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这是加沙危机的唯一出路

旅美学者黎蜗藤评论文章:加萨危机爆发以来牵动全世界的心。犹太人被哈玛斯虐杀绑架固然令人激愤;加萨地区无辜平民在以军反击中不幸丧生,也同样令人悲痛。

目前国际社会非常分裂:不少国家支持以色列的自卫权,但也有很多国家把矛头对准以色列“滥炸”。即便支持以色列自卫权的国家也对加萨平民伤亡忧心忡忡,这些国家内部“支持巴勒斯坦”的示威更无日无之. 

联合国安理会投票四次都无法得出决议。“巴西草案”被美国否决,“美国草案”被中俄联手否决,至于另外两次“俄国草案”,则连法定的多数票都远未达到。安理会无法达成决议的情况下,联合国大会召开紧急特别会议,以大比数通过没有法律约束力的决议。这份由约旦提出的草案,以120票支持,14票反对,45票弃权而通过。

联合国大会决议虽然没有法律效力,但有政治和舆论影响力,不能说全无功用。在这个场合表达立场非常重要。以色列和美国都投了反对票。以色列驻联合国代表埃尔丹抨击:“这对联合国和全人类来说都是黑暗的一天…今天将作为耻辱被载入史册。我们都看到,联合国不再具有哪怕一盎司的合法性或相关性。”

笔者看了这个决议案,也觉得决议处处透出对以色列的不公平和对哈玛斯的偏袒。决议案中不谴责发动恐怖主义军事袭击的哈玛斯,不写明以色列有联合国宣言上列明的“国家自卫权”。这些也就算了,关键是决议文本中的指令性用词展示出的不公正。

联合国文本中有一系列的“指令句”,它们惯常用诸如“呼吁”、“要求”、“反对”、“决定”等指令性用词开头,在这些指令性用词之前,有时还会加上“强烈”、“坚决”等副词。这些副词和指令性用词都可以看出决议的立场。此外指令句的顺序,也是文本立场的看点。 

即便支持以色列自衛權的國家也對加薩平民傷亡憂心忡忡,這些國家內部「支持巴勒斯坦」的示威更無日無之。(美聯社)

在该决议文本中,用上“要求”字眼的是保护平民(第二条)和向加萨提供物品和服务(第三条),都是“要求”以色列的。“坚决反对”的是“任何强行迁移巴勒斯坦平民的企图”(第六条),也是针对以色列的。然而,哈玛斯绑架了二百多名人质,严重违反国际法(日内瓦第四公约),而且还绝对有危急性,在决议中只排在第七位。这不但在以上几点之后,还只是“呼吁”(“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平民”)而不是“要求”。换言之,决议案不但不谴责哈玛斯恐怖袭击,就连“要求”哈玛斯释放人质都不肯。文本如此偏袒,难怪以色列代表这么生气。 

联合国大会和国际一些舆论这类偏袒哈玛斯的做法,很令人困惑。实际上,哈玛斯才是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哈玛斯下台不但是解决加萨危机的唯一出路,还是解决整个以巴问题的唯一起点。

自从2006年上台以来,哈玛斯实际统治加萨将近20年,在加萨有政府(现在每天公布加萨死了多少人的卫生局长就是哈玛斯的官员),也有很多左派学者、记者、活动家讚扬哈玛斯“承担很多社会功能”,哈玛斯甚至还有自己的“外交团”四处活动。无论从什麽角度看,哈玛斯政权都是加萨的“实际政府”。然而,一到哈玛斯作恶,国际社会对哈玛斯的要求标准降到几乎没有,容忍度之高令人咂舌。

事实上,即使在战前,哈玛斯的所谓“承担社会功能”也是个笑话。有人形容,在战争前,加萨就一直是“世界最大的露天监狱”。这种说法把加萨人民的困境都归咎于以色列头上。所谓“监狱”之说大概有三个意思:一个指非常拥挤,一个指加萨遭到封锁,一个指加萨的经济很差,人民没有希望。然而这三点距离真实都非常远。 

