上升。

  在有剩来之前,我虽然全程都在丢脸,但感受到的尴尬程度并不是很高,因为丢脸的同时脖子和手腕一直非常非常疼,满脑子都在担心我的手腕是骨折了还是骨裂,我会不会脑震荡。甚至为了避免上厕所连水都不敢喝,就在又渴又疼的焦灼状态里干熬着。

  可是身边一旦有了人,精神放松下来,浑身上下的尴尬细胞就都觉醒了。

  这种尴尬郁闷的情绪在见到医生时达到最高点。

  医生说我没事,啥事都没有。

  “脖子没事,手没事,胳膊没事,哪哪都没骨折!就是软组织挫伤,回家休息两天就好了!”

  医生语气欢快得像过节一样地如是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当时的心情才能让大家理解我不是个碰瓷的。怎么说呢,就觉得折腾了这么一大圈,不来个骨折都配不上我前面那么多丢人遭罪的抓马场景。

  后面医生交代恢复注意事项和药的副作用时,我一句没听进去,满心只有一个念头:早知没骨折,车祸那会儿从地上爬起来就该赶紧打电话叫出租回家的,何苦还湿着裤子从救护车到急诊室一路盖戳。。。

  从医院出来,有剩领着懵头懵脑半身不遂的我上了车,把座椅放平让我躺着。我躺在座位上,看着车窗外一个个的树冠随着车子行驶飞快后移,每隔半分钟就控制不住地大声叹气:啊啊啊啊丢死人了!

  这种精神状态一直持续到回家。现在好点了,前两天不管我在做什么,躺着,坐着,吃饭,刷手机,那些丢脸画面总会一帧一帧地,毫无预兆地在脑子里跳出来,每次都激得我浑身一抖,同时大叫一声:太特么丢人了!

  PTSD了,真的。

车祸笔记(一):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PS:这段时间会比较絮叨地反复唠叨车祸的各种细节和后续,搞不好整个11月都要扯这一件事了,你们稍微忍一忍。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车祸笔记(一):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