在地理人口方面。加萨有365平方公里,人口240万,其实既不算太小,也不算极为拥挤。以大家熟悉的例子对比。加萨陆地面积相当于新加坡一半,人口也相当于新加坡的一半,于是人口密度和新加坡相若。中国香港的香港岛,面积不到80平方公里,是加萨地带四分一,人口相当于加萨一半有多,换言之,香港岛的人口密度是加萨的两倍。可见,加萨的密度虽然打,但不至于拥挤得无法发展;如果条件政策合适,如此面积人口也足以让加萨成为类似新加坡这样的“城邦”。

在“封锁”方面。以色列对加萨—以色列边境建有高牆,六个边境关卡对进入加萨物品有严密检查,禁止违禁物资运入加萨。但无论高牆还是边境控制都并非“封锁”,只是任何一个国家都拥有的边境控制权而已。在近年来,以色列更一直开放工作名额让上万加萨人每天前往以色列工作,释出善意。

重要的是,加萨不是被以色列包围的土地,除了以色列之外,加萨还有和埃及的陆地边界。如果加萨一向是露天监狱,那麽何以其阿拉伯兄弟埃及也不向加萨人开放边界?或者说,如果认为加萨变成“露天监狱”,作为阿拉伯兄弟的埃及,是否也是“共犯”?如果是这样,那麽为什麽只谴责以色列不谴责埃及?其实,加萨和埃及每天经过口岸出入的车辆就有250大卡车。而且众所周知,哈玛斯一直通过地下通道,从埃及运送违禁物资。这说明,退一万步,加萨即使真是所谓“监狱”,实际也是“无掩鸡笼”。

在经济层面。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巴勒斯坦(包括西岸和加萨)的人均GDP将近4000美元,当然不算高,但比上不足比下有馀。想想旁边的约旦、埃及、黎巴嫩诸国也都只有4000出头,巴勒斯坦的GDP也不算太差。一堆真正的低收入国家人均GDP不到1000美元。现在正在“大国崛起”的印度,人均GDP才2400美元。 

20231108 16994582197443

哈玛斯把庞大的资源用在了修建大规模的地道系统,供哈玛斯长期躲藏地道中打“地道战”。(图为已被以色列控制的坑道/美联社)

至于加萨单独的人均GDP,笔者无法查到,但相信确实不如西岸,但为什麽同是巴勒斯坦人,西岸发展得好,加萨这麽差?岂非和哈玛斯的政策有关?值得说明的是,国际对加萨的支援源源不断。光是通过联合国的钱,2020年的援助加萨就达到六亿美元,其他年份也差不多,相当于每人每年白领300美元(这对低收入地区不是一个小数字)。还有来自其他国家不经联合国的钱,比如,美国2021-24年计划“常规性”资助巴勒斯坦的钱就有5亿美元(包括给加萨和西岸),还有其他各种专用项目。之外,还有其他国家的援助资金,以及各种慈善基金会的资金。这些援助加在一起,不是一个小数字。可以说,整个加萨就是靠国际社会的钱养起来的。不断有人质疑,国际社会给加萨的钱到底都流去什麽地方了。不言而喻,相当大比例的款项都被“实际政府”哈玛斯所控制。

简单地说,哈玛斯把持了加萨政权多年,从不事生产建设和经济发展,把国际(包括以色列)投送给加萨的钜量资源,全部用来发展针对以色列的战争机器和挑动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矛盾的宣传机器。如果国际社会流向加萨的钱,不是被哈玛斯拿来买武器策划针对以色列的恐怖主义种族屠杀军事攻击,那麽加萨人民的生活真会改善不少。

在这次加萨危机中,哈玛斯不但对以色列进行恐怖主义军事袭击,挑起以哈战争。战争爆发后,哈玛斯的所作所为更令人侧目,其表现更和被讚扬为“承担很多社会功能”的政府格格不入 

无论是备战还是战争中,但凡负责任的政府都会考虑保护平民。然而在平时备战,哈玛斯也丝毫没有考虑过平民。比如在这次战争中,就有很多人质疑,为什麽加萨地带“没有防空洞”。事实就是哈玛斯把庞大的资源,用在了修建大规模的地道系统,这些地道四通八达,设计周密,还有很多现代化设施,可供哈玛斯长期躲藏地道中打“地道战”。但是,给平民的防空洞就几乎没有,于是可以看到,当以军按照国际人道法,在空袭前发出警号之后,平民纷纷只能跑到大街上。

在战时,哈玛斯更和“承担社会功能的政府”格格不入。加萨人民缺乏燃料食物,哈玛斯囤积的巨量燃料和粮食不肯拿出来给平民用;更不说什麽安置平民,发放救济之类的基本“社会功能”了。在以哈战争中,哈玛斯除了那个卫生局每天公布死了多少“平民”,从“厉害了”模式转到主打“卖惨”的宣传战,实在看不出为平民做了什麽。 

事实上,哈玛斯不但没有像任何政府都应该做的那样“保护平民”,反而和“保护平民”的责任“对著干”。

哈玛斯继续隐藏在平民群中,是造成波及平民的最重要原因。以色列其实也希望减轻平民的人命损失。以色列提出平民撤出北加萨,这是战争下最大努力减轻平民伤亡的唯一方法,哈玛斯都极力反对。 

最令人无法想像的是,哈玛斯至今还坚决不肯无条件释放非法绑架的人质。其实,非法绑架人质是战争中的重大罪行。以色列使用任何必要的手段解救人质,理直气壮。人质问题,一直是推动以色列停火或暂停的最大障碍。在开战之初,以色列就说,除非哈玛斯释放人质,否则会继续封锁加萨。最近又说,不可能在人质没有被释放前就考虑任何停火。换言之,只要释放人质,就“万事有商量”。站在美国等推动暂停的以色列盟友的角度看,就连释放人质这个基本要求都达不到,怎麽好向以色列施压停手?

显而易见,哈玛斯不肯释放人质,就成为国际社会劝说以色列“停火”或“暂停”的阻路石。可是,加萨战争打成这样,哈玛斯还不肯释放绑架的人质,居然还提什麽所谓“换囚”。但凡为自己的平民考虑一下,都不可能这麽冷血地白白看著平民在战争中被波及伤亡。可见,哈玛斯不但是这次战争的始作蛹者,还是加萨平民被波及的真正凶手。 

这样行国家恐怖主义,对辖下平民生死不顾,以阻挠中东和平为己任的所谓“政府”,才是中东的乱源。以色列若能把哈玛斯剷除,恐怕很多阿拉伯国家嘴上不好明说,心中暗暗高兴。

有媒体引用战争之前的民调指出,以前很多报道宣传“哈玛斯在加萨支持度很高”的说法,也是错的。大部分的加萨人民也“不喜欢”哈玛斯长期掌权。想想也是,哈玛斯虽然在2006年“选举”上台,但此后17年一直没有任何“选举”。即便2006年“选举”代表民意,但选一次,就等于以后一直掌权,这也完全和民主不搭界。

一些人宣传,以色列这次攻打加萨目的是要吞并加萨。其实,加萨曾被以色列统治将近40年,在2005年却单方面主动撤离加萨,关闭拆毁了所有犹太人定居点,完全归还给巴勒斯坦人。这足以证明,以色列根本无意“吞并加萨”,否则又何必退出?

现实说明,加萨被哈玛斯集团把持的局面必须得到改变。目前多国在讨论以色列攻下加萨之后怎麽办,多种方案摆在檯面上。笔者认为,最合适的方式,莫过于联合国在加萨成立一个“託管政府”,委託一方或多方联合暂时管理,直到适合时机,才“还政”给加萨的巴勒斯坦人。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这是加沙危机的唯一出路